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三十五章:你祖宗我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57 2019-04-24 06:30:00

  说着比划手中的手术刀,一脸的狡黠,那个样子像极了在考虑从何处下手为好。

  完全没有在意,在场所有人被她的一套剖尸血腥的言论,惊变铁青的脸色,甚至有的小妇人捂着嘴巴,欲吐欲呕。

  惊变就在这时,躺在门板上人,突然蹦了起来,暴怒的喊道。

  “小兔崽子,老子剁了你!”说完彪悍的想要抓起李非然的胳膊。

  众人惊惧的大声尖叫,以为诈尸了,仓惶的逃窜,整个街道乱做一团,一片狼藉。

  眼神狠厉,修长的细腿猛然的发力,一脚踹飞那扑上来凶狠的男人,只听,一声嗷叫。

  那逃窜的人群,只感觉头上飞过一个黑影,随即,乒乒乓乓的一阵乱响,原来男人砸在了一个卖货郎的担子上,狼狈不堪。

  人群倒是因为这个变故,静默了下来,明眼人一看就想通其中的关窍,这是想要诈骗杜大夫啊!具是心中鄙夷不耻!

  那妇人顷刻间凶悍的龇牙咧嘴的扑向了近在咫尺的李非然,使出泼妇最无赖的招数,十指成爪抓向李非然的脸。

  李非然一时不查,待在警觉,猛然后退一步,只是腰带上挂着的荷包被妇人给撕扯下来,李承恩的玉牌顺着撕开的裂口,滑了出来正巧掉在了杜郎中的脚边。

  围观在人群外的劲装男人,犀利的眸子微眯,转身往街口马车而去。

  李非然火冒三丈,凌厉的掌风掀的妇人倒退五六步,踉跄的摔倒在地,狼狈的滚了一身的尘土,毫无形象的高声叫骂,夸张的叫喊着:“天杀的,有人杀人啦....”真是难看至极。

  其余他们一伙的汉子,见李非然出手利落,似是功夫在身,具是戒备的做着防守的样子。

  那装死的男人,直到此时才缓过劲来,面露凶相,阴毒的冲着李非然咬牙说道:“小子,有种你别走,老子定让你知道爷在这条街的厉害!”

  “嗤,真是古往今来,地痞都是这样的说辞!好啊,今日你祖宗我,还真的就不走了!”

  李非然一副十足的纨绔子弟的张狂样子,邪瑟的翘起右侧的唇角,痞痞的却又惹人注目,引得这一方的小娘子们,心中慌慌的红了脸。

  “恩人,你快走吧,他们可是这条街的一霸,和官府的人都有勾结的!”

  王五一直没有插上话,见眼下的情况是不能善了了,赶忙的站到李非然的身侧,只用两个人能听得见的声音,低喃的说道,面上一片的焦虑。

  李非然冲他坦然的一笑,这个王五淳厚耿直,并没有因为害怕被这伙人给算计在内,而受影响,轻轻摇头,无声的说‘别怕’。

  就这两个字的口型,让王五心头大定,有种勇往直前而不妥协的豪气。

  男人气爆的涨红了脸,点着食指,狠声切齿的说:“小子有种,敢成在老子面前称祖宗的,你是第一人!给老子等着!走!”

  一挥手,地上放声谩骂的妇人戛然而止,利索的站起身,拍着身上的灰尘,倨傲的斜视一圈人群,意思不言而喻。

  “哼,若是你跑了,老娘带人砸了这粥铺,还有这老头的药铺。”

  杜郎中与王五具是心头起火,想要上前理论,被李非然一个搓步挡在身后,朗声道。

  “祖宗我,言而有信,说不走就不走,倒是您们,可别让祖宗我等的久了,不然那可是大不孝!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该找人找人,若是这一炷香你们还没有来,那就别怪我不守信。”

  围观的百姓听了哄堂大笑,哪还有最初的怕记恨和胆怯!

  那伙人气的差点仰倒,都是带着愤恨匆匆而走。

  围观的百姓都上前来,七嘴八舌的劝她赶紧离开,李非然面带浅笑一一谢过。

  杜郎中捏着掌心的玉牌,踌躇的话语,最终没有问出,忧虑的递给李非然。

  李非然面容松动,浅笑的接过,揣入怀中。

  看热闹的百姓,知道等下还有发生事情,也不在乎是否到了午饭的时间,津津有味的守在位置上,想要一观接下来的事态发展。

  李非然无力的失笑,从怀中掏出一两银子,递给不明的王五,轻声的说道:“去将银子给那卖货郎,砸了他的担子,让他受惊了。”

  杜郎中一把抢过银子,摆手道:“不行不行,小公子是为了老夫才惹上这伙恶霸,出手也是不得已,所以这赔给货郎的银子,当有老夫来出。”

  说着,从怀中掏出几块零碎的角银,一合计还不够一两,面上闪过尴尬,脸颊泛上红晕,抬头对着王五道:“小子,先借老夫一两银子,等下回了医馆,老夫就还上。”

  不等王五回话,李非然温润的拉过杜郎中的手,拿过那一两银子,递给不知所措的王五。

  “别听老先生的,不管原因为何,人是我打的,担子也是我给损坏的,所以这银子的事情就别挣了,就有我来出。”

  “这怎么可以..”杜郎中严肃的拦住李非然,就在他们僵持的时候,一道洪亮的声音插了进来。

  “俺看你们就别挣了,俺这担子也不值几个钱,今日这位公子揍了那几个天杀的,俺这心里可爽劲了。”

  原来是那个货郎,不知何时靠近了粥铺,久经日晒粗粝的面上,憨厚的咧着嘴,一口整齐的大白牙,身高不过一米六,矮矮小小的,都不知道到他是如何挑起那么重的担子的!

  三人同时愣了一下!

  李非然转过身,诚恳的对着他行了一礼,吓得他慌张的避让开。

  “哎呦,哎呦,这可受不起嘞!俺就是走脚挑货的下等人,可不能受了公子的礼!”

  “这位大哥,不必紧张,我只是想要表达歉意!砸了你的担子,实在是我的无意之举,但是这银子你必须收下,这小营生也不易,需要走街串巷的挣几个钱,我也不能让你亏了本钱。”

  “你这公子,俺都说了,俺不要这个钱,但俺有个条件!”货郎直勾勾的望着李非然。

  李非然心中思量,难道是碰到了个奸商,想要赖上自己?可看着不像啊?不过不是有句话,“人心隔肚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