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二十九章:揍人出府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65 2019-04-18 09:00:00

  她嘲弄的眸子,毫无畏惧的迎上那暴怒的戾眸。

  墨王妃勃然大怒,厉声的斥责:“放肆!你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庶民,竟然如此张狂的奚落本妃!谁给你的胆子?”

  “若是王妃觉得用身份可以压住我李非然,那么让你失望了!我李非然最看不上的就是你们这些仗势欺人,只觉得高高在上的目空一切的样子!”

  李非然算是彻底的爆发了,她本来就不是墨丞夜的什么人,为何要憋屈的受这种窝囊气,她李非然的自尊,永远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挣来的!

  五两脸色苍白的慌忙跪地,重重的在地上磕起头来,“王妃息怒,王妃息怒,李公子不是有意冲撞您...”

  “混账东西,这里哪有你这个狗奴才说话份,来人,给本妃狠狠的打!”面色盛怒的墨王妃,让精致的妆容都显得格外的厉色。

  从院外窜出几个孔武有力的下人,恶狠狠的扑向五两。

  李非然怒火中烧,爆然的一脚揣在最前面的下人身上,飞出去老远跌落在地,痛苦的蜷缩一团,剩下几人面面相赫,不敢妄动。

  墨王妃惊怒的眦眼欲裂,凶恶的喊道:“给我拿下!”

  院外快速的又奔进十几个手持棍棒的家丁,凶神恶煞的将李非然与五两围了起来。

  李非然傲然矗立,面色冷静,“墨王妃这是要撕破脸了?我自认为与王妃没有冲突,只是王妃听信谗言,无端的指责与我,为了自己的清白,不得已出口恶言相向!所以我在这里想要提醒王妃,若是这些人冲了上来,那结果会如何,我就不敢保证了!”

  “后果就是本妃将你打残,扔出府去!”墨王妃挑着柳眉,讥讽的翘起嘴角,目光中的鄙夷一览无余。

  “看来王妃是一点都不在意,我是王爷请来的客人?这墨王府的待客之道真的让我大开眼见!你就不怕夜王回来,不好交代吗?”李非然猛然怒目爆喝。

  “本王妃进府十几年,不知处理了多少丞夜的私事,你?嗤,一个小官而已!”

  “王妃怎知我是小官,若我说不是呢?”

  按照李非然的性子,哪里会这样问清楚,直接开打就是,可是这是墨丞夜的府上,对于他救了自己性命的墨丞夜,不能不管不顾跟他的家人对上,免得两人不好相处!

  “本妃怎么知道的?”她豁然的上前,眼睛瞪大,愤恨的斥责。

  “本妃在静安寺就听说,丞夜带回个面相俊美的小公子,本妃也没太放到心上,可是就在昨天晚上,夜王断袖的传闻风一样的传遍了盛京,说他如何蜜意的抱着你在王禀的府上查案!就连今日早朝,皇上都亲自过问你是何人?你说难道这些都是子虚乌有吗?”

  说着,她激动的抬起手臂,狠声的指责,就连头上的金步摇都随着颤动。

  李非然冷凝眉尖,暗骂一声‘草’这是哪个缺德的,嘴上没把门,竟然传出这样的瞎话。

  不过她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既然产生了这样的误会,她一个外人总是居住在墨王府也不合适。

  “看来王妃已经认定了我是小官,那么我也就不费口舌的解释,墨王府如此不容人!就此告辞!”

  说着一把扯起跪在地上惊慌失措的五两!接着冲脸色铁青的墨王妃冷声道。

  “虽说五两是王府的下人!但是在我初进府时,是有夜王安排他在我身边伺候!所以人我会带走!亲自交个夜王!”

  若是将这个小子独自留在王府,还不知结果会如何?看现在墨王妃的盛怒,怕是要连累到他,杖杀了都不为过。

  五两怔住了!他是个小乞丐,是夜王在他快要咽气的时候,带回了王府,这一呆就是八年,从来都是伏低做小的看主子的眼色行事。

  今日王妃心里阴霾,必会牵连到他,本来他都做好了受罚的准备,没想到李公子竟然能想到带他出去,亲自交给夜王!

  “嗤,你当王府是什么地方,是你想来就来,先走就走的地方?更何况还要带走府上的下人,你真的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墨王妃艳丽的红唇,讥讽的嘲骂道。

  李非然看似平静的脸上,豁然的冷若冰霜,墨黑的眸子化出杀意。

  纤瘦的十指紧紧的攥紧,青筋暴起,眼中厉色闪过,猛然的暴起,腾飞起身,一个重拳,击在离墨王妃最近的一个家丁的面门上。

  血花飚出,痛嚎出声,倒地不起,骤然回身,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横扫一片,一时间花园中哀嚎痛哭,凌乱不堪。

  墨王妃惊恐的捂着胸口,直直的盯着冷然的李非然。

  李非然轻轻的掸去身上的褶皱,冷声的问道:“这样可以出府了吗?”

  “你..你..”墨王妃花容失色的支吾不出话语来。

  李非然搀扶同样惊到的五两,从容的转身,大刀阔斧的迈着步子,自信的出了院子。

  墨王妃闪烁着眼神,大口的呼吸,跌坐在身侧的圈椅上,一手支这额头,舒缓脸色。

  然而院中紧闭的寝室门,缓缓的打开,一张阴郁的中年男人的脸,微眯着犀利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李非然离去的方向,在没有那日初见的温润。

  墨王妃听到动静,委屈的瞪了他一眼,娇慎道:“王爷总是让妾身做恶人,今日差点就没命了。”

  墨王爷听罢,难堪的脸色瞬间转变,宠溺的跨出房门,紧走两步,来到墨王妃端坐的椅子旁,拉起她无骨白皙的右手,轻轻的拍了拍。

  “本王知道让你受委屈了,这可是关系到我墨王府的存亡,所以爱妃就多多体谅!”

  “要不是王爷,妾身才懒得多管这些闲事!不过,这李非然到底是何人?让王爷如此忌惮?”墨王妃嘟着樱桃小口轻声的问道。

  墨王爷并没有因为她的多嘴而谴责,如常的面上划过冷意,只是温声的说:“本王倒不是忌惮,而是他的身份...”

  说着高深莫测的闭上了嘴,不在接着说了,转了话题:“听说林香阁刚刚新进的波斯香水,只有十套,欣阳不如去看看,若是喜欢,就买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