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二十八章:被误小官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25 2019-04-17 09:00:00

  男人听罢,站起身,来回的渡了两圈,“看路数可熟悉?”

  “第一次所见!”

  “让龙葵给我查,这盛京何时出现如此人物!”

  “是!”

  男人阴郁的背手而立,沉声的说道:“盛京的这潭水,看来是越来越浑了,不如让整个大靖都翻天覆地,在给李非然一个重击,让她加快找到李承恩,你去办两件事....”

  男人低声的在他的身侧,轻声的吩咐道:“这次一定要万无一失。”

  “是!”恭敬的行了一礼,肃然起身,沉稳的闪身出了密室。

  男人深邃的眸子冷漠中带着神秘,冰冷的睨视密室黑暗的一角,久久失神。

  夕阳西下,红晕的晚霞漫过半边天,给繁华鼎盛的盛京带来了金黄色的流光溢彩。

  李非然通身舒畅的蜷在锦被之下,足魇的弯起嘴角,好半天,猛然的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波光潋滟的星眸,紧紧皱起的眉间,吃惊呆愣的打量着房间,青纱帐的拔步床,淡绿色绣着芍药的锦被,熟悉的房间陈设,这是墨王府的客房啊!

  耳边突然响起不容忽视的冷声:“记住,我叫苏流云”

  李非然烦躁的抓乱自己的头发,愤愤的说道:“谁要记住你的名字,该死的臭男人!”

  后知后觉的发现身上的伤好像好了,不会吧?上下其手的打量自己,震惊的掀开被子,跳下床,真的是好了?

  怎么可能?她晕过去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身上除了皮外伤,真的是恢复如初了?

  她惊讶的咬紧唇瓣,苏流云到底是什么人?他竟然认识师傅!还有为何关注王禀的案子?为何要替她疗伤?最主要的是他那双看似少了什么的眼睛!那般熟悉!

  截杀他们的是什么人?难道是凶手?是为了杀她?还是杀苏流云?

  脑子里太多的问题,不胜其烦的来回穿插,让她暴躁的将自己摔在床上,孩子似的胡乱的踢腾两下。

  房门外,五两轻声的唤了一声:“李公子可醒了?”

  李非然须臾的坐起身,理了理头发,清了清嗓子:“醒了,进来吧!”

  五两带着浅笑恭敬的进来,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李公子,王妃请您过去!”

  “王妃?”李非然疑惑的问,就从她进了墨王府,就没见过任何人,也不知道墨王府家庭成员,只知道墨丞夜没有成亲,没有拜访长辈好像有点失礼了。

  五两所说的王妃,应该是他的母妃,墨王妃,她是听说墨丞夜早早的承袭了王爷的封号,封为夜王,至于其他的她还没来得及搞清楚!

  “是,王妃刚从静安寺回来,听说公子是王爷请来的贵客,所以想要见上一面!”

  五两的面上有丝不自然,心细的李非然很容易的捕捉到,心中诧异,但也没有多问,豪门大户,总是有些规矩。

  “稍等,我洗漱一番。”

  “那五两就在房外等候”五两说着退了出去。

  李非然简单的洗漱一番,穿戴整齐,淡雅脱俗,星眸微转,透着凛冽桀骜的神色,玲珑小巧的鼻翼下丰满的唇瓣噙着不驯的凉意。

  惊得五两心中发慌,想着刚刚王妃眉宇间的郁色,言语间的不喜,若是两位对上,真的很难想象后果是不是他能承担的!

  心里暗暗发苦,王爷不是小的不护着李公子,而是面对王妃,小的也无能为力啊!

  李非然随着忐忑的五两,穿过曲折的回廊,行走在绿意恹恹的花园,过了月洞门,上了后花园,再过了十字亭,终于在四进的院子前,停了下来!

  五两闪身,让出,青石铺砌的宽整的院子,院内不同于王府的秋意萧瑟,整个院落,繁花似锦,大簇的芍药竟然在这个时节开盛到巅峰,美若仙池。

  而在这些芍药花簇之中,一红衣女子恬静淡然的手持金剪,优雅从容的修剪着面前开得正旺的芍药。

  似是听到了动静,缓缓的转过头来,一张略带着贵气的美丽容颜略施薄粉,淡扫蛾眉,火红的金丝芍药缠枝的衣衫,在配上金凤展翅衔珠的步摇,整个人显得华贵逼人!

  李非然心中咯噔,眼前这位绝不会是墨丞夜的母亲!因为她太过年轻,看上去不到三十,如何能做二十三岁的墨丞夜的母妃?

  “启禀王妃,这位就是李非然,李公子!”五两带着李非然跨步进了院子,弓着身子,卑恭的说道。

  墨王妃神情淡淡,并没有出声,而是肆无忌惮的打量了李非然一眼,倨傲的嘴角含着一丝讥讽,施施然的转过头,继续给芍药修剪枝丫。

  李非然垂眸,微微施了一礼,“非然见过王妃。”

  毕竟是在墨王府,见了主人,总是要给点面子,李非然暗暗给自己寻了个理由,不然真的很想发火。

  然,墨王妃还是没有出声,久到李非然以为她是不是哑巴的时候,如黄鹂莺歌的悦耳女声,空灵的传来。

  “确实有几分资本!虽说是丞夜请来的客人,但是真实的身份,本妃也不想了解,但是我还是提醒你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痴心妄想的攀附丞夜!他可不是你能肖想的!”

  言语中的鄙视,让李非然差点气笑,摸不着头脑的,奇怪的望向面色惶然的五两。

  五两担忧的冲着她急急的摇头,李非然看在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了下来。

  然而墨王妃却没有想要打住,“本妃不希望在外面在听到,丞夜带回一个小官回府,而坐实断袖传言!”

  说着,骤然的带着怒意的放下手中的金剪,清丽绝艳的面上,怒容不悦,犀利的射向完全茫然的李非然。

  五两惶恐的低下脑袋,不敢对上李非然惊疑的目光。

  她震惊的嗤笑一声,很是愤怒的冷冷一笑。

  “墨王妃,我不知你在何处听到如此荒谬的言论,在我认为,夜王如此出类拔萃的皇族贵胄,他的家人定是睿智贤明!可惜今日见了您,让我失望了!王府最尊贵的女主人,竟然听信市井传言,这与街井市巷的妇人有何区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