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十五章:乔装出宫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92 2019-04-07 09:53:33

  很快她将头发打理好,擦去额头的汗珠,面色苍白的站起身,忍耐着身上的痛楚,做到平稳的迈着步子。

  “你就随在我的身边,称我为指挥使,你叫王继,记住了?”

  李非然点头,“不要让夜王碰上!”

  王禀心里明白,两人从容沉稳的行上了御花园的宫道,遇到穿梭在内宫的侍卫,对他们二人视而不见,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勤政殿。

  宫宴没有结束,所有大臣都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等着一一的排查,无人能出宫。

  胆战心惊的清点这自己的人数。

  行至殿门。王禀转身严厉的说道:“王继,守在殿门,若是有任何可疑的人,即刻捉拿!”

  “是!”李非然粗声的称是,端正的站立在殿门口,混入了守殿的禁卫军中,王禀意有所指的看了她一眼。

  李非然闭了一下眼睛,神情冷肃的不动。

  殿内也在压抑着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更别提宫宴的喜乐了,完全没有了喜庆热闹的场面。

  李非然心中也是莫名的有点幸灾乐祸,活该,谁让自己吃了大亏,皇帝登基的宴席,就这样被她给搅和了,心里爽翻了。

  腰间的伤口刺啦啦的疼,幸好是晚上,脸色在难看也看不出来。

  足足两个时辰,大殿上的人员核对完,并没有可疑之处,。

  魏广在皇帝的寝殿带来了口谕:宫宴结束,所有人员在禁卫军的盘查下离宫!

  所有人都放下心来,有序的在禁卫军的统查下快速的离宫。

  王禀也带上李非然装作排查的样子随着往宫门走。

  李非然握着侍卫刀柄的手满是汗津,心慌的突突直跳。

  担心被人发现,有担忧王禀的反水揭发,整个神经绷得紧紧的,随时都可能断弦。

  似是老天都在助她,内宫的天罗地网还真的排查出一名刺客,竟是皇甫璃的贴身侍卫,随着官眷的马车混进来的。

  内宫里乱做一团,而行至宫门的这些官眷,在禁卫军的督促下,急速的离开了宫门,李非然也被王禀一把推了出去。

  “去我府上等着!”说着扯下手中的令牌“我府上的马车挂着王指挥使的角灯,上马车将这令牌给我夫人,她会带你回府!”

  在最后一名官眷离宫后,沉重的朱漆门轰然合闭,阻断了里面的一切。

  李非然慌张的心随之落地,四下打量一番,入眼的全部是精美奢华的马车。

  还有惶恐不安的闺阁千金,荣华富贵的贵妇,在下人的搀扶下,惊恐的上了自己的马车,尽快的驶离这个凶险之地。

  李非然一一看过去,终于在最后面看到了王家的马车,刚想迈出的步子,突然收了回来,灵光一闪,扯下里衣的衣摆,蒙在脸上,只露出晶亮冷然的眸子!

  在这紧张慌乱的时刻,倒是无人注意她的不寻常!

  疾步的窜了过去,冲着阻拦的马夫,亮出了王禀的令牌,掀帘而入。

  马车中的仪态端荣的妇人和两位豆蔻年华的小姐,惊恐的想要喊叫。

  李非然眼疾手快的出手点上她们的穴道,三人惊惧的瞪大眼睛。

  李非然递上手中的令牌,淡淡的说。

  “王大人让夫人带我回王府,若是听懂了,就眨下眼睛,我给你们解穴,若是还想喊叫,那就这样等着王禀给你解!”

  王禀的夫人连连的眨眼睛。

  李非然痞痞的勾起唇角,手极快的给三人解了穴道。

  王夫人惊然的将受惊的两个女儿护在身后,警戒的死死的盯着,蒙面不知是好是歹的公子。

  “回府!”李非然冷冷的对着马夫说道。

  马夫只能听从,甩着鞭子,驾着马车往盛京的官邸驶去。

  宫中富丽堂皇,精美绝伦的寝殿内。

  皇甫轩慵懒的斜靠在小榻上,手中捻着一枚棋子,来回的打转,静静的听着鬼手的禀报。

  “属下罪该万死,让人给逃脱了!”鬼手恼郁的跪在地上,一条胳膊上鲜红一片,看似受了重伤,可是他冷寂的面容毫无所动。

  “呵,有意思!”说着放下手中的棋子,缓缓的坐起身,矜贵的端起榻上小案的茶盏,轻轻的押了一口茶。

  “能伤了你鬼手的人,除了朕好像也只有这个女人了,你可看清楚她用的真的是雷珠?”

  “是!就是普通的雷珠。”

  “那可不是普通的雷珠!能伤了你鬼手的雷珠,还有那御花园的假山竟然夷为平地,可见你是轻敌了,不然就她那两下子,不出十招,你就能将其拿下!”

  鬼手没有狡辩,也没有解释,皇上说的是对的,自己确实是轻敌了,以为就是偷袭用的普通雷珠,谁知道威力如此之大,竟能伤了他一条胳膊,很久没有受过如此严重的伤了。

  “好了,下去治伤吧!早晚朕要拔掉这个女人的爪牙!”眸光中的势在必得让他,霸道凛然!

  “是!”鬼手恭敬的退在暗处,即可不见。

  魏广匆匆而来,躬身禀报“启禀皇上,夜王抓到一名刺客。”

  皇甫轩阴郁的脸上漏出一丝的疑惑,真的抓住了一名刺客,又觉得好笑,不管怎么说,这一夜的天翻地动的,算是给那个女人找了个借口。

  “知道了,让夜王审吧!朕乏了。”

  “是!”魏广恭谨的退出去。

  在殿外等待的墨丞夜,一身萧肃的站在宫灯下,仰望墨黑的苍穹,一弯新月当空荧照,心中想到了很多。

  “夜王!”

  墨丞夜收拢短暂的思绪,淡淡一笑,“魏公公,皇上可要亲自审讯?”

  “皇上说让夜王你审讯就好,皇上乏了,今夜是不打算在听了!”

  能坐上两代皇帝身边的贴身大总管,其手段能力可想而知,单单皇甫轩的两句简单的话,他就能揣测出圣意,只是有时候这圣意也不是能自作聪明的揣测而已。

  “本王知道了。”墨丞夜转身大踏步的离去,前往天牢,亲自审问刺客。

  只是当他刚进入天牢,冷枭就急匆匆的跑了出来,脸色难看的禀报,“主子,人死了!”

  墨丞夜刚毅的脸瞬间就落了下来,冷冷的望了他一眼,“手脚,下巴不是都卸了?”

  “属下失职”冷枭懊恼的垂下头,跟在墨丞夜的身后不在言语,过多的解释都是无力的,毕竟人已经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