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三十六章:成了被告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35 2019-04-25 06:30:00

  她不动面色的问道“什么条件?”

  货郎一喜,爽口的大白牙,让李非然都觉得他可以比肩现在的烤瓷牙了,晃眼的很。

  “不是啥过分的条件,就是等下那伙人来了,俺请这位公子,使劲狠狠的揍他们一顿,让他们尝尝拳头的厉害就行。”

  三人是真的有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了,一脸的好奇。

  货郎也没有隐瞒,率直的说道:“俺被他们欺负过,货都让他们抢走了,俺报官,官也不官!俺早就想揍他们了,只是俺人单力薄,又没功夫,不过今日俺可算是出了口恶气!”

  李非然听了,哭笑不得,不过还是拉过他粗糙的手掌,将银子放了上去,握紧他的拳头。

  “人,我会狠狠的揍,这银子你也得收起来,不然,你的那份仇恨,我不会算计在拳头下!”

  她真挚而又认真的样子,让货郎心生感触,竟红了眼眶。

  “那俺就不推辞,以后只要公子能用的上俺鲁大的,公子尽管吩咐!”

  他郑重的俯身施了一礼,不管眼前这位公子是何人?就看在他不嫌弃贱籍的穷苦人,也是个好人,当得他鲁大敬重。

  李非然不知她的一个无心之举,给她帮了大忙!

  她将要开口,鲁大就看明白,出声阻止道:“公子若是推辞,就是看不起俺,嫌弃俺!”

  好吧!此话一出,还真的不好反驳了,无奈的看着他。

  杜郎中与王五也不好出声,只能面面相赫。

  “恩人,粥好了,赶紧吃上,等下那些人回来,怕是没时间吃了!”

  王五的媳妇,从后厨用托盘端了三碗粥上来,还有几碟爽口的小菜。

  那黑陶瓷的大碗,碗碗都是满满的,浓稠的米粥,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她麻溜的在八仙桌上三个方向各方了一碗,意思就是李非然,杜郎中,还有货郎三人都有。

  带着笑意的请着三人落座,李非然对她的做法很是满意,不小家子气,很会做人,不错!

  李非然与杜郎中谢过之后,自然的坐了下来,货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腼腆的不敢坐下来!

  “坐吧,王家嫂子的粥,闻着就香!”李非然好意的给他解围。

  货郎似是把心一横,端坐在长凳之上,只是头低的很低,不敢动筷。

  “为何不吃?既认了在下为朋友,那同吃一桌有何不妥?是看不起在下?”李非然将这话返给了他,惊得他赶忙的抬头,摆手道。

  “不是,不是!俺就是个粗人,怎可与金贵的公子在一起吃饭呢!”

  “这里没有金贵的公子,只有你鲁大的朋友!”

  一句话,说的在坐的都肃然起敬,对李非然的好感一路飙升,任谁如此不俗,穿着打扮都与世家公子无异,都不会与这最底层的货郎坐在一桌吃饭,更何况是做朋友!

  鲁大猛然的站起身,做了一个深深的辑,也不说话,从新坐下,端起瓷碗,大口的吃起粥来。

  李非然浅笑,不在开口,干净白皙的手指,衬的手中的调羹都高贵起来,舀起满勺的浓粥,口齿留香,入口即化,惊艳的挑眉,冲着王五竖起大拇指!

  王五夫妻两,脸上溢上笑意,为能到李非然的肯定,心中扬起了高兴!

  杜郎中也不讲究,随和的吃了起来。

  看热闹的人群,这一晌午的,也都是饥肠辘辘的,在看这一桌三人,吃的香甜,口水生津,叫唤着王五夫妻两,赶紧的上粥。

  李非然示意他们去忙,不用管他们。

  王五夫妻俩,施礼后,去了后厨,很快忙碌的给客人上粥。

  一时间,整个粥铺都是赞叹,为何没有发现这么好的粥铺,以后定是要经常光顾。

  唏嘘这稀饭的声音,还有咂嘴的响动,让李非然一阵无语,她只能尽量的降低去关注这些声音,无声的吃着自己的粥,这可是来之不易的一顿饭啊!

  没用多久,那伙人真的会卡时间,李非然将将放下勺子。

  一声爆喝,惊得铺子里的人,都慌忙的站起身。

  “你就是那张狂的小子,竟然白日里行凶,将人打伤?”

  身穿青色鸂鶒(xi chi)服的七品官员,已过不惑之年,面相也算是中规中矩,只是眉眼间的透着一股子精明,明眼人一眼就能看透,他是个善于迎合上官,欺压下属的奸诈之辈。

  身后随着六名带刀的捕快,手中还提溜这一套两指粗的链锁,恶狠狠的扫视一圈粥铺内的情况。

  李非然淡定的坐在八仙桌前,没有任何动作与言语,虽是坐立,但她藐视一切的气度,硬生生的让人觉得她是在俯瞰眼前的一众官吏。

  “嗨,本官为官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狂妄的小子!”

  官员目怒反笑,“竟然无视官员问话,藐视律法,给本官拿下!”

  爆发的喝厉,让在场的百姓都惊惧的齐齐往后退去,粥铺内的空间猛然的扩大,杜郎中,王五与鲁大,却齐齐的往前跨出一步,想要遮挡端坐的李非然。

  杜郎中更是趁机,低声的说了一句:“京兆尹杨司法。”

  李非然心中一暖,同时也是一愣,‘杨司法’?什么官职?只是眼下,也不好细问。

  缓缓站起身,举手投足间的贵气,让那名官员,有点怀疑那李大所说,虽一身的气度,却是个白丁,无须忌惮,量那李大也不敢欺骗与他。

  “在下遵纪守法,自认为从没有作奸犯科,为何要接受大人的询问?若大人所说的无视官员问话,视为藐视律法!我实在不敢苟同!”李非然条理清晰的将问题给反击了回去。

  “果真如李大所说,牙尖嘴利,甚是难缠!”

  杨司法冷着脸继续说道:“若是你没有作奸犯科,那为何有人将你告到了京兆尹衙门,说你行凶杀人?”

  李非然被气笑了:“京兆伊?”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刚刚认识了京兆伊的府尹宋毅,这厢就有京兆伊的属官来抓人。

  “不错,这条街上东头的李大,状告你将他打伤,更是调戏他的姐姐,害的妇人受不了屈辱,差点投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