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二十六章:被他抓住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09 2019-04-15 09:00:00

  墨丞夜低垂眼帘,那抹恬静的浅笑,猛然的撞进心尖,手不受控制的紧了起来,眼底的笑意不觉的柔了些。

  渐渐的府院外,低声的交谈声惊醒了,贪图一时暖意的李非然,她惊慌的猛然跳下地,虚虚的后退了两步。

  倒是让墨丞夜眉头微凝,双手还保持着抱人的姿势,诡异又尴尬,复杂纠结的望着她。

  方才那柔软的触感仿佛仍在,心生古怪,男子的身体可以柔韧的不盈一握吗?眸中的疑色渐深,一团乱麻在心头搅着,顿觉有些烦躁。

  “我已经可以自己走了...多谢王爷体谅我伤寒未愈!”李非然暗骂两声白痴,眼神虚晃的不敢对视上那惊人的凝视。

  余光扫到他身后跟随一脸八卦的两人,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这男人抱男人,还是公主抱。

  真的很让人怀疑与猜忌,更何况夜王二十三了,还没有娶妻纳妾,这在三妻四妾的古代,是很不正常的事情。

  若是今日自己让他抱出去,不用明日,她与墨丞夜的‘奸情’定是飞遍大街小巷。

  “来人!”墨丞夜自然的将双手背负在身后,恢复他一贯的淡然从容,冷声的唤道。

  “王爷有何吩咐?”一名看上去是个小头头的侍卫,快速的跑了过来,恭敬的施礼。

  “牵马过来,送李公子回墨王府。”

  “是!”

  侍卫高声的回道,转身紧跑几步,牵过一匹看上去温驯的马,搞得李非然无奈至极,自己只是风寒,不是弱不禁风玉公子,不过也没有多事的开口。

  “让他送你回去!”墨丞夜望着一脸郁色的李非然,脑海中忽然掠过刚才抱着他的触感,不由得心尖有了异样,不动声色的剑目光移开,语气也强硬了许多。

  “不用,王爷可否不要在纠结这些,查案要紧!”李非然毫不迟疑的回绝了,她就是那种不喜欢陌生人跟着,也不喜欢给人找麻烦的人,她就喜欢任何事自己解决。

  墨丞夜见她如此说,便也不在强求,再说他自己也在心思烦乱,不知为何对他如此的在意。

  “那你小心!”

  “好,非然先行回府!”说着冲墨丞夜与宋毅施了一礼,翻身上马,回望一眼,轻夹马肚,马儿悠然的迈开步子,不紧不慢的往城区走去。

  墨丞夜凝重的望着她离去瘦小的背影!心绪翻飞,冷眸划过异色,今夜的所有不对劲,都是因为他的一动一静,这是二十三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他这是怎么了?

  “王爷,接下来我们要如何进展?”宋毅实在是待在这个鬼影森森的院子里,心中发毛,只想早点离开。

  “先查拜访王禀的是何人,然后在搜集所有左手用剑的剑客,或是杀手。”墨丞夜收回目光,将那抹不明所以的感觉,放置一边。

  “是,那下官这就回府衙,发签让人查找,至于左手持剑的凶手,要全凭王爷的人查访了,毕竟下官对这些实在是知之甚少。”

  “好说,那宋大人先行,本王去趟刑部,调阅近几年类似的案件。”

  “辛苦王爷了,那下官告辞!”宋毅拱手一礼,墨丞夜做了个请的手势,两方人分开,全力追查两名凶手。

  李非然晃动着虚软的身体,有马儿自己走着,她也不催促,失神的想着案件。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刚刚拐过街角,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快速的从另外一条街道驶了出来,就在她愣神那一刹那,一双有力的大手,钳制她的肩头,猛然的拽向车内。

  李非然大惊,发不出内力的她,心慌的跌落在铺设精美的软垫上,马车没有停顿,弹指间驶离了街区宽阔的大道。

  她惊惧的抬首,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干净白皂底纯黑色的兽皮短靴,玄色华美的锦衣下雪白的长衫,相互辉映,精壮的腰身,一指宽的同色腰带,金镶玉的带扣正中腰身,挂着祖母绿的精致荷包,绣着吉祥纹。

  顺着往上看去,她猛然收缩瞳孔,半截鬼面獠牙的面具,遮盖住上半脸,只漏出冷冽有型的下巴,还有邪瑟的薄唇,那空洞的眼洞后面,一双冷森狭长的眸子,冰冷的居高临下盯着她,好似在看一件死物!

  李非然忐忑的心,猛然紧缩起来,只需一眼,敌我悬殊,难以制胜,就算是濒临险招也是毫无胜算。

  “你们是何人?为何抓我?”

  男人慵懒的往后靠去,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然而通身迫人的威压,让幽暗的车厢内显得异常的逼仄。

  寂静无声的车厢内,只能听见车外,抓她进来的马夫摔鞭的声音,还有车轴的摩擦声。

  良久,如碎玉击盘清悦冰冷的男音在头顶响起:“你既是苍何的弟子,那么王禀的案子可有发现?”

  李非然冷凝的眉头微皱,他到底是何人?调查她?为何要过问王禀的案子?难道是凶手?可是看着不像?是王禀的幕后之人?

  心思转念,不可能,他们没有那么容易现身,那他到底是哪方人?

  李非然爬伏在他的脚边,觉得屈辱至极,愤然的强撑着坐起身,挑衅的冷冷一笑:

  “藏头露尾,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这样抓我,询问王禀的案子,不得不令人怀疑。还有,我师傅的名讳可不是什么随便的人就能提的!”

  看着她眼中的傲然与狠厉,让男人莫名的熟悉,英气的眉宇下,这双眸若清泉的杏眼,让他一怔然的浮现疑虑。

  清冽魅惑的凤眼阴戾遽然的扑倒,感知迟钝的李非然。

  一只短弩‘叮’来回颤动的扎在车壁上,李非然猛然的睁开眼,就见男人透过面具,幽深带着渗人的寒意,在她的心间留下了一个影子,这个男人?

  在她还在惊叹这双眼睛的时候,男人藏在面具后面的深眸,划过她因为躺倒而漏出白皙优美的脖颈,毫无凸出,深邃的闪过幽光。

  “主子!”马夫贴附在车帘上,担虑的问道。

  “无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