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三十二章:出手相救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19 2019-04-21 06:30:00

  墨丞夜浓墨的眸子流光划过,缓缓的站起身,不在看众人,独自迈步而出。

  墨王爷,若有所思的盯着墨丞夜离开的方向,随着身侧讨好的官员,应付的往宫外走去。

  李非然早早的起床,在楼下掌柜的借了纸笔,给墨丞夜写了一封书信,吩咐小二等下五两起床之后给他,让他直接去找墨丞夜。

  小二连连点头答应。

  她迎着清新的晨阳,观览着走在古色古香的街道上,早点铺也都开始了一天的营业,热气腾腾香气,惹得李非然饥肠辘辘,苦涩的一笑,决定来碗混沌。

  找了家看上去干净的小铺子,是老两口子,见着气度不俗的李非然,很是热情,请着她坐到一张八仙桌上。

  先是倒了杯茶,也不是什么好茶,上面飘着几根茶叶梗子,她也不嫌弃,慢慢的饮着。

  虽说是小铺子,来往吃混沌的还挺多,还有拿着食盒的打包带走的。

  李非然恬静的坐在那里观看,心情平静,很是淡然,这种美好的生活,让她羡慕不已。

  心中感叹,两世为人,都没有亲情缘,自己就像个天煞孤星一般,忙忙碌碌的寻找真相,从来没有好好的品味生活,若是有机会,定是要游遍大江山河,品遍美味佳肴!潇洒自由的活着。

  就在她神游之际,突然一阵哭喊之声,惊醒了她,原来是对面一家粥铺,引起的骚动。

  断断续续的有女人的哭声:“宝儿,宝儿,我的宝儿啊..”

  “怎么回事?老婆子,你快过去看看,王五的铺子咋了?”混沌铺的老汉,催促着自己的老婆子赶紧过去看看。

  这些常年营生的铺子,都是相互照应的,都处出了感情,一家有事,都想要帮上忙。

  “唉唉,我这就去!”说着就迈着小步子,着急忙慌的往对面跑。

  李非然端坐,并没有产生好奇想要去一观。

  很快,老婆婆惊慌的跑回来,急急的说道:“老头子,快去请郎中,是宝儿吞了他家煮粥用的大枣,给噎住了,哎呦喂,那可怜的孩子,脸都青了,哎呦..”

  老婆婆心疼的眼泪都下来了。

  李非然一听,脸色都青了,怕是等不到郎中了,猝然的站起身,疾跑两步,奔入看热闹的人圈,两手一挥,人圈让出道来。

  果然女子撕心裂肺的抱着一个脸色铁青,四五岁的男孩,跌坐在地上,焦急的哭求着众人帮忙喊郎中。

  人群痛惜的连连摇头,这种情况,郎中来了怕是也没命。

  李非然上前,观其孩子的神色,不太好。从妇人的怀中,将孩子给揽了过来,众人大惊,就连妇人也是惊呆的不知该做何反应。

  孩子已经没有了意识,用手抠喉,催吐已然不可能。

  将孩子背对着自己,上身略向前倾,双臂将孩子拦腰抱住,右手握拳,左手按压在右手上,两个拇指顶住孩子的胃部,猛然而又迅速的向上向内,呈爆发性的冲击力,每次维持一秒。

  整个粥铺内,鸦雀无声,他们都不懂这个突然闯进来的俊逸公子在做什么?

  孩子母亲此刻也反应了过来,惊慌的想要上前抢夺:“你..你干什么?快放开我的孩子!”

  这种救人的方法前所未见,也不怪他们乱想,以为李非然在伤害孩子。

  “若是想要他活命,就将孩子的头稍稍的给我抬起来!”李非然在一次猛力的冲击后,冷森的说道,并没有看妇人,而是再一次的爆发冲击力。

  孩子低垂着头,很是不便,妇人眼见着她的认真,慌张的托住孩子的头,按照李非然的指示,将孩子摆好位置。

  已经连续十次了,情况很不乐观,最后一次,李非然稍稍的加了点力道,不敢用内力,怕伤到孩子的内脏。

  豁然的往上一顶‘噗’一颗拇指大小的红枣,吐出老远。

  围观的群众都惊呆了,这孩子脸色都变了,一看就救不活了,没想到这位天仙般的公子,竟然能将这颗枣子给弄出来。

  而然让他们震惊的还在后面。

  李非然快速的放平孩子,捏上脉搏的同时,俯身将耳朵贴在他的鼻翼上,在看瞳孔开始放大,孩子已经休克。

  将孩子的头摆正,往后仰起,使他可以呼吸顺畅,两手手掌朝上一手扣起放于孩子的胸口处,来回按压30次。

  在一干人惊呼中,捏住孩子的鼻子,嘴对嘴的往口中吹气,孩子的母亲惊呆的瞪大眼睛,只是在触及那颗害了儿子性命的红枣时,她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位素未相识的公子身上。

  众人摇头失望,虽说是个孩子,可是这种嘴对嘴的救人,他们从未耳闻,鄙夷她这样做法。

  直到十几个周天,孩子蓦然的很小声的咳嗽了一声,所有人都惊叫了起来,而就在这时。

  一个年轻的汉子,满脸的汗水,和湿润的眼圈,拖着一位看上去年龄较大的郎中,气喘吁吁的扒开人群,挤了进来。

  此时的孩子,已经开始呼吸,并微弱的哭着,妇人潸然泪下,激动的紧紧搂着孩子。

  李非然隐晦的甩了甩发酸的双臂,轻声的说道“孩子的嗓子可能会有损伤,找大夫开几服药,过几天就好。”

  妇人反应过来,陡然的泪眼模糊的跪倒李非然的面前,狠狠的对着她磕起头来:“恩人,你是小妇人一家的救命恩人啊!”

  李非然惊惧的连忙拉起她,“举手之劳,怎可当得起如此大礼!”

  那年轻的汉子听了,也不管事情怎样,在看到孩子好好的,媳妇又对着这个俊郎无俦的公子,磕头谢恩,他也猛然的双膝跪地,发出砰的一声。

  让李非然下了一跳,头疼的想要扶额。

  “这位公子,小人不知发生何事,但见媳妇,说您是我们一家的恩人,定是公子出手相救,小人王五,在这里给您磕头了!”

  说着,重重的磕了好几个头,在抬头,额头以是青红一片。

  李非然无奈的上前要扶起他,谁知,他竟是纹丝不动,诚恳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