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十三章:逼入险境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34 2019-04-07 08:05:00

  “你到底是何人?为何两次三番的出现在这大殿?”

  皇甫轩阴沉的盯着近在咫尺明亮的眸子,实在不想将她与反贼联系在一起。

  “那你又是何人?难道这大殿里有宝贝,需要人看守?”

  李非然反问道,手上的力气卓见的加大,想要挣脱,眼中的倔强和坚韧,不服输的挑衅!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定要你好好的尝尝上次你犯下的错误!”

  不知为何,他突然起了玩弄之心,邪魅的冷笑,如地狱的曼陀罗,妖异的绽放出危险的花蕊。

  李非然听此大惊,这个卑鄙记仇的男人,只见他殷红的薄唇讥讽的勾起一角,缓缓张开,想要大声的喊叫。

  李非然想都没想的,稍稍抬头,冰冷的朱唇,牢牢的附上那微启的红唇,美妙的触感和震惊,令两人都是惊诧的瞪大了双眼。

  李非然后悔的想要扇自己两巴掌,两世的初吻,就如此的仓促的给了这个混蛋,而他那是什么眼神?嫌弃?恶心?

  皇甫轩怔松的眸子渐渐的转为墨黑在卓渐的染上了一层暴风雨来临的压抑。

  李非然这次是真的被他的眼中的暴戾吓到,只是她不认输的性子强迫她不能屈服。

  哪怕是伤了手腕,也要逃出去,这个男人真的就像个恶魔,她发誓,再也不会来这个让她倒霉的大殿,就算是走无数个弯路也不会在找当年的卷宗。

  想到此,所有的力道冲向了左手腕,只听咔一声,手腕脱臼,面上扭曲忍着剧痛。

  见缝插针的在皇甫轩吃惊的一瞬间,成功的从他的掌下逃脱,右手也在他的一刹那的卸力中奋力的挣脱。

  一柄小巧泛着寒光的薄刃,与中指齐平,狠辣的划向皇甫轩的脖颈。

  皇甫轩骇然的滚落在地,险险的避开。

  就在此,李非然暴起,右手的掌风扫落书架上的案卷,齐齐的打向滚落在地的皇甫轩。

  一个纵身撞开大殿的窗户,逃了出去。

  此刻的她完全顾不上,这样大的动静,是否给自己带来危险的境地。

  果不其然,寂静的夜晚,破窗声,引来魏良小队的注意,举着火把快速的往这里奔来。

  李非然不顾左手的伤,没命的在宫中逃窜。

  皇甫轩震怒阴扈的站起身,满身的杀气直扑而散。

  没想她对自己如此的狠,为了逃脱伤了自己,要说她是刺客,两次都不是奔着他来的,这次也是将她逼急了,才会想要杀了他,她眼中并没有杀意,只为了逃脱。

  所以他可以肯定,她在这个大殿是来找东西的,确切的说,应该是找案卷,两次她都是在案卷的书架前徘徊。

  不管她找什么,下次定是要将她捉住,囚禁起来,好好的磨磨她那股顽固倔强的性子,忽生的对她起了兴趣!

  他嗜血的舔了舔刚被吻过的唇瓣,危险的眯起眼睑!

  “追!”

  “是!”黑暗中,透人心骨的冷意恭敬的答道,再无声响。

  火把摇曳的禁卫军,很快就冲了进来。

  魏良见站立冷森的皇甫轩,惊惧的大骂自己就是个蠢蛋,“卑职救驾来迟,望皇上恕罪。”

  呼啦啦的跪倒一片,惊恐的不敢大声喘气。

  皇甫轩居高临下冷然的扫了他一眼,摩挲着拇指上的玉扳指,冷声的问道:“朕让你查的人呢?”

  完了,完了,就说遇到刚才那个宫俾就开始眼皮跳,心还在想着要倒霉,没想到这么快。

  他胆战心惊的回道:“启禀皇上,卑职办事不利,到现在也没找到人,请皇上责罚!”

  他认命了,横竖人没找到,怎么都是个死,还不如痛快点。

  皇甫轩入鬓的长眉微微一挑“确实办事不利....”

  魏良一听,心中悲戚,看来这次是真的在劫难逃了,垂头丧气的爬伏在地。

  “去领三十板子,滚。”

  魏良呆愣愣的抬头看着一脸冰冷的皇甫轩,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惊喜的大声呼道:“谢皇上不杀之恩,谢皇上不杀之恩...”

  皇甫轩施施然的跨步离开,没有在理会那帮子蠢蛋。

  李非然满头的冷汗,鬓角的头发都贴在脸颊,蹲坐在假山的山洞内,咬着卷起的衣摆,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

  没给自己反应时间,左手按在地上,猛然的发力,咔,冷汗大颗的往下掉,牙龈因用力而酸痛,闷哼声强忍着憋在了胸腔!

  过了好一会,这波痛入心扉的剧痛才慢慢的退去!

  她虚脱的歪在假山壁上,黑暗中,她如墨的眸子,愤恨的盯着玄穹宝殿的方向,该死的臭男人,若是在遇到,定是要你尝尝老娘的厉害。

  虚弱的站起身,想要离开,天生对危险的警觉,让她惊恐的急速往后退。

  浓墨的黑夜,竟然看不清眼前敌人的身影,只见泛着银光的纤丝,如蛟龙游腾,化作千丝万缕逃脱不开,脸上,手背都被银丝割出浅浅的血痕。

  李非然被逼的堪堪后退,毫无招架之力,心中怒火丛生,老娘不发威,你们都当好欺负。

  怒及此,再也不躲藏了,甩出手中的雷珠。

  鬼手冷寂的眸子毫无变化,只是他没想到的是,李非然所做的雷珠可是改良版的,只可惜时间太仓促了,她只做了三颗。

  威力可是远远超过那破庙中狼尔投掷的那颗。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李非然趁机奔出了假山,足足两间房屋大小的假山轰然倒塌,所引起的轰动,就连勤政殿方向的宫宴,都听到了动静。

  皇甫轩驻足静立,望向爆炸的这一方,脸色铁青。

  还没有领罚的魏良直骂娘,真是到了血霉了,紧张的指挥禁卫军追上皇甫轩,将他牢牢的保护起来。

  御林军统领李通,带领侍卫,快速的前往爆炸之地,所有参宴的朝臣也焦急的赶来,询问皇甫轩的安危。

  墨丞夜英武的眉紧紧的皱起,极快的从御花园的方向而来。

  “皇上可有惊扰?”

  “无碍!”说完伫立不动的盯着那爆炸的地方,思虑这可雷珠的威力,前所未有,是刺客?还是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