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八章:一触即发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05 2019-04-04 00:05:00

  他手下的二十几人,惊骇的丢下手中的武器,蹲了下来。

  冷枭冰冷的缓缓放下袖箭,对着剑张跋扈的禁卫军,冷声的说道:“在下夜王的侍卫,冷枭,奉了皇上之命,带人进宫。”

  夏渊一抱拳,果断的说道:“对不住了,本将刚刚接到口谕,封锁皇城,任何人不得进出!”

  冷枭刹那脸色铁青,“你!”

  “算了,静观其变吧!”

  李非然对于历史上的宫变,还是有所了解,这宫门口都是块硬骨头,总有人想要啃上一口,只有啃开了,才机会登上那至高的权位。

  果真不出她所料,就当夏渊调派所有的侍卫,团团围住宫门,突然从京城的大街小巷里,涌出条条火龙,人数众多,浩浩荡荡,足有两万人。

  李非然他们心惊,京城中何时藏匿了这么多的反贼?

  为首十几匹高头健硕的战马,嘶鸣的冲向宫门,势不可挡。

  夏渊一马当先,立于城门,悍然不动。

  “皇甫璃,你意图谋反,乃是死罪!现如今新皇仁慈,若是你俯首降表,饶你不死!”

  “咻”带着火红光芒的寒箭,冲破气流,扎向夏渊的面门。

  “叮...”

  夏渊脸色苍白,额上的密汗,还有抖动的双手,都让他劫后余生的庆幸。

  他呆滞的盯着眼前,寒光乍现的薄剑,在循着剑身,望向,一只纤细白净的玉手,再然后就是冷若冰霜绝美的公子。

  李非然没有看他,而是坐在马上,深邃的眸子半眯的看向对面,凶悍如狼眼的粗狂男人。

  是他,破庙逃脱的那名辽人!

  冷枭也认出了那人,寒冷的说道:“皇甫璃,你竟然勾结辽人!其心可诛!”

  皇甫璃阴恻恻的一笑:“只要有人助本王夺下这大靖的江山,本王不在乎!”

  “你这是引狼入室!大靖的百姓不会承认你的!”

  “嗤,只要本王坐上了皇位,他们自然就会承认!别说废话,让皇甫轩出来受死!”

  “你是在找朕吗?”冷森凉意的男音在城门之上响起,断了冷枭想指责的话。

  李非然觉得有点熟悉,又疑惑,只是她站立的角度根本看不到城楼上的人。

  “皇甫轩,你毒杀父皇,强行登基,名不正言不顺,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说,是父皇的遗诏!今日本王就要替天行道,诛杀你这个奸妄小人。”

  “皇甫璃,父皇是身患重疾,药石无医!最后无力回天而驾崩,你休要在这里妖言惑众!你说朕名不正言不顺!那么今日,朕就让这天下人知道,谁才是大靖的王!”

  铿锵掷地有声,一明黄的绢帛豁然在手,强悍的威压!

  “大靖的将士,朕手中的就是先皇的传位圣旨!朕登基大宝,名正言顺!若你们还是要助纣为虐,格杀勿论!”

  “吾皇万岁万万岁!”夏渊统领的万人,激动的跪下,今夜一过,他们就有了从龙之功,而且是正统的皇权,日后定会加官进爵。

  就连冷枭都跳下马,跪拜下来。

  唯一人,全身寒气逼人,她竟然在皇甫璃的身后看到了一人,募地攥紧手上的剑柄‘王禀’

  眼中的杀意,蓬勃而出。

  皇甫璃怎么也想不到,皇甫轩手中竟然有传位圣旨,他愤恨的大声叱骂。

  “皇甫轩,你这狼子野心之徒,竟然敢伪造传位圣旨!其心险恶,本王定要为大靖除了你这祸害。”

  “璃儿..”季太后隐在城墙后面,一直听着他们的对话,她凄凉的猛然上前。

  “母后!”一声呼喊,双眼目瞪,“皇甫轩,你竟然抓了太后,想要威胁本王!”

  “皇甫璃,朕没有你那么不堪,为了逃脱,连自己的母后都能利用!她可是认定了你葬身火海,要朕给你偿命呢!朕就带她来好好的看看,她口中的孝义廉耻的好儿子!”

  “皇甫轩,你卑鄙无耻!快点放了太后!”

  “璃儿...”季太后神情平静,只是眼中的悲凉,只有她自己知道心中如何的痛,可是她不能给儿子带来牵绊!

  “璃儿!你要做大靖的皇!母后不允许你输给那个贱人的儿子!她永远都不要想着超越哀家!她的儿子也不许!这个大靖是你的....”

  不等众人反应,她凄厉的惨叫一声:“哀家要为你的皇位铺路...”

  高耸的城墙,翩然而落的红纱,香消玉损的一代皇后,震惊了所有人。

  皇甫璃猩红的眼眶,一滴灼泪滴下,凶恶的盯上高高在上的皇甫轩,从牙缝中挤出“杀!”

  一触即发的双方,瞬间的就绞杀在一起。

  一只响箭,从城楼上射出,惊得皇甫璃心中不安,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纵身跃入了战圈,冷枭直接对上。

  而城门之上的冷静俯视战场的两人,无一丝的担忧。

  早就按奈不住的李非然,一柄薄剑,如蛟龙入海,翻滚绞杀之势,砰即死,挨之亡!漫天的剑雨,牢牢的罩住涌上来的敌军。

  凌厉的剑风无一漏,一剑穿透身前两名敌人,往前推进,一脚踹开。

  一回身劈下身后偷袭的之人,从脖颈处到腹部,一道深深的血口往外喷浆,肠子流了一地!快跑两步一个单腿飞起,长剑横扫五人倒下!

  狼尔的大斧虎风中带着刀裂,势如破竹,血肉横飞!双眼爆登,狰狞扭曲的脸,凶残的砍向身边的士兵!

  李非然杀红了眼,所到之处,尸横遍野!满脸的血污,豆大的汗珠往下掉,头发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

  阴冷的撕下一指宽的布条,将颤抖的右手和流云剑牢牢的绑在一起,严阵以待的看着不远处阴狠瞪着她的狼尔。

  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如此大规模的杀戮!既兴奋又悲哀!

  狼尔全力以赴,眼前这个单薄的好像能被一阵风吹走的小子,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残暴的抡起巨斧,带起一阵狂风,直直的砍了下来!李非然心中大骇,这一斧力量不能接!她身体往右侧出一步,巨斧击在地上,劈开一道深深的沟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