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十七章:所谓真相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46 2019-04-08 09:43:15

  “若我真是叛徒,李家的秘密早就昭告天下了,我王禀为了守住这个秘密,十七年不敢喝酒,不敢与人相交,不敢与自己的夫人同睡一房!”

  “这些都因为什么?因为我怕喝醉了口无遮拦,与人亲近,会忍不住想要倾诉,与夫人同床,会说梦话!哪怕是被人谩骂,被人误会,被人屈辱,我王禀都忍受过来!因为我要对的起将军对我的救命之恩还有信任!”

  王禀眼中的释然和委屈,在这一刻,在李非然作为李家人面前得到了宣泄与释放,他像是卸下了压在他身上的大山,长出一口浊气,七尺男人,落下清泪。

  “到底是什么秘密,竟能让父亲选择灭族,也要隐瞒下来?”李非然猩红的双眸,冷森的跨上前一步,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襟,狠厉的问道。

  “靖皇不是皇室血统!”王禀阴狠的轻声到几乎微不可闻的在李非然的耳畔说道。

  即便似是低喃到听不见的一句话,平地里一记重锤如晴天霹雳击在心间,支离破碎,眼中凝聚出豆大的泪珠,爆着双目。

  不敢相信的拧起的眉头,腰上撕痛的伤都被掩盖下去,让她不知该如何发问,所有的愤怒无从宣泄。

  突然暴怒的一掌,狠狠的劈在桌案上,桌子从中间四分五裂炸开,发出巨大的响声,上面的东西狼藉的散落一地,阴狠的咬牙切齿。

  “呵..我李府就为了隐瞒皇室的肮脏,致使满门抄斩?”

  眼中的悲戚,紧攥的拳头!全身颤栗。

  猛然转头眦眼欲裂,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到底为何要帮靖皇隐瞒?为何要这样不顾家人的性命也要做出这样的举动?为何?”

  她歇斯底里的嘶吼的问道。

  王禀沉痛严肃的红着眼眶,给了她一个不能承受的打击。

  “因为婉妃!”

  疯狂的李非然豁然僵住,那一声声想要质问的话,哽咽的卡在喉咙里,如刀刃剐在上面,刺痛的失了声。

  完全镇住如雕塑,不能动弹,心被撕裂的粉碎又被揉搓挤压,大口贪婪的想要呼吸,如渴死的鱼。

  王禀思虑,长痛不如短痛,狠辣无情的说出当年的事情。

  “因为将军这一生都在爱着一个人,她就是苏婉,靖皇的婉妃!他们情投意合,只是天意弄人,婉妃被靖皇一纸圣旨接入了皇宫,隔年生下了现在的新皇,皇甫轩!”

  “辽人来犯,将军为了婉妃,热血沙场,九死一生的牢牢守住了大靖的江山,更是为了她的儿子,皇甫轩能够登上皇位,硬生生的瞒下靖皇的真实身份....”

  “所以你才会在十七年前拿着他写的三封伪造的通敌罪证文书,上缴靖皇,定下了罪名!而留下你这个他最为忠心的心腹!就是为了守护他心爱的女人所生的孩子?”

  “所以他宁愿牺牲李府百人口的性命,也要做为那个女人的儿子,登上帝位的踏脚石!所以你才会出现在皇甫璃的身边?才会在最后那一刻,给了他致命的一击,让皇甫轩顺利的登上帝位?”

  “所以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为了守护他心爱的女人而做的?为了这个女人,他真的是费尽了心机啊....哈哈哈哈哈..”

  她被这无耻的真相,冲击的体无完肤,悲戚的仰天大笑起来。

  在听了王禀的前因,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一个男人为了深爱骨髓的女人,竟能冷血道如此地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被斩首,也不愿喊冤,不愿说出实情。

  她泣不成声,痛彻心扉的捂住胸口,猩红的眼窝,高声的嘶吼斥问道。

  “那我的母亲算什么?我又算什么?我三年享受的父爱都是假的?我十七年来,满怀思念和仇恨,都他妈的可笑!原来我的血海深仇,竟然是他亲手造成的!”

  “我就像个白痴一样的每天怀念将军府幸福的生活!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什么夫妻恩爱?什么父慈子孝?什么幸福满堂?哈哈哈哈...”

  她撕心裂肺的咆哮着,那个在她心中伟岸敬仰的父亲,慈祥忠厚专情的形象轰然倒塌,支撑她的所有信念消弭殆尽。

  她突然替母亲不值,悲哀。那时候的母亲,总是会一个人面露浅笑的坐在回廊上,仰望天空,她以为母亲是幸福的。

  原来不是!那是她孤寂的给自己安慰!

  叮..

  清脆的撞击声打断她的悲愤,愣愣的盯着青石砖上的玉牌“承恩”,弯身捡起。

  她霍的转头,冲着王禀举起手中的玉牌,冰寒的阴着双目,“这到底是谁的玉牌?”

  王禀一直静立在侧,任凭她的发泄,面上的不忍情真意切,只是触及玉牌时的心虚,还是被李非然抓了正着。

  她徒然欺身上前,暴戾的眼神,愤然的问道:“也是跟他有关是吗?你说话啊?”

  王禀被她摄人的威压,强迫的低下头,无力的说道:“你还是不要问了?”

  “为何不能问?还有什么我李非然不能承担的痛苦?你不是说李府还有人活下来?是不是他?他到底是谁?”

  她倏忽的加高声音,震怒的一把扣住他的肩膀,力道大的,让王禀一个武将差点痛呼出来。

  王禀心疼的注视她,“你真的想知道?哪怕这个后果比刚才的还要无法承受?哪怕会将你伤的遍体鳞伤,也要知道?”

  李非然水润的眸子,黯然的反问:“我还有什么承受不了的?”

  王禀没有挣开她的钳制,猛然的发力,将她给按坐在他身后的椅子上,哀伤的俯视她。

  “我从皇宫出来,就一直在想要不要告诉你这些,直到我进了书房,看到你,我决定告诉你一切,只是为了你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去寻找真相,也是希望你不要满怀仇恨的复!”

  “我可以肯定,你能凭着自己的一己之力,查清楚所有的事情,更能查清楚玉牌上的人,与其让你查出来,还不如我告诉你。”

  缓慢的挣脱李非然攀抓在肩头的手臂,站起身,不敢看她锐利的眼睛,闭上眼,无奈的说道“承恩才是将军亲生的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