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二十三章:到达现场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47 2019-04-12 09:00:00

  “五两多嘴了?”墨丞夜俊逸的面上,疲惫之色显而易见。

  “不愧是王爷!不过不是五两多嘴!是我套他话!还请王爷不要责罚与他!”李非然说的坦然!毫不隐瞒!

  莹莹笑意,明媚动人!

  墨丞夜心尖恍动!一袭白衣,明媚皓齿!英气细长的墨眉,杏眼流光溢彩!小巧菱形的朱唇!不失男子的英气却又透着女子的明艳!真的是矛盾而又不冲突。

  他微微的失神!满盛京,除了皇上,怕是再难找出与之相媲美的男子了。

  李非然疑惑他的凝视,微皱眉尖,“夜王,可是我哪里不妥?”

  墨丞夜豁然惊醒,掩饰的虚咳一声:“没有!本王在想些事情!你身体可好?”

  “无碍!不如我们进去再说。”

  “好!”月色如水,他不紧不慢的拾阶而上,从容优雅的好似刚刚疲惫不堪的不是他,领着李非然直接进入王府。

  那名侍卫尽量萎缩起身子!惊诧这名公子竟能与传说中最冷血无情的夜王如此熟络的说话!更是庆幸自己没有太过刁难与他!

  李非然不会为难一名侍卫,跟在墨丞夜的身后!在跨入府门的那一刹那!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无数的火把照亮寒气阴森的府院!勘验现场的京兆伊人员,就着火光,到处的寻找线索,走廊抄手具是一目了然,依稀还能辨别出后院院中斑驳草木。

  李非然见此,眉头紧皱,心中冒火,这些人连点常识都没有,如此大规模的到处行走,所有的线索都消弭殆尽。

  墨丞夜微微侧目看向面色不善的李非然,不解的问道:“怎么了?可是身体不适?”

  李非然证了证,瞟了一眼远处走来的身着墨绿色官服的中年男人,低声的说道:“不是,第一次见现场无关人员太多。”

  风乍起,阴寒鬼魅之势,惊了满园杂乱,也让说话的两人低迷的越发缥缈。

  宋毅面色凝重的跨步上前,惊艳的打量气度不凡立于夜王身后的公子,谨慎的出声问道:“夜王,不知这位公子?”

  “非然,这位是京兆伊宋大人,是这个案子的主审官!”墨丞夜很是自然的介绍。

  “宋大人,这位是国手苍何,苍老先生的关门弟子,李非然,本王带他来查验现场。”

  “非然见过宋大人!”李非然面色如常的行了一个礼。

  而宋毅却是大惊,国手苍何,可是在二十年前鼎盛时期,突然消失匿迹了,都在传,他已身亡。

  当年的他名动天下,作为医者,却突然对于尸体有了兴趣,运用所学,得了个阴司判官的称号。

  没有他破不了大案要案,甚至有的时候只需一眼,就能知道凶手的案发经过,让凶手伏法,他就是个传奇!

  宋毅刚才轻视的目光瞬间化为看重,“没想到先生还活着,更没想到本官竟能有幸见到苍老先生的弟子,先生可还好?”

  “师傅很好,谢宋大人挂念!”李非然心中好奇,师傅还挺有名的?

  不过想想也没什么稀奇的,那老头的本事,就连她这个先进文明的科学时代的人都要刮目相看,更何况这些古人。

  宋毅缅怀的感慨了一番!旋即三人都看向阴森死气的院落。

  “李公子,你既是先生的弟子,定是得了真传,对破案,知之甚深!又有夜王亲自带来查看现场,那本官就退居其后,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宋毅这下是彻底的不在发愁,有这二位在,他只要听从调派即可。

  李非然虚心的背手立在墨丞夜身后,这些事情她一个无官职的白丁,是没有资格说同意不同意!

  “整整一日,毫无进展,确实是穷途末路,那你我二人,就随着非然,观看一番,看能否寻得线索!”

  墨丞夜此话是给李非然一个在京城立足的机会,若是今日大展神迹,让宋毅刮目相看,那么日后在盛京,李非然就算是有了一席之地。

  就冲先生的名头,日后也会道路通畅,只可惜他不思为官!不然掌断天下奏狱无人能及!

  “那下官就偷懒一番,二位劳累!”宋毅等的就是这话,不客气的躬身冲着墨丞夜行了一礼。

  对着李非然点头示意,遣派所有官差退出了院子,而他带着随身的师爷跟在两人的身后,不在言语。

  瞬间安静下来的王府,更是诡异,四下静谧无声,除了官差在院外的低语声,便是院中火把的爆裂声,夜风吹起,摇拽不定,隐隐戳戳的透着诡谲。

  李非然刚想要越过墨丞夜的脚步,动作一滞,随即转身,往门房走去,只五步,站立门房处,大敞的房门,房间一览无余。

  简单的摆设,一床一桌四凳,还有一盏挂在墙上的灯笼。

  门房是轮班看守房门的休息之地,床上床下大片的血液,不见尸体,想来是被抬走了,入门时浓重的血腥味,应该就是从这里发出来。

  只稍一眼,不做停留,脸色平静如水,转身往院中行去,下了两级台阶,她昨夜前来心中存了心事,并没有细细的打量王府。

  青石小径直通前厅,两侧繁花似锦,并不见深秋的颓废,她一路走过,并未进入前厅,而是在回廊处在,直接而上。

  墨丞夜冷着面肃然的跟在身后,宋毅也只能将满心的疑问压了下来。

  沿着幽曲的回廊直直的前往后院,在其尽头的左厢停了下来,眉宇冷凝,蓦然的推开这间她杀死王禀的案发现场。

  阴冷的月光随之撒了进去,却被火把的红光冲散,眸底雪色的寒光一闪而过。

  房内亦如她离去之时的样子,伸手接过师爷手中的火把,冷声的说道“我一人进去即可。”

  说着,阔步跨了进去,火把照亮一席之地,并不能燃亮整个房间,死角处阴暗一片。

  她行至房内,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虚瘫的坐在椅子上,鬼知道她隐忍的有多么辛苦,揉捏着酸痛不已的小腿。

  清冷的目光扫视房间,豁然闭上,前日的事情,走马观花的在脑中闪现,对比与眼前的景象,猛然星目凌厉的睁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