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三十章:拒绝收留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09 2019-04-19 06:30:00

  墨王妃陆欣阳了然的不在追问李非然的话题,她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隋然的灿然一笑,“那妾身就谢过王爷了!”

  起身盈盈一拜,甜笑的望着虽已到中年,却魅力四射华润出尘的男人,豁然挑眉,“若是丞夜回来责问,妾身可是要推到王爷的身上!”

  “你呀!”墨王爷宠溺的轻点她的额头,将人揽入怀中,只是笑意盈盈的脸上,卓见的冷了下来。

  天色全黑,墨青色的上空,漫天的繁星,盛京最热闹的街区,宽阔无比的街道上,能容四辆马车同时通过。

  道路的两旁,五颜六色的灯笼高高挂起,各色的生意场所,灯火通明的招揽着客人,就连道路两旁,一些糊口度日的小买卖也是靠在大店面的灯光下,吆喝着。

  整个街道上热闹非凡,盛京的宵禁时间是亥时四刻。

  所以人影攒动,孩子欢乐的笑声传出老远,五两驱步跟随着脸色不善的李非然,不敢出声。

  李非然长出一口憋在心里的恶气,猛然的站定,差点惊得五两撞到她的身上,不明所以的瞧着她。

  李非然左右四下张望,心中暗想,幸好长了个心眼,将赏银给要来了,不然这大晚上的,怕是要露宿街头。

  五两磨蹭两步,来到她的面前,犹豫的开口:“李公子,不如我们去找王爷吧?说不定,王爷出面,我们还能回王府。”

  李非然定定的看着他,无奈的说:“五两,今日我与墨王妃已经交恶,定是不会回墨王府的,但是你不要担心,等见到夜王,我会解释清楚的!”

  “只是我希望我在王府发生的事情,不要传到夜王的耳朵,毕竟那是他的家人,你只要什么都不说就行,若是他问你,你就说是我在王府里住的不习惯,所以才会搬离王府的.”

  五两没想到她会这样说,一时的愣住了,她不是应该找到王爷告状吗?她不是王爷亲自请来的客人吗?为何她要这样隐瞒王妃对她的恶意?他傻傻的挠挠头,一脸的不解.

  李非然无力的翘起嘴角,拍拍他的脑袋。

  这样挺好的,她本来就只是欠了墨丞夜一人的恩情,没必要背负太多的东西。

  “走吧,看来以后只能住客栈了!”本来李非然打算租个院子居住的,但是眼下事情扑朔迷离,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她就得回去找师傅,问清楚当年的事情,还有李承恩,他老人家到底知不知道?

  打定主意,迈步进入最近一家,看上去规格中等的客栈,小二殷勤的上前招呼。

  “两位是打尖还是住店?”

  “两间上房,顺便弄些饭食,这是定金,最后结账!”说着十两的银锭子抛到小二的怀中。

  店小二欣喜的连忙前头带路,往二楼的木质楼梯走去,李非然淡定的往上去,五两也只能跟随,做足了一副下人的模样。

  “二位,这两间正好靠在一起,您待会是在楼下吃,而是端到客房?”

  “端到客房吧。”

  “好嘞,您稍等!”小二麻溜的下了楼。

  五两手足无措的立在一边。

  李非然浅笑:“别紧张,也就住一晚,明日我会写封信给夜王,你寻到他,他会安排你回府的。”

  谁知,五两却猛然的跪了下来,幸好楼道里没人,不然还不知怎样看她呢。

  她吃惊的问道:“你这是为何?”

  五两咬了咬嘴角,似是下定了决心,果断的抬头,“李公子,您跟王爷要了小的吧!”

  他眼中的坚定,让李非然知道他是认真的,随即一把拉起他,快速的进到屋内,她可没有被人跪下的习惯。

  “你为何要这样决定?”

  五两不听劝的又跪了下来,李非然也无法,只能居高临下的盯着他。

  “其实,小的想了一路,小的也不是忘恩负义,只是待在王府,也只是个打杂的活计,王爷经常不在府上,小的想要报恩,都找不到机会,而公子你是王爷的客人,却被这样对待,让小人对王府也...”

  “不过,小人想到了,就是好好的服侍公子,就是帮到王爷了,至于王府,不回也罢,反正小人也没有签卖身契,还有就算,王爷出面,让小人回去,只要王爷不在府上,小人怕是少不了那些人的刁难,小命保不保还不一定呢?”

  旋即看着李非然微眯的双眼,他恍然,连连的摆手。

  “不是..小人不是贪生怕死的意思,就是小人觉得对王爷的救命之恩还没有报呢,就那样死了,实在是不甘!公子又是心善之人,所以还望公子能收留小人,小人一定会死心塌地的服侍您的!”

  “你觉得我会留下一个心里装了另一个主子的下人吗?不过你很忠诚,没有说好听的欺瞒我,只是你的命是王爷所救,你还是呆在他的身边会更好!”

  李非然弯腰,扯着他的胳膊给扶了起来,真诚的说道。

  五两失望的哑口无言,是呀!所有的下人都有一条规矩,就是对主子的忠心,而自己心里装着王爷的恩情,却恳求李公子收留,不管是谁都不会答应的吧!确实昏了头了!

  “是小人莽撞了,还望李公子不要计较!”他恭敬的施了一礼。

  “无碍!”说到底还是自己牵累了他,心中不忍:“放心,我定会和王爷说清楚的,尽量不让你回府上,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府上的人刁难你。”

  五两听了并没有显出很高兴的样子,只是失望的点点头,恭敬的退了出去。

  李非然垂着脑袋,挫败的努着嘴,思绪万千,却不知明日要如何。

  王禀的案子,她已经彻底的放弃了希望,如此缜密的刺杀,一点线索都没有,至于左手用剑,李非然可不指望能找到如此功夫了得杀手。

  不过她倒有直觉,用不了多久,定会遇上这名刺客!

  就在她烦恼的时候,大靖的皇宫内,幽暗的巨大寝殿内,只有龙榻一侧的烛火摇曳的摆动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