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七章:意图谋反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45 2019-04-04 00:05:00

  “在!”生硬冰冷的声音在阴暗处,凉凉的传了过来。

  “拿上朕的虎符,前往京郊密林十里坡,找到李通,他知道怎么做。”

  “是”暗处飘出一人,全身黑色干练的紧身衣,只余一双死寂无波的眼睛,毫无情感,躬身接过虎符,消失在原地。

  如此运筹帷幄,雷厉风行,已不再是那个温润亲和的八皇子。

  “表兄,你我二人去看场好戏,如何?”

  “臣,正有此意!”

  两人一前一后,阔步悠然的摆驾,前往五卫所。

  这期间,墨丞夜请旨,传话王府,宣李非然进宫。

  皇甫轩没有询问,直接宣了口谕,随身的小太监,恭谨的前去。

  这厢,原本黑洞洞的五卫所火光冲天,灰墨的浓烟也随着冲天而去,火势十分的凶猛,燃亮了过半的星空,一时,夜如白昼。

  人影攒动,嘈杂无章,到处都是卫军,宫俾,太监,提着水桶在灭火。

  只是那火凶猛的吞了整个五卫所,根本靠不得身。

  所幸,今夜无风,五卫所又是独立的院子,牵连不到其余的宫殿。

  皇甫轩与墨丞夜赶到的时候,房屋烧的噼里啪啦,屋内的梁柱烧断,轰然倒塌,扑出的热浪与火星,肆无忌惮的朝四面漾开。

  墨丞夜跨前一步,挡在皇甫轩的身前,替他挡住了火头的侵袭。

  皇甫轩温和的拍拍他的肩头:“夜王不必担心。”

  墨丞夜拱手立在一侧,让出视线。

  火光照耀在他二人的脸上,跳跃出冰冷又炽热的光芒,他们静静的看着越烧越旺的房屋,剧烈的浓烟卷出道道黑影,仿佛还有凄厉的惨叫声。

  “太后驾到...”一声尖锐的太监声,在这个杂乱的灭火现场,显得尤为的突兀。

  所有人都跪下迎拜。

  只有那身姿挺拔的一袭月牙白的蟠龙长衫,矗立不动,连身都没回。

  季太后根本无心在计较这些,刚过四十保养得宜的容颜,血色全无,眼眶猩红。

  步履蹒跚的往前奔出十几步,却被灼热的火舌逼停,摔坐地上,火红的光晕,投射她凄厉的惨叫:“璃儿....”

  泣不成声的揪着自己的衣襟,悲痛欲绝的大声哭喊。

  雍容的妆容早就狼藉,她跌跌撞撞的爬起身,反身咬牙切齿扑上了皇甫轩,却被墨丞夜给挡住。

  歇斯底里的尖叫:“皇甫轩!你这个不忠不孝的小人,怎可为大靖的皇?你毒杀自己的父皇,联合皇室宗亲,强行登基,现在更是想要杀人灭口吗?你以为大靖的皇朝就让你为所欲为吗?”

  “太后,朕替你觉得可怜!你作为皇甫璃的母后,竟然一点都不了解他!你以为他真的命丧在这火海中?嗤!”嘲讽的一笑。

  “他为了逃脱,为了让朕相信他死在了里面!连你这母后都瞒着!就这样自己逃了出去!你说你可不可悲?”

  “一派胡言!你以为你这样说,就能洗刷你弑父杀兄的罪名吗?璃儿怎么可能丢下哀家?他还要做大靖的皇!”

  说道激动处,她竟然狂叫起来,发上的珠钗散落一地,受了刺激的面容,扭曲疯了似的用手指着皇甫轩。

  “你与你那下贱的母亲一样,都该死!你知道你的母妃是怎么死的吗?哈哈哈哈哈!”说罢,阴毒的狂笑。

  无人看清楚皇甫轩的动作,只觉得阴风扫过,季太后已到了他的掌下,冰冷到极点的寒气!

  “季氏,朕不会杀了你,朕要你睁大眼睛好好的看看,皇甫璃是如何的作茧自缚,给朕杀了他的机会!朕要你尝尽这世间所有的苦楚!”

  言罢,厌恶的将她甩到一侧。

  “杀!”

  跪在地上,面对眼前的情况,惊慌不安的救火宫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跟随皇甫轩的卫军,手起刀落,惨叫声夹杂着火势的噼啪声,如地狱拆骨,炼狱血腥,没人能够逃脱着一边倒的杀戮。

  惊恐,惨叫,逃窜,求饶,统统打动不了那高高在上,出尘润华的男人,他如雪山展翅的雄鹰,无情冷寂到了极点。

  季太后残败的趴在地上,惊恐的尖声尖叫,血染了她的双眼,浓重的血腥味,令她翻腾欲呕!更是瑟瑟发抖的蜷起身体。

  五六息间,除了皇甫轩自己的人,只余下季太后,在无一人活口。

  “带上她,去宫门!”

  “是!”

  李非然睡得正酣,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

  慌忙坐起身,谨慎的问道:“谁?”

  “李公子,王爷差人来请,让你马上入宫。”是冷枭的声音,稍稍的安心。

  “知道了。”心下转念,为何深更半夜要她入宫?发生了何事?若是被发现!此时就不是冷枭敲门!而是禁卫军抓人!

  整理好衣束,风华绝代的翩翩公子,眼神冷寂疏离,随着冷枭出了墨王府。

  稍稍抬起的眼眸,触及到一片火光,心中大惊,思及此,惶然忐忑,难道宫变了?

  不敢在耽搁,跟着传旨的小太监,翻身上马,直奔皇宫。

  魏广在换营的寓所,找到了夏渊,宣了口谕,夏渊领命,沉稳的开始集结禁卫军。

  “夏渊,你越级整兵,是要造反吗?”赵任立打马隔着老远,厉声的斥道。

  “统领,属下也是奉了皇上的命令行事,谈何的越级。”

  “哼,现在宫中情况不明,你说皇上的口谕,谁能证明,本将看你就是想要造反!来人,给我拿下!”

  赵任立大喝一声,跟着他前来的二十几人,哄的一起拔刀围上。

  夏渊眼中暴怒:“赵任立,我看你才是反贼!皇上早就洞悉你的身份!不然为何传了口谕与我!所有人听令!赵任立拥立宁王,意图谋反,乱臣贼子,其罪当诛!若是你们一意孤行,不知悔改,格杀勿论!”

  ‘唰唰唰’无数声的拔剑声,团团的围住赵任立二十几人。

  跟着赵任立的侍卫,惊慌的摇摆不定,不知如何是好。

  “不要听他胡言!皇甫轩毒杀皇上,篡改...”

  ‘噗..’

  赵任立口吐鲜血,不敢置信的低首看着穿膛而过的短弩,阖张的嘴,无声的动了两下,瞪着双眼,扑倒在地。

  

奶酪豆瓣酱

怎么可能忘了,我家小十七的文呢!   南柒烛《鬼王嗜宠逆天狂妃》   一场巧合让他们相遇   一场大战让他们天人永隔   那一瞬间,紫发突变白发,   那一瞬间,血泪浸染了那白色的衣衫,   那一瞬间,阵阵哀鸣传进了在场的每个人中,   可是他却不能随她而去,只因她说让他等着她轮回,不然她生生世世不会再去找他,   他不怕死,却怕再也见不到她,   她回来了!可是一句你,是谁   让他开始谋划怎么才能重新走进她的心里如她当初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