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三十七章:当真笑话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66 2019-04-26 08:30:00

  “幸好救得及时,此时还在家,奄奄一息的躺着呢!如此重大的恶性案件,本官定是严查不待!”杨司法信誓旦旦的一副正义的化身。

  “哈哈哈哈..”李非然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瞬间的大笑起来,更甚的是弯着腰,擦着眼角。

  良久没有停歇下来,笑的众人都以为她受了刺激,癫狂了。

  杨司法被她的样子给激怒,羞恼的斥道:“竟敢嘲笑本官,不知死活!”

  “哈哈..不是..我不是在笑话大人你!而是在笑话那状告之人!”李非然渐渐的收起笑意,只是因大笑而湿润的眸子,溢彩晶亮。

  “大人,你看我,长得如何?”她没头没脑的问道。

  杨司法窥视一眼,装作浑不在意的,轻视说道:“别拿长相忽悠本官!就算是你长得人模人样的,也逃不过律法的追责。”

  “呵,那是自然!那我请教在场的各位,那李大可就是刚才的恶霸?他那被在下调戏的姐姐,可就是刚才随着一起前来的妇人?”

  李非然态度很是温和的,冲着围观的百姓,循声问道。

  “是,刚才那躺门板上装死的男人就是李大,那妇人就是他的姐姐!”人群中一年轻的汉子,高声的回答,也不惧官差凶恶的目光。

  李非然赶紧的冲他一拱手,“多谢这位大哥解答!”

  年轻男人也是豪气的一拱手,做了回礼。

  李非然转过身,对着杨司法,只是面上的温润已经转化为了冷意。

  “大人,既然在下能当得大人眼中的人模人样,那势必就是样貌还过得去!”

  “这位公子,你太过谦了!凭公子的样貌,就算在这郎君如林的盛京,怕是也要排在前五,如何能说,只是人模人样呢?那这几个凡夫俗子,岂不是污泥中的臭虫!”

  凌冽如千年寒冰的男音,在人群的后方突兀的响起,人群瞬间的闪开一条道隙,邪瑟讥讽弯起的薄唇,透着无尽的凉意。

  青色的直坠长衫,一指宽的玉腰扣,束起精壮的腰身,外罩青色的蝉衣,浓墨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束在头顶,用同样青色镶着羊脂玉的方巾固定起来。

  清冽魅惑的眸子,凝视的只望着对面皱着眉头的李非然,缓步带着矜贵的迈入店内,同行的还有一黑色劲装冷酷的侍卫,面瘫脸上,毫无表情。

  如此高调的人物,突然出现,让本来还算和平事件,猛然的变得微妙起来。

  李非然清眸微眯,好生熟悉的男人,有意识的慢慢抬起右手,隔空挡住男人带着浅浅冷意的眸子。

  那完美刀斧雕刻的凌厉下巴,与微微勾起的唇角,让她乍然的瞪大双眼,那霸道的不容置疑的一句话。

  “记住,我叫苏流云!”在耳畔炸响,带着一股恼意摔下右手,是他!

  今日正面示人,倒是没了当日心头的那点怀疑,完全不同的气质,哪怕这双眼睛还是很像!

  他到底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是偶遇?还是另有目的?

  苏流云心中暗赞,果然是聪明人,反应如此之快!

  杨司法,见这人通身的气派,一看就是个身份不俗的世家公子,也不敢反驳他刚才意有所指的骂言,心中打鼓,自己一个小小的七品官,在这盛京,官员云集之地,也只能算个屁!

  他精明的没有出声斥责,也没有陪着小意,拿出当官之人的严肃,问道:“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苏流云自然的转开盯着李非然的目光,神情淡淡的瞥了一眼官员,“正七品的司法参军?”

  没有回答官员的问话,然而轻描淡写的说出了杨司法的职位。

  “本公子只是路过,见这位公子面若冠玉,竟然被说成人模人样,心中不服,出言相帮而已,所以,你们继续,不用在意本公子!”

  说着,悠哉的往李非然身后的桌子走去,悠然的端坐下来。

  所有人都疑惑他,真的只是看热闹的?

  李非然暗自翻了个白眼,这人亦正亦邪,实难琢磨,还是先坚决眼前的事情再说。

  杨司法听他如此说,心里却是愈发的没底了,只是眼下也不是退缩的时候,那李大全身的伤,这罪名他是跑不掉的。

  就算这个后来的公子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新皇登基,正是萧正时候,没有官员敢在此时顶风作案的包庇触及律法之人,想到此,他也开始大胆起来。

  “既然这位公子如此说,那我怕就厚着脸,呈了这赞言!”

  说着冲着苏流云,隐晦难测的行了一礼,转身,对着官员说道。

  “既然我在这盛京能排到前五,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反而要去调戏,一长相刻薄,粗鄙的,甚至是嫁了人,也许还生过孩子的老妇人?”

  “这位大人,你将我想的也太饥不择食了!也不得不让我,替衙门里的众位大人堪忧,如此低劣的言辞,竟也相信!”

  此言一出,凡是听得见的,都轰然大笑,是呀,难怪,刚才这位公子,听了状言,大声狂笑。

  就李大的那个姐姐,还受辱的要跳井?她不把别人逼得跳井就不错了,再说她那长相,三角眼只比大青豆略大,如此清隽俊逸的公子会看上她,真是笑掉天下人的大牙。

  感受众人的嘲讽,杨司法大怒:“你若是没有出手相碰,她如何不堪受辱的跌在在地?”

  李非然没有回话,而是冷森的毫无预警的一个掌风袭向了杨司法。

  杨司法连连后退,堪堪的退出五六步,在捕快的扶持下,才站定。

  人群又是一阵的嗤笑,怔松间,他猛然的爆红了脸颊,羞赤的高声斥驳,“你竟然敢当众袭击朝廷命官,此乃死罪!”

  “大人,我只是想要大人切身体会一下,我是如何让那妇人跌倒的!大人可有看见我碰到了你?”

  杨司法愣住了,确实,刚才他连一个指尖都没有碰到自己,可是自己如何能承认,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休要在此强词夺理,本官会据实将刚才的所有事情,报与府尹宋大人,现在你速速与本官归案,不然定你个逃犯的罪名!”杨司法失了耐心,欺压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