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三十一章:实力堵话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116 2019-04-20 06:30:00

  米白色的巨幅纱帐,隐隐戳戳的遮住里面的光景,侧卧的人影,透过烛光映在纱帐之上,慵懒的支着额角。

  “主子,没有查到任何信息,那些人似是凭空出现,全部是死士!”阴暗处冷酷的声音,凉凉的传来,并没有看见人。

  “让鬼魅过来!”惑人的醇音,在纱帐后传来。

  “是。属下今日接到,鬼部传来的密报,苍狼将会亲自前来大靖送上降表,谢白的奏章五日后到达。”

  龙榻上的人,并没有出声,静默的空间,死寂一片。

  许久,凉涩润玉的嗓音轻缓的响起,“苍狼可是辽人大汗中,难得一见的凶悍,他会亲自来大靖,其目的耐人寻味!让刺部全程监视。”

  “是!”

  清晨和煦的日光还没有彻底的浮出,盛京的美况,弥漫在氤氲的雾气之下,显得虚无缥缈起来,小桥流水,烟雨朦胧间,秋色恹恹,青石白墙小瓦泼墨好一幅景色。

  气势辉煌的金銮殿透着威严,俯瞰天下,象征权利的金漆龙椅之上,黄袍加身,藐视之威,力压群雄。

  皇甫轩冷峻的凤眼之下,朱砂痣越发的耀眼,神情中的坚定,似是一柄出锋的利剑,带着寒意横扫跪了一地的朝臣。

  一番激烈争论之后,他霸道的说道:“朕,心意已决,这超一品的钦差大臣从今日起,持朕的御龙剑,可有先斩后奏之便!替朕稽查朕的大靖江山!刑名查狱,督促百官,凡是作奸犯科,受贿贪污,一经查办,决不轻饶!若是再有异议,除官。”

  跪拜的朝臣,心神胆寒,具是颓唐的不敢在发出任何反对的声音。

  这无人认识的钦差大臣,就像悬在各个官员脑袋上的一把利剑,稍有不慎,就是人头不保,人人自危!

  “可还有本启奏?”

  武亲王武祖,踌躇一息,缓步出列,朗声的说道。

  “启禀皇上,大靖与辽人之战,大捷!皇上登基以来勤恳朝政,大靖一片蒸蒸日上,百姓安居,他们所期盼的就是大靖的国本安稳,皇上康健,为我大靖守住这百年的繁荣!只是臣近日多有听到百姓的呼声,望皇上为了大靖的传承,娶后!”

  说着,武祖恭敬的跪拜下来。

  身侧的墨王爷也渡步而出,稽首叩拜:“臣也恳请皇上,娶后,诞下子嗣,固我朝纲!”

  司徒侯爷也顺势的出列,“皇上,您以弱冠,身边却无一人陪伴,实则让朝臣与百姓担忧,臣,也恳请皇上为了大靖的将来,娶后!”

  接着,所有的朝臣全部叩首,恳请皇甫轩娶后。

  皇甫轩,毫无表情的面容之上,冷意寒霜,慵懒的往龙椅后背靠去,右手支着下巴,垫在龙椅之上,静默居高临下的睨看跪伏脚下的众朝臣。

  就连墨丞夜今日也跪拜其中,只是显得冷静异常,未有出声。

  “嗤!”

  就在众人摸不透皇甫轩到底有何决断之时,一声讥笑,有上而发,引得众人有种压抑的胆颤。

  “既然是我大靖百姓的祈愿,那朕定不会让朕的百姓失望,这娶后,定在五日之后!”凉森带着嘲弄的说道。

  众人都做好了长久劝解的打算,猛的听到皇甫轩竟然同意的娶后,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还是墨王爷反应够快,跪直了身体,沉稳的说道:“皇上娶后,乃是大靖洪福之事,怎可如此的仓皇,在五日之内完成?皇上,您不可意气用事啊!”

  众人一听,是啊!这皇上娶后,就是选后的程序都要走上一两个月,皇上,皇后大婚的喜服,就是要用上半年都不为过,还有那些繁琐的成婚仪式,如何能在五日完成。

  “皇上,您怎可随意的定下如此国民期盼的日子?”一国太傅,季修,季老先生是皇上的蒙师,本不该上朝,只是今日也是为了皇上选后的事情,而立于朝堂。

  皇甫轩听之,坐正身体,再也不见刚才的随意,只是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丝毫的变化。

  “先生教导的是!只是朕刚登基不久,对朝政还不够熟悉!这科举即将如期,辽人大汗,苍狼也在不日将要抵达盛京,亲自送上降表!如此两件大事,对我大靖实乃重要!”

  “官员的选举,关系到大靖江山的昌盛与对百姓的责任!苍狼的到来,关系到我大靖的脸面与威慑!先生,朕如何还有时间为自己的婚事而费心?只是朕在听到各位朝臣,禀明了是朕的子民所期望的,那朕只能如此仓促的完婚!”

  字字句句间,让人寻不到一处可以反驳的漏洞,用他们的因堵了自己的果!

  季修却不以为然,“皇上此话差已!堂堂大靖天下,朝堂之上,能人居多,这科举,这辽人大汗,这国婚,如何能让皇上一人所虑?那这大靖朝的文武百官,要之何用?”

  季修慷慨激昂犀利的话语,让文武百官,心尖动颤,瞬间又跪了一地,急声的呼道:“臣有罪!”

  具是心中气恼不已,这个季修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这是要作死他们啊!

  皇甫轩一副学子聆听先生训导的模样,让众人,一度的有种那个温润贤明的八皇子又回来了,只是这个错觉并没有持续太久。

  皇甫轩端坐,冷然的发出威压,“若是大靖的文武百官能做的了朕的决定,那要朕有何用?”

  此话一出,季修本还正常的脸色,瞬间的退去血色,苍白怔然,这已经不是他的学生八皇子了,而是一国之君,如何能置疑他的朝纲?是自己越举了!

  诚惶诚恐的跪伏下来,“臣,罪该万死”

  “先生不必如此!你也是为了朕,为了大靖的基业!朕,心知!”皇甫轩淡然的说道“来人,好生的护送先生回府。”

  “是!”魏广甩了拂尘,恭敬的一招手,很快两名得体的小太监,急走几步,扶起委顿的季修,对着皇甫轩,跪拜之后,仓惶的退下朝堂,在没了刚才的那股气势!

  文武百官无一人敢在发声,他们心知,皇上虽是态度和蔼,但是这季修一门,怕是要门庭冷落了!

  “既然五日之内不能完成婚期,那娶后之事,没有朕的授意,不得再提。”

  冰冷的留下此话,矜贵的站起身,施施然的离开了朝堂,徒留一殿瞠目结舌的百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