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十六章:王府回忆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26 2019-04-08 09:41:52

  墨丞夜不在言语,直接进了天牢,守牢的士兵,都是惶恐不安的跪了下来。

  这人可是手脚,下巴全卸,活着抬进来的,只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人就死了,这如何交代。

  “怎么死的?”墨丞夜冰冷刺骨的寒意,让众人生生的打了个冷战。

  “回主子,服毒!”

  “每人杖责三十!”冰冷的扫视众人,阴扈的出了天牢,不在进宫,直接出宫回王府,皇上其实早就预料到是这个结果。

  冷森的回到夜王府,本想着好几日没有见到李非然,想要和他谈谈,站在客房的院落,漆黑一片。

  “王爷,李公子早早就歇下了!”五两跟在他的身后,似是感受到了他的疑惑,轻声的解释道。

  “奥,他可是有什么不舒服?”

  “没有,李公子这几日,吃得好,睡得好,兴许是白日里出去逛街累了,所以早早的就睡下了。”

  “府上可有人怠慢他?”

  “没有,李公子只要在府中,几乎都不会出了这院子。”

  “嗯,切不可怠慢了他。”

  “诶,小的知道。”

  墨丞夜又看了一眼寂静无声的房间,想了想并没有上去敲门,回了自己的院子,坐在书房想着这几日来的凶险,还有皇甫轩登基后的变化。

  阴冷的眸子变化莫测,心中的郁气随之高涨,阴郁的站起身,离开书房。

  王府的马车直接驾入了府院中,李非然淡定的下了马车,并没有暴露她受伤的腰身,从容的跟着王夫人往前厅走去。

  两位小姐,惊吓的脸色苍白,由下人搀扶下了车,快速的离开。

  “来人!”王夫人面上冷清,疏离的还没有进前厅就唤来了下人。

  “夫人!”一名丫鬟进退有度的进来,低头恭立。

  “这位公子,请随下人去书房等候我家老爷,妾身就不相陪了!”王夫人大度不失礼仪的说道。

  “王夫人请便。”

  王夫人没有回话,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矜持的往后院去了。

  李非然面色如水的随着下人的指引!穿过一段简单的回廊!在后院的左厢推门而入!

  下人很快端茶倒水上点心,也许是王夫人吩咐的,只是她人一直没有出现,可能是恼上了她的无礼,吓到了她的两位女儿。

  待下人退下,她再也坚持不住的,跌坐在厅中的圈椅之上,从怀中掏出瓷瓶,倒出一粒药丸,拽下蒙面的方巾,直接放进口中,自然的吞咽下去。

  夜深人静!李非然坦然若之的端坐在圈椅上,摩挲着手中玉坠,那‘承恩’的名字为何人。

  她从来没有听说过,心里恍恍惚惚的有种不安,清冷的眸子风云一片。

  若是王禀说的是真的,那活下来的到底是谁?

  终于在亥时六刻,王禀急匆匆而来,面色凝重,跨步进房!随手关上雕花门!

  缓步到了静坐阴戾的李非然正前方,豁然单膝跪了下来。

  “属下见过公子!”

  此话一出,彰显了王禀对李非然恭敬的态度,诚恳的抱拳低头。

  李非然阴郁的眸子微眯,镇定的坐着不动,没有言语。

  良久,李非然冷声的说道:“这里没有什么公子,李家灭门,无一活口。”

  王禀猛然抬头,面色沉重“在我王禀的心里,李家后人永远是我的主子,若不是将军,当年苟延残喘的王禀就不会有今天。”

  李非然冷情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真挚无比的眼睛,拇指无意识的捻着食指的指肚,清贵的面上不显分毫。

  略微的低下眼睑,淡淡的说:“十七年前的李继已经被斩首,我现在的身份,李非然,一介白丁。”

  王禀面上稍征,随之一喜:“属下明白。”

  随即站起身,冲着李非然恭敬的做了一礼,转身,撩开衣袍,坐在了李非然的正对面。

  看似刚正的国字脸,一脸的肃穆,神情悲戚的望向,睨看他的李非然,稳了稳情绪。

  “十七年前,我还是副将,随在将军的身边,征战沙场,将军勇猛追击辽人退出千里,再不敢来犯,被大靖百姓誉为战神,受百姓敬仰,回朝之日百姓跪拜感激!迫使靖皇疑心,猜忌,处处针对,更甚开始打压将军!”

  王禀定定的望着房内的黑暗的一角,陷入了回忆。

  李非然不自然的倚靠在圈椅背上,微微皱眉,倒也没出声,只是心绪翻腾,放在几案上摩挲茶盏的手微微的顿住。

  “跟随将军的副将还有心腹,或多或少的被卸职,贬职,将军也意识到靖皇要对将军府下手,在李家被下狱的前三日,他深夜乔装而来,给了我三封书信,让我在李府被问罪的时候呈给靖皇,让我...让我..”

  说着,他满眼悔恨与内疚,红了眼眶。

  “让我指出他通敌卖国,与辽人勾结,设计当时的那场靖辽之战,为的就是他得到百姓的敬仰,为了他想要改朝换代的目的,而那三封书信,正是他自己书写的通敌罪证。”

  “你胡说!”李非然愤怒的猛然站起来,衣袖扫掉几案上的茶盏,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破碎声,茶盏四分五裂,一地狼藉,可是他们无人在意。

  “父亲为何要这样做?他为何要承认那些莫须有的罪名?他不是那样的人!他宁愿自裁也不会承认这些!给李府带着灭顶之灾!”

  “这都是你给自己找得狡辩的理由,你想要洗刷自己身上的罪孽,所以把说有的过错都推倒父亲的身上,你这个无耻的叛徒。”

  李非然被刺激的眦眼欲裂,激动间言辞锐利的用手指着他。

  “将军会做出如此的决定,那是因为将军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他要守住这个秘密,哪怕是被灭族这种无奈的选择。”

  王禀突然眼眶猩红的站起身,低声的嘶吼着。

  “你李家并不是被靖皇猜忌的所谓的功高盖主,不是通敌卖国,这些他靖皇心知肚明,他所想要的是逼迫将军,让将军自己选择。”

  李非然震惊的无以复加,阖张着嘴,瞪着双眼,颤动的双手,不知该如何存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