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三十四章:在下不才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70 2019-04-23 06:30:00

  “呵呵,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能与你杜老头成为朋友的,也不外乎就是郎中!在退一步,能在这破地方用饭,呵呵呵...”

  “所以我说这位公子,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看你的样子也不是盛京人士,怕是不知道我李家在这条街上的地位,劝你一句,乖乖的待在这里,不要惹祸上身。”

  妇人阴毒的三角眼,带着幸灾落祸。

  “嗤,李家出了你们这些人渣,还真是奇耻大辱!”李非然嘲弄的低头讥笑,在一抬头,冷冽的眸子,渗着冷意,让周围的空气都降了几度。

  让本来听了此话,怒火中烧的一群人,硬生生的不敢反驳。

  李非然冷着脸没有理会,直接跨步靠近门板上盖着的人,陡然一把抓起白布的一角,用力一掀,人群随着发出一声惊呼,任谁也不想突然看到死人。

  白布掉落在地,呆愣中的妇人几人,才反应过来,这个公子在干什么!

  张牙舞爪的上前想要抓住李非然,李非然凉涩的翘起嘴角,手掌翻动,冰冷的利刃划入掌中。

  她紧紧的抵在躺在门板上的男人,冷森森的说:“在上前一步,我不介意让他再死上一遍!”

  冰凉锋利的触感,让躺在门板上的男人轻微到感触不到的动了一下,被李非然捕捉到,心中冷笑,早就看出他不像个死人。

  妇人几人猛然停住,惊疑的看着李非然,面露愤色。

  杜老头没想到,话都说的如此的明白,她还会出手相帮,可为了自己得罪这帮人不值得,“这位小友,不值得,大不了老夫随着他们去府衙。”

  李非然皱眉,这杜郎中怎么还是没有想透这其中的龌龊,不过她能听的出来,他是为了她好,“在这里就能解决的事,为何还要去衙门?”

  众人一听,哎呦,这公子口气会不会太大了?这人都死了,双方协议没达成,那是一定得找官府评判的。

  “你快点放下刀,不然有你好看!”妇人又恢复尖酸的样,恶毒的紧紧盯着李非然。

  “你这样信誓旦旦的说是这位老人家医死了你兄弟?你可有证据?”李非然哪里会被威胁,淡定从容的质问道。

  妇人凶恶的脸上突然一变,倒是冷静了下来,环视一圈看热闹的百姓:“哼,当然有了,正好大伙都在,我就在把事情说一遍,别说我们老李家欺负人!”

  “昨天申时,我家兄弟腹痛难忍,就到了这个杜老头的药房看诊,他开了两剂药,让回家喝了,谁知到了晚上,我兄弟突然暴毙,你们说是不是他给医死的?一定是他开的药有问题!”

  李非然看她的样子,心里倒是啧啧两声,不愧是无赖,倒是难缠,这么快就镇定下来了!

  围看的人越来越多,离着不远处的一个马车上,撩起窗帘一角的车棚中,幽深细长的桃花眼,冷冷的睨向人群,透过来回晃动的缝隙,隐隐约约的好像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去看看发生了何事?”珠玉击盘悦耳的声调,幽冷的传到外面。

  “是!”端坐在车辕之上的劲装侍卫,恭敬的跳下车,对着马车稽首拱手,退了几步,往人群去。

  而李非然并不知道这些,还在继续质问:“晚上什么时候暴毙的?”

  “戌时六刻!”妇人笃定的说。

  李非然在心里算了一下,戌时就是晚上七点到九点,一刻是十五分钟,那么就是晚上的八点半。

  “你说他是暴毙而亡!可我看着不像啊?再说昨晚暴毙你们怎么不连夜去告官,而是要等到现在来找这位老人家!你们不觉得有反常理吗?退一步说,你们想要考虑一夜在做打算也可以,那我想问你们,这一夜他都是这样平躺的?没有翻动过?”

  妇人有点迟疑,她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问,可一想到和那人说好了,得到的银子分他一半,就越发的不耐烦起来,出口恶言:“你懂什么?快点让开,不然老娘不客气了!”

  “我看是你们心虚了吧!”李非然嘲笑的说,人群也开始指指点点。

  “放屁,老娘会心虚,人都死了,老娘动他干什么?当然是躺着一夜了!”妇人被激恼了,破口大骂。

  李非然勾起嘴角,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猛然的用手术刀从男人领口处一路往下划直到两腿之间。

  李非然嫌恶的停了手,可不想污了眼睛,衣服随之分成两半,随手全部挑开。

  所有人都是惊惧的一身冷汗,还以为这公子当众要划开男人的肚子呢!

  人群中有些妇人都是面露羞恼,这漂亮的小公子怎么不说一声就给人脱了衣服!不过今日这两桩精彩的热闹够讲上好几天的吧!兴奋又羞怯的看着。

  “你疯啦?”妇人声调都变了,尖细的响彻这一方天地,李非然头偏到一边,嫌弃的看了她扭曲的脸。

  “你说他是昨夜戌时六刻死的,可我看他身上干干净净,按照你说的时间推到现在的辰时,也就不到五个多时辰,尸体的尸斑已经到了扩散期。”

  “既然没有动过他,那他身下的尸斑几乎已经成型,按压尸斑只会轻微的褪色,而不会消失!再来,按照这个时间推断,他的尸体应该已经开始关节僵硬!大家再来看..”

  已经震惊呆愣的众人,像是看到鬼一样,这谁家的公子?怎么能说出这些让人听不懂却很有道理的话!

  所有人齐齐的看向李非然抓住的那只手臂,她胡乱的摇了摇,很软,根本就不用费力的拿起来!

  李非然又一个用力推动男人,迫使他侧着身,后背展现在人的眼前,除了黝黑的皮肤,什么也没有!

  李非然感觉到男人的抗拒,心中好笑。

  “要是还不能证明他的死亡时间,那就只能刨开肚子,翻出胃囊,切开它,掏出里面的药渣,就能查清楚他到底是不是因为服用了杜郎中的药,才导致的暴毙!”

  “不过你们不用担心他尸骨不全,在下不才,对于解刨和缝尸很是得心应手,定会将他处理的非常完美,看不出被刨开肚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