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二十五章:两名凶手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107 2019-04-14 09:00:00

  “确实如王爷所说,王大人的死亡原因就是一剑穿心,当场毙命,不过凶手并不一定就是功夫在他之上!”李非然一边查看一边低头回话。

  “奥,李公子可有发现?”宋毅从一开始的惊恐,到现在看的津津有味,他没想到和这样的刑狱高手在一起验尸,真的是波澜折服。

  “发现倒是没有,只是王爷所说的高手一说,也可能是其一,其二,我倒认为是熟人作案。”

  李非然舒展酸涩的腰身,不在勘验,心中疑惑那名凶手既然这样的谨慎,为何还要动王禀的尸体,就算是为了查看王禀是否真正的死亡,只要摸上脉搏即可!他为何多此一举的将人给翻过来?难道是为了在王禀的身上找什么东西?

  “熟人?”宋毅虚虚的上前一步,面上凝重,吃惊的打断了李非然的疑虑!

  “对,因为一个人只有面对自己相熟的人,才会露出后背!”说着,她拖着发麻的身子,缓慢的走出阴暗的停尸房。

  “不错,本王也觉得是熟人作案,因为书房那破碎的茶盏,还有一地的点心,说明王大人是在招待客人,那么这名客人到底是谁?会不会就是凶手呢?”

  墨丞夜微蹙眉头,一语道破,让李非然心里暗生佩服,真的是慧眼如炬。

  踱步迈出房门,无力的双腿,踉跄的往前几步,眼见就要摔个狗啃屎。

  墨丞夜眼疾手快跨出一步,健壮的长臂牢牢的揽住她纤细的腰身,往怀中一带,温热的胸膛,贴在凉涩的脊背,两人俱是一愣。

  李非然迥然的挣脱开来,回身冲着看似平静的墨丞夜施了一礼,“多谢王爷出手,不然非然怕是要破了相!”

  一句玩笑话,瞬间打破此刻的尴尬。

  “没事就好,要不稍作休息?”墨丞夜满脑子都是刚才他冰凉的身体,恼怒自己大意,虽是刚入秋,却是更深露重,在这样冰冷的停尸房,染着风寒的他如何能坚持?

  “无碍!等我说完线索,就回府。”

  “李公子真的有所发现?”宋毅眼神发亮,惊喜的问道。

  “也算是线索,不过以在下来看,你们想要抓到人,很难!”

  “为何?”

  “首先,凶手为两人,杀死王大人的为一人,而杀死府上四十几人的为一人,他们二人是否相识,这个在下就不得而知!”

  李非然双手一摊,耸肩的说道,她说的是真的,要是她知道另外一个凶手是谁,第一个不放过他的一定是自己。

  要将他千刀万剐,不管是想要将她当做替罪羊,还是想要抓住她的把柄,她都不会让他如愿的。

  “两个凶手?”墨丞夜状似无意,神色冷清的问。

  “对,因为王禀的死亡时间在寅时两刻到五刻之间,可以说是杀死王禀的凶手,离开王府之后,杀死府上其余人的凶手才潜入府中,进行屠杀式的杀戮!”

  “还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凶手是两个人的原因,杀死王禀的凶手是用右手,而将王府灭门的凶手,是用左手持剑!”

  她这一句结论,让三人愣在当场,墨丞夜隐涩晦意的眸子,低垂的闪过精芒。

  “你如何看出来,为何仵作没有验出来?”宋毅急急的出声问道,师爷跟在他的身后,也是一脸的惊奇。

  “因为他们的致命伤口,王禀的伤口是在背后直接贯穿,人的心脏,在左侧,所以伤口的角度,是由右稍偏左的刺入!”

  “而府上其他死者,单看伤口就可以看的出来,完美的一击,不会出手两次,伤口的表现特征就是,左大右小,这是惯用左手的方向!”

  “正常人右手劈剑,由右而下,所以是右大左小,因为这些力道原因!因此我敢肯定凶手就是左撇子!对于这一点,宋大人可以在找仵作勘验一番,定会发现不同.”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在三人神色不定,难以捉摸的目光中,她虚瘫的坐在地上,抱紧双臂,狠狠的打了个寒颤,好冷,秋风瑟瑟,透心凉。

  “所以说,你们想要抓住如此武功高强的凶手,怕是不易,我也只能验出这么多了,你们可以循着左手用剑这个线索查下去.”李非然直接甩锅,想要利用她,想得美。

  墨丞夜忧虑的眸中心疼划过,猛然的弯身,不顾他人的吃惊,打横的抱起李非然,穆然的说道:“本王送你回府!”

  李非然惊惧的瞪大杏眼,手脚并用的想要挣脱开来,“不敢劳烦王爷,此案关系重大,王爷已经如此的忙碌,非然哪敢在让王爷操劳。”

  这要是被人看见传了出去,如何是好!

  宋毅在侧,也是欲言又止,好容易得到这个线索,定是要抓紧破案,好交差啊!

  墨丞夜纠结的眉头紧紧皱起,“不在乎这一时!”

  “真的不用!王爷,您还是放我下来,让我自己回去吧!”她明亮的眼睛,透着不自在。

  墨丞夜没有在说话,只是神情间的坚定与不容拒绝。

  让李非然不知如何是好,突然灵光一闪,急急的说道。

  “不如这样吧!我刚才看到院门处有马匹,王爷不如让我骑马回府,从这里到墨王府,骑马的话也就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既不打扰王爷办案,也可免了我费力的走回去,可好?”

  她满眼的希翼,让墨丞夜莫名的叹息一声:“回去让五两给你抓药,你风寒不能在耽搁了,案子你就不要在参与了,你给我们的线索已经够多了。”

  “好好好,都听王爷的!”李非然哪敢不听,着急忙慌的回答,一副虚心聆听的样子,就怕他认真,要送她回去。

  墨丞夜失笑,摇头,稳健的抱着她往前院走去,宋毅与师爷从惊悚中回过神来,这还是那个无情冷血的夜王?

  难道真的如传言所说,夜王已是二十有余,竟然连个通房都没有,会不会真的有龙阳之好?

  在看窝在他怀中的清丽绝艳的李公子,两人似是发现不得了的大事,双双吃惊的对视两眼

  李非然郁闷的闭上眼睛,感受他清淡的龙涎香萦绕鼻尖,昏沉的脑袋,渐渐清明,出奇的放缓全身的僵硬。

  干燥温暖与有力的心跳,似是避风港,将她圈护起来,不受凉意的侵扰,舒适的弯起嘴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