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三十三章:粥铺风波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54 2019-04-22 09:00:00

  “这位公子有所不知,小人也不怕丢人,小人成亲五年才有了这个孩子,为了这个,媳妇受了不少的白眼和嫌弃,就连小人的家人也是处处相逼,没办法,小人就带着媳妇净身分了出来。”

  “在这里起早贪黑的经营这家粥铺,上天待小人不薄,来这里第二年,媳妇就怀上了宝儿,他就是小人一家的命啊!所以公子承的起小人的这个礼!”

  李非然被他的赤诚感动,弯下身子,抬起他的胳膊,用了力气给他拽了起来。

  “医者,怎可见死不救?你也不必如此的谢我!”

  “哎呦,可算是让我老婆子挤进来了,老婆子站在外面都要急死了,王五啊,你就别整这些虚的了,这位恩人,可是在我老婆子铺子上等着吃混沌的!”

  “你呀,要是感谢恩人,就赶紧的给恩人,熬上你这里最好的粥,老婆子想着,恩人定是欢喜这个的!”混沌铺的老婆婆扶着腰,笑意盈盈的说道。

  “对,这个比较实际,正好在下也是饥肠辘辘的,刚好想要填肚子!”李非然顺着婆婆的话接了下去,感激的冲她一笑。

  王五两口子,激动的赶紧要忙碌起来,不过也没忘了那拉来的老郎中。

  “杜郎中,您看让你白跑一趟,小人真的..”王五不好意思的冲着老郎中稽首道。

  “没事没事,要不是你,老夫还不知道盛京有如此医术了得的大夫,你要是真的不好意思,也赏老头一碗粥,老夫想要和这位公子聊聊!”

  话先是冲着王五说的,一转身,笑眯眯的对着李非然,“不知这位公子可愿与小老头同食一桌?”

  说着,两指习惯性的捻着花白的山羊胡子,那样子像是寻到了宝物一般,两眼放光。

  李非然不自然的往后退了一步,虚心的说道:“杜郎中谬赞,我只懂些皮毛之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唉,不要妄自菲薄嘛!这皮毛之术能将人起死回生也算是神迹了,所以公子就不要推辞,就与我同坐一桌如何?”

  他都如此明说了,若是在推辞,就显得自己清高,无奈的点头。

  其实能够答应,也是他面相和蔼,不似奸滑狡诈之人,若是那等想要讽刺或是探听的不良之辈,李非然才懒得鸟他。

  然而李非然的这顿早餐怕是实现不了了,嘈杂的街道上,吵吵闹闹的涌过来一群人,让已经弯下腰就要坐下的李非然,眉头微皱,保持着这个姿势,望向门外。

  呼啦啦的一群男女,凶恶的闯了进来,迫使李非然又站直了身体。

  “杜老头,你还真的在这里?正好这里人多,大家给做个见证。”尖锐的女声第一个响入粥铺,让人心里听了甚是不舒服。

  李非然心中低咒,吃个饭都不安生,虽说是针对杜郎中的,可现在他们同在一个屋檐下,让她一人独坐吃早饭,好像有点不道德啊!

  冷森的睨了一眼那一群人,为首的是个长相刻薄的妇人,细罗环钗,装束倒是殷实之家,应该就是说话的这位。

  身后四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个个凶神恶煞,抬着一个门板,上面用白布盖着一个人,还有一人手持木棍,气势汹汹的站在妇人的身侧。

  李非然明白了,看来是杜郎中把人家给治死了,人家里人找上门了,这,她就不太好插手了。

  “杜老头,你把兄弟医死了,还敢这里招摇撞骗到处给人看病?今日我就让大家认清你的嘴脸,省的再把人给治死了。”

  妇人似是天生的大嗓门,说话的声音,又尖又细,直刺耳膜。

  李非然拧眉不胜其烦,心中厌恶的微眯杏眸。

  “杜大夫怎么给他们家看病啊?这不是自找麻烦,要是没事还好,这下人死了,杜大夫不死也得脱层皮。”

  “嘘,你小声点,让他们听到了,有你受的。”人群中有人小声的嘀咕,李非然一挑眉,看来也不是她想的那样,这是恶霸欺人啊!

  最先说话的人,惊慌的闭起嘴巴,还四下张望一番,就怕被那几人听了去,记在心上。

  看来这几个人平日作威作福,无恶不作惯了,百姓都是敢怒不敢言!

  李非然突然就同情起这个老人来,心里想着能不能帮上忙,那面已经开始讨起价来。

  “杜老头,其实这事也挺简单的,你看反正我兄弟已经死了,他家的妻儿得有人照顾吧,所以这是要是私了,那也就是你出点银子的事。”

  妇人假意的看上去很好商量的样子,颠着手中一块上乘的珠子,似笑非笑的望着杜郎中

  杜郎中冷哼了一声:“那老夫要是不私了呢?”

  “那就别怪我们欺负人,咱那就见官,到时你银子一分都不少,人还得脱层皮。”妇人听到杜老头的话,变了脸色,面目可憎的冷笑道。

  “那咱就见官,老夫还不信了,没有为老夫做主的人!”杜郎中就是急脾气,那里受得了这样的要挟,一甩袖子,吹胡子瞪眼的就要出去。

  “哼,那咱就走着瞧!”妇人皮笑肉不笑的咧着嘴,更让她尖酸了几分。

  “等等。”李非然冷淡的开口,看他们胸有成竹的样子,似是认定了官府会向着他们,说不定,在这群人来的时候就已经与某人达成了协议。

  这种恶霸若是没有保护伞,怎么可能立足?杜郎中怕是要着了他们的道,进了官衙,依他的性子,还不知能不能出来。

  两件事引起的轰动,可想而知这个王家粥铺已经是水泄不通,所有人都望向冷静沉稳,气度不凡的李非然。

  妇人不耐的转身,狠厉的面上,三角眼在人群扫视一圈,在对上凛冽如墨的寒意,不受控制的抖了两下,心中仓惶,这是何人?

  竟然与杜老头站在一起?看这气派,怕是世族大家的公子,这下可不好办了!

  就在她担心李非然的身份,杜郎中的一句话,让她瞬间的讥笑起来。

  “这位公子,承你之恩,在此谢过了,只是这些泼皮无赖,还是不要沾惹的好,你还是站在一边,不要管老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