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九章:血战宫门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00 2019-04-05 00:05:00

  狼尔的速度很快,直接顺势的横砍李非然的下盘。

  李非然急速的往后退在一定的距离停下,脚蹬在地上,剑花翻飞,凌厉的刺向狼尔的面门。

  巨大的斧头挡在身前‘叮’一声,清脆悦耳的撞击声,用力过大的流云剑成拱形弯起,要是普通的长剑此时已经断裂!

  狼尔这才注意她的剑,心中更是惊诧!他猛然的推动手中的巨斧,强逼着李非然在地上滑行两米。

  举斧侧身,李非然被卸力往前冲,狼尔已经到了她的身后,举斧砍向后心,火光电石之间,李非然前下腰躲了过去。

  狼尔嗜血的一舔嘴角,阴狠的冷笑:“小子,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你没那个机会!”

  说罢,后脚一个蹬地,挑剑冲着狼尔的裸露的脖子刺去!眼中的狠厉再也没有刚才的散漫!

  狼尔双掌夹击剑身!冷冽的剑在狼尔的面前无法前进一分!

  李非然运功在剑身往前逼近,狼尔双脚在地上摩擦出两道划痕,心中大惊,这个小子内家功夫了得!是个劲敌!

  双方都有留下对方性命的想法!他大喝一声,放开双掌,身体微微一偏,任由着剑身擦着脖子过去!沉重的一拳暴击在李非然的胸口!

  李非然在重击之下心血翻涌,不顾冲口而出的血腥,如此近距离的机会实在难得,兵行险招,

  眼中杀意爆胜,欺身上前,不顾狼尔的第二拳已到身上,见缝插针的在他勃颈上狠狠的一剑,劲动脉破裂鲜血喷涌而出!

  狼尔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一次轻敌,付出的是如此惨重的代价,被封为大力神的他一拳能打死一头成年的黑熊。

  而这个眼前瘦弱的小子竟然能够承受他的两记重拳,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用手捂着怎么也堵不住的血口,大口大口的贪婪的想要呼吸。

  快速流失的血液让他渐渐变得冰冷起来,爆凸的眼球死死的盯着杀他之人再无声息。

  李非然再也没有忍住,单膝跪地一口血喷出!额头上的冷汗密珠一般!眼眸中的凶戾,紧皱眉头!

  与这个蛮人一战,差点交代这里了!这是二十年来第一次如此凶险!

  夏渊的万人,如何能抵挡的住两万多人的强攻,很快宫门就被杀开一条血路。

  叛军振奋的用人墙去撞高阔沉重的朱漆门!冲开了这道门,他们就能飞黄腾达!

  禁卫军只剩千人,拼死的厮杀,想要护住最后一层防线。

  “哈哈哈哈,皇甫轩,本王就让你好好的看看,我是如何击败你,登上皇位的!”

  皇甫璃嚣张的狂笑,“给本王撞开!本王登基之时,就是尔等封王封爵,光耀门楣之际!”

  皇甫璃身侧两名悍将,密不透风的将冷枭阻击在了外围。

  叛军听了,更是声势浩大的去撞门,宫门在强烈的撞击下,岌岌可危。

  而城墙的两人始终无动于衷,似是看跳梁小丑。

  皇甫轩戏谑的冷笑:“皇甫璃,你还是那么的刚愎自用,也够天真!你以为你这两万人马,如何进京的?当真朕眼瞎?”

  “你什么意思?”张狂的面容一僵,心中的那丝惶恐不安,豁然加重。

  “嗤!朕都真么明显的想要瓮中捉鳖,一网打尽,你没看出来?真不知你如何号称,君子不器!”

  他绝美沉沦的容颜,一丝嫌恶带着讥讽,完美的结合,如妖仙,魅惑人心。

  皇甫璃脸色骤然铁青,难怪他如此的畅通无误的攻进了盛京,原来是在这等着他,真是想那触手可得的皇权而迷了眼!

  突然火把燃亮整个盛京,燃亮了那高耸的宫门,迅速的加入了战斗,一边倒的收割。

  宫门处堆起的尸体,已有半人高,那被撞开的拳头大的缝隙,就那样的终止在这杀戮血腥的皇位之争中,再也不能撼动半分。

  就在皇甫璃深受打击之时,一直守卫在他身侧的将士,豁然的拔剑,一剑穿胸!

  皇甫璃口吐鲜血,震惊的瞪大双目,流失的体力,支撑不住他的体重,重重的跪倒在地,他不甘的想要爬起来,只是徒劳,挣扎着死不瞑目的歪倒在地。

  至此群龙无首的叛军,一盘散沙,全部剿灭。

  李非然隐忍着内伤,紧攥的手掌,被指甲扎刺的感受不到痛意!阴郁的死死盯着,那给了皇甫璃最后一击的将士‘王禀’

  滔天的恨意,差点让她没忍住,当场击杀,时机不到,贸然出手只会将自己搭进去,她等了十七年,也不在乎多等些时日。

  “吾皇万岁万万岁!”震慑山河的呐喊,令惶恐不安的百姓,紧闭房门,不敢出声。

  “臣救驾来迟,望皇上恕罪!”为首银甲粗狂的男人,声音洪亮。

  “不,你们来的正是时候,该当表功!”

  “吾皇万岁万万岁!”振奋人心的呐喊声,响彻天空。

  大靖一百零三年夜,烧红了半边天的五卫所,厮杀震天的武职门,杀戮血腥的夺位之战,在沉闷的丧钟声中,迎来了新的暖阳。

  先皇驾崩的丧钟,时隔二十日,终于在这一刻击响!

  一缕金光,穿透鬼魅魍魉的战场,染血的宫墙,地砖,怕是要洗涮上半月,才能清除。

  李非然瘫坐在墙角,征愣的看着打扫战场的士兵,一车一车的尸体运往她不知的地方。

  这些为了自己的信仰,利益,冲锋陷阵的士兵,他们可有后悔?后悔命丧在这皇权争夺的战役中!有多少家庭,在这一夜,没了丈夫,儿子,父亲!这就是战争的残酷与无奈!

  盛京的天空,没有因为他们的消亡而阴郁,依然的灿烂,万里无云,当真的可笑!

  而她呢?不是更可笑,作为受过文明教育的现代人,竟然也参与其中!

  低首,凝视手上干枯的血液,沉寂的眸子,豁然攥紧掌心。

  这就是个任人宰割的时代,你只要有权利,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击败你的对手,哪怕是杀人!

  她为复仇而来,怎可妇人之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