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二十七章:暗暗嘬牙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1903 2019-04-16 06:30:00

  马车周围瞬速的现出六名黑衣人,手持长剑,那半遮面的萧杀之气,牢不可破的围住马车。

  街口对立的八人同样黑衣蒙面,一手持剑,一手短弩,这种短弩都是用在刺杀和短距离的战斗上,速度和力量都很完美。

  李非然趴在男人身下心烦意乱,既然抓了她,为何还要救她?

  ‘叮’又一声利刃钉在马车上的声音,扰了她想要深想,外面纷乱的声响,彰显了一场恶战正在上演。

  男人嘲讽的抬起头:“苍何的弟子不过尔尔!连功夫都不会!”

  不给李非然任何说话的机会,飞身出了车厢。

  徒留下目瞪口呆的李非然,歪着脑袋愤恨的盯着晃动的车帘,咬牙切齿不雅的翻了个白眼。

  她坐起身,听着外面叮叮当当的兵器击打的声音,眼下她内力全无,在这样高手过招之下,想要侥幸逃脱,根本不可能!

  就在这时,外面的马突然嘶鸣的高抬前腿,像是受了惊吓的不管不顾的往前冲,李非然被猛然的力道带动,往车厢后面翻滚了两圈!

  马车跑的疯狂,颠簸的车身毫无支撑点,李非然连试了两次想要稳住身体,可惜都是徒劳,最终中只能用双手死死的攀住窗棂,抖动的窗帘,一闪而过的是男人紧绷的下颚。

  男人一脚踢翻身前刺客,快步窜起,越身而去!李非然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全部移了位,头晕眼花!扣在窗户上的指尖,因为用力而泛白,额头也让颠簸的车厢碰的淤青。

  无人驾驶的马匹,没头没脑的避开障碍物,一路撒野的狂奔!

  车子不知被拉到了何处,反正是进入一片林子中,马缰承受不了马的力道整个脱缰,掉落下来,马儿没了束缚跑的更快,一转眼消失夜幕中。

  马车的车辕猛然的坠落,惯性的在地上划出深深的两道痕,李非然被前倾的马车甩到了前面,她并没有惊慌,而是从容奋力的紧紧的抓住窗棂,以至于不让自己滚出去被车子碾压,不死也重伤。

  车子一股脑的滑了很远才慢慢停下来,她感受到胳膊上的肌肉,因为用力过度而叫嚣着,脱力的无法松开。

  暗暗松了口气,松开酸痛的十指,无力的趴在车板上。就在她以为安全的时候,一声炸响,车厢竟然四分五裂,碎裂的木片划伤她裸露的皮肤。

  脸上两道细小血痕,手上更是五六道,她受到冲击往一侧扑去!重重的摔倒地上,蜷缩着身体,想要减轻身上撞击带来的痛楚!

  一道寒光紧接而至,毫无还手之力的李非然,颓丧的心知无望,脑海中豁然闪现的竟然是那颗鲜红的泪痣!

  火光电石间猛然的失重,让她惊呼出声,只见面具男人动作飒然的甩着手中碎裂开来的车帘,裹住自己的腰身,直直的往他的方向飞去!

  昏暗的夜色下,她清晰的看清他眼中复杂的神色,心尖骤然一颤。

  整个人扑入他的怀中,紧绷的下巴,刚毅的射出手中的剑,只听‘啊’的一声。

  李非然闻声转头,刺客捂住受了重伤的大腿,跌落在地!

  男人动作轻柔的放下李非然,低头瞥了一眼浑身是伤的人,那狼狈的模样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双眸!心头大怒,周身冷冽的气压紧紧的锁住受伤的刺客!

  像是死神的来临,矜贵的迈出那压迫性的一步,不顾那刺客是否是一副决然的样子。狠厉的抽出刺客腿上的剑,一个冰冷的眼神,卸下刺客的下颚,速度极快的挑断他的手经脚经!

  不能合嘴的刺客在喉咙里压抑的嘶吼,发出令人恐怖的‘喝喝’声,血染红了他的一方天地,就连黑色的紧身衣,也越发的显得浓墨!

  痛苦的扭动身体!怨毒的眸子扫在男人的脸上,像是要将他的样子刻在心中,等到了地狱也要寻得机会报仇!

  男人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的睨看着挣扎扭曲的刺客,洒然的挥起长剑,动作娴熟的一剑划在刺客大腿的动脉上,血喷涌而出。

  “等一下!”李非然眼看着他的动作,可是还是慢了一拍。

  男人阴冷的霍然转身,看不清神情,但是语气中的寒意,硬生生的让李非然打了个冷战,“怎么?你还想留他一命再来杀你?”

  李非然浑身酸痛的厉害,恼火的暗自嘬牙,实在是无力与他争辩,瞪视他一眼,不在言语。

  若不是他劫持自己,让自己遭受了这无妄之灾,她何须这样死里逃生。要不是看在他救了自己的份上,不跟他计较,这口气她是如何都咽不下的。

  眼睁睁的看着刺客越来越弱的气息,涣散的瞳孔,她知道没救了。

  内伤未愈,又添新伤,早就坚持不住的李非然,憋闷的胸口,一口腥甜,冲嘴角溢出,虚软的往后仰去。

  男人惊慌的飞身揽住她的腰身,邪魅的凤眼,阴森森的透着杀气,就在李非然虚幻的将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只听耳畔传来,不容置疑霸道的声音:“记住,我叫苏流云!”

  京郊四合院的密室内。

  劲装黑衣蒙面的侍卫,跪伏与地,不敢出声。

  首位上华服锦衣,面如冠玉的英气男人,面色铁青,鹰隼的戾眸微微眯起,“你可知你露了破绽?”

  “属下罪该万死!”侍卫爬伏着纹丝不敢动。

  男人阴扈的冷哼一声:“后续的事情让龙葵接手。”

  “属下之罪!”

  “可有看清楚劫走李非然的是何人?”男人深深的叹出一口气,摩挲拇指的扳指,冷声的问道。

  “我们的人截杀之后,根本不是对手,他们的主子是个蒙面的公子,武功高强,不在您之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