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十九章:无间道啊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71 2019-04-09 10:05:57

  李非然居高临下俯视他,冰冷的眼神,讥讽的冷笑:“王禀,你真的以为我中了你的计吗?”

  王禀惊疑,苟延残喘的想要爬起来,只是徒劳,阴森的对视她:“你..你什么..意思?”

  “嗤,你没看出来,我在跟你玩无间道?”

  王禀没有听明白她所说的‘无间道’为何意?

  只是生命的流失,让他无力在问出口,不甘的双眼,圆瞪。

  “你..杀了.我..又如何?..呵呵呵..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是谁..设计的..李家..李承恩..你也永远不会..找到...”

  最后的这一声嘲笑,戛然而止,失血过多苍白的脸色卓见转为青灰,阴郁的双眼最后一丝的光晕散去,瞪着双眼,再无声息。

  李非然隐忍喉咙里的铁锈味,狠厉的擦去嘴角的血痕!

  只有她自己知道,刚才那一瞬移,透支她所有的内力,短期内都不能在运功,不过结果是好的。

  “对付你这样老奸巨猾的老狐狸,不演的像点,你怎么能上钩,真的以为我李非然两世为人,就那么单纯的相信你的鬼话!”

  黎明前的夜色,总是最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李非然拖着疲惫的身体,强行的避开王府的下人,一路逃离出府。

  只是再也没有力气翻墙入墨王府,垂头叹气,看来搬出王府迫在眉睫,实在不方便,不如趁此机会,寻处院子!

  抬头望天,再有半个时辰,天就要大亮,而王禀作为三品官员的离奇死亡,定会惊动盛京各大官府,届时必会大肆的查访,所以她不能住客栈,行踪解释不清楚,也会引起墨丞夜的怀疑。

  深吸口气,掏出怀中一个瓷瓶,倒出一粒红色的药丸,犹豫的闭上眼,须弥杏眼圆睁,闪过狠绝,一仰头吞入腹中。

  这是她研制的强效治内伤的药丸,能够短时间起效,只是后遗症很严重,会持续乏力一两天,伴随着内伤的加重,不到万不得已,她真的是不想服用。

  可是现在她没有办法,只能出此下策,不然无法解释。

  一盏茶的时间,身体所有的伤痛得到缓解,体力也恢复了顶峰。

  趁着浓墨的黑夜,瞬速的翻入墨王府的院墙,应是临近天明,所以府内的守卫有所松懈,她心中紧张忐忑不安的一路顺利的回道了客房。

  那口差点冲出嗓子的心慌,终于放了下来,她真的是经不起折腾了。

  就着药效还没有过,急忙的处理身上的衣服,两件不属于自己的衣服,整理好,压缩到最小的面积,用自己的一件里衣给包裹起来,塞进包袱中。

  顺手翻出新的一身衣服,放在床侧,在包袱里搜搜捡捡的,拿出一个小玉瓶,也放在一边。

  退去身上所有的衣物,雪白细腻的肌肤暴露出来的青青紫紫,惊心动魄,那里还有一块完好的皮肤。

  腰侧上碗口大的创伤,衣服上的血迹已经干枯,牢牢的黏贴在伤口处。

  让她冷汗直冒,咬紧牙关,带着血迹的纤纤玉手,颤抖的握住贴近伤口处的衣服,稍稍侧头。

  深吸两口气,在最后一吸的时候,狠绝的猛然撕下粘粘在一起的里衣,带起痛入骨髓的剧痛,血花急速的冒出,如煊开的红梅,在莹白纤瘦的腰身上妖异的红艳。

  “嗯..哼...”全身战栗的将身体趴在锦被上,那一声的无法忍受的痛哼,生生的压在了口中。

  大口的开始喘息,剧烈的疼痛让她一瞬间的眼前发黑,所有的感知都降到了最低。

  很快,她强忍着,够到玉瓶,抖动着双手,拔开塞子,胡乱的往伤口上撒药,白色的药粉,散发着轻微的苦药味。

  她庆幸自己研制的这种止疼止血消炎的创伤药,不会再次让伤口疼痛难忍。

  就这样坚持的将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收拾完毕,再也没有力气,无力的躺在床上,盖上锦被,渐渐的,全身的疼痛开始叫嚣,她心知是那颗强效药丸的药效要过去了。

  赶紧又吃了一粒止痛药,这一夜的忙碌,让她筋疲力尽,昏昏沉沉的睡着。

  清晨明媚的阳光照射在淳朴的大地上,喧嚣的一天又开始了。

  而盛京权贵之地的右指挥使王禀的府上,死寂的让人心慌。

  直到午时,王禀的下属一直没有等到他的上值,公务上等着他处理的急件,不得已上门寻找。

  久敲不开的府门,让他心生疑虑,推开厚重的朱漆门,那值守的门房内,浓重的血腥味,惊得他魂飞魄散。

  连滚带爬的摔在大街上,颤动的手指,磕巴抖动的下颚,引起周围人的好奇。

  上前查看,无不惊叫惨白呕吐的逃离炼狱般的屠宰场。

  很快,整个盛京被惊动,人心惶惶。

  当朝三品官员,被灭门,如此惊天骇俗的大案,很快呈上了勤政殿的御案。

  明黄色绣着繁琐的蟠龙便服,彰显皇甫轩无上崇高的地位,俊美无俦的立体五官,并没有因为这个惊天大案而动容。

  冷冷的扫视站在殿上的众朝臣,慵懒的支起额角,“王禀的案子先有京兆伊负责。”

  “皇上,此案事关重大,凶手目无王法,凶残至极,竟将当朝三品官员全府鸡犬不留,如此凶恶之徒,定要尽快抓获伏法,给朝廷与百姓一个交代。”

  “这惊天大案,若只是交给京兆尹会不会有力而不足?臣以为,有刑部,大理寺和京兆伊三司同时侦破此案实为最妥。”

  内阁学士宋毅见皇甫轩如此草率的将灭门案交给负责盛京治安的京兆尹,心下着急,诚恳的说道。

  “臣,附议!皇上,如此残暴的大案,必要抓紧侦破,不然百姓不安,朝臣也不安啊!更重要的是发生在昨夜宫内刺客之后!这两者是否有牵连?必要查清!”

  吏部尚书杜之也随即出列,恭敬的说道。

  “皇上,王禀大人可是杀了皇甫璃叛党的功臣,这样的朝臣,在朗朗乾坤下,竟被人屠杀在自己的府上,这不得不让人猜疑,是不是皇甫璃的余孽没有净除?所以臣恳请皇上,三司同破此案!”

  已经升为领侍卫内大臣一品官员的李通,性格直爽,高声的启奏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