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二十二章:前往现场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44 2019-04-11 09:00:00

  五两搀扶着李非然,没有防备,白日里发生的那么大的案子,就算他不说,李公子也会知道的,所以叹了口气,轻声的说道。

  “我家王爷就是劳碌命,这不,今日右指挥使王大人府上,被人灭了满门,皇上下旨我家王爷与京兆尹同破此案,所以王爷这几日怕是见不到人了。”

  李非然震惊的惊涛骇浪,思绪翻腾,僵愣的站在原地,沁人心脾的冷意:“你说什么?王禀全府被灭门?”

  五两被她周身的寒意给惊吓的不敢在出声,暗恨自己多嘴,惶恐的低下头。

  李非然心绪撼动,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尽量的平静说道:“我只是猛然听到被灭门所以吓到了,五两你不必害怕。”

  五两慌忙抬头,连连摆手,“公子折煞小人了!小人当时听到也是吓的差点做错事情呢!”

  “是啊,如此惊世骇俗的凶残案件,怕是百年难遇吧!”好像是自言自语的望着虚空,回过神来,“我乏了,你也回去吧,我自己进去就好。”

  “是,那小人就告退了!”五两行礼退出院子。

  李非然站立不动,思绪万千,那双明眸在角灯微弱的火光映衬下,忽明忽暗,一闪而过的坚定跟无所畏惧,让她整个人都异常的坚韧。

  可以说现在的她,满脑子杂乱无章!不知该如何分析,王禀是她所杀,那杀了王禀一府的凶手,到底是什么目的?

  还有她是不是被跟踪了?不然无法解释!他们跟踪她的理由又是什么?难道她身份暴露了?可又不太可能,若是暴露了,就不会对王禀一家赶尽杀绝,而是杀她!

  她猛然想起一个人,玄穹宝殿的那个妖孽男,会不会是他?

  回京之后,与她有过节的除了他没有别人,在御花园那个杀手很有可能就是他的人。

  那么说有可能就是这个杀手一直在盯着自己,见她杀了王禀,然后除去他们一家,嫁祸与她?

  可又不像,眼下如此平静,倒像是给她处理后患!烦躁的低咒一声!

  王禀的死亡印证了她站在解惑十七年前案件的边缘地带,她不认为王禀所说的‘靖皇不是皇室血统’的事情会是真的。

  连他都知道的秘密,那就不是秘密,她总有种欲盖弥彰的意思,而真正的秘密还隐藏在这之下!

  不管怎么说!不能坐以待毙!

  王禀一府的死亡,让她本来烦乱踌躇的想法,瞬间下定了决心!

  解惑将军府的秘密,替他们洗刷冤屈!找到李承恩!查出自己的身世!

  想通这些!原本躁乱的心,豁然轻松!潋滟明亮的眸子划过决然的光。

  京郊的一处不起眼的四合院内,书房密室内。

  一身华服,惊艳绝伦的玄色长袍男子,端坐在太师椅上,微微拧眉若有所思,片刻开口道:“你去的时候,王禀已经死了?没见到凶手?”

  “是,王府上下没人察觉王禀死在书房,看手法,很诡异,似是熟人所杀,从背后袭击,一剑穿心!”站立下手的黑衣蒙面男人,冷声的回道。

  “属下有事不明?”

  男子沉默并未表态,只是微微扬眉。

  蒙面男人,心知主子这是让他说:“这王禀到底是李非然还是皇上的人所杀?主子为何又让属下灭了王禀满门?”

  身姿欣长容貌俊逸的男子,薄情的唇角微微勾起:“王禀在我这里已经是个弃子!早晚都是个死!”

  “那主子为何不提前杀了他?若是他说了些不该说的...”

  男子冷情矜贵的一挥玉手,“他知道的有限,我反而希望他都说出去,这对我的计划有利而无害!若是李非然杀了王禀,得知真相,定会对李戈失望透顶,他的血海深仇怕是要放弃”

  “而我让你杀了王禀满门,也是为了挑起他想要知道真相的欲望,逼迫他寻找李承恩,从而得知李家的另一个秘密,届时就是我收网的时候!若是皇甫轩杀的王禀.....”

  侍卫猛然想通其中的关窍,沉声的问道:“若是皇上的人,要不要阻截?”

  男人眼眸幽深,良久开口:“做事小心些,除了李非然和自己人,只要有人插手此事,杀!”

  “是!”蒙面男人朗声的回道,躬身退出了密室。

  男子阴霾的眯起眼睑,属于他的,他定是要不择手段的夺回来!

  银月从云层里探出一角,而在月影下隐约的可以看清前路!刚入秋的夜风寒凉逼人!惨白的灯笼!缓慢的行驶在去往王禀府上的街道上。

  因出了如此骇人的案件!大街小巷的百姓都关门闭户的早早躲在家中。

  气喘吁吁的李非然!抖动手中的灯笼!裹紧身上的衣服,很是无奈!吃了两颗治疗内伤的药丸!才坚持走到这里!真是自作自受!

  可若是等到内伤痊愈!怕是线索都被破坏的一干二净!所以她不能等。

  咬紧牙关!努力做到与正常人无异!加快脚步!

  平日里一刻钟的时间!硬生生让她走了两刻钟!她无力的瘫坐在王禀府门前!冲着光华的天空翻了个白眼。

  王禀府上灯火通明!人影攒动。

  守门的侍卫疑惑的走到李非然的面前,恶狠狠的说道:“你是何人?胆敢在此处停歇,赶紧离开!不然抓你去见官!”

  李非然低垂的脑袋!疲乏的不得不抬起:“我要见夜王!”

  不等她说完!侍卫一脸的鄙夷:“你以为你是谁?想见夜王的人多了去了!你可知这里发生了何事?听我一句劝,赶紧走,不然将你定为凶手关入大牢。”

  李非然暴躁的想要打人,冷凌的射向态度恶劣的侍卫。

  “你最好赶紧进去禀报!不然我不保证是你先被关入牢房,还是我先见到夜王。”

  侍卫被她自信沉稳的样子,给惊住!难道这人真的认识夜王。

  想了想安全起见,还是进去禀报一声!

  李非然爬起身!扫掉身后的灰尘!神情若素。

  很快墨丞夜匆匆而来,身后跟着那名惊慌的侍卫!

  李非然没有纠缠这些小事!恭敬的冲墨丞夜行了一礼:“非然不请自来!还请王爷勿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