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三十九章:前往现场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45 2019-04-28 06:30:00

  杨司法与梁冲,惊恐的猛然跪在地上,然后就是两队官差,还有刚刚爬起来的那六名捕快,扑通的跪了一地。

  “下官!”

  “卑职!”

  “见过钦差大人..”

  苏流云冷若冰霜的眼眸,扫视众人,最后落到沉寂无波,冷漠的眼眸。

  “他就是新皇力扛重臣,亲自册封的超一品的钦差大人,苏流云?”人群中不知是谁,猛然的爆出这一句。

  围观的人圈,神色各异,交头接耳的探听消息。

  超一品的钦差?李非然心中虽已经确定此人的身份不简单,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不简单。

  这个超一品,可是只比皇亲要矮上一级,却是凌驾所有朝臣之上,豪不夸张的说,与墨丞夜这个王爷都是平级的。

  这个新上任的皇帝,果真是手段了得,在这个特殊时期,整出这样一位人物出来!

  这样也就很好理解,他为何会关心王禀的案子了!

  “本官被皇上亲授钦差之衔,掌管天下刑狱,稽查百官。既然此案今日让本官遇见,那就从此案开始,厉查!”

  斩钉截铁的一句威压,让在场的人都为之撼动,那无风自动的衣摆,荡出优美的白莲,通身的气度,在金色的日光之下,泛着迷蒙的银光,让人想要臣服敬仰。

  李非然心中却是浩瀚不息,此人太过危险,身份绝对不似看起来的这么平常,钦差大臣也绝不可能有上位者的威压,这完全是....

  在对上他冷冽的眸光,那想要远之与避开的意思,显而易见的暴露出来,苏流云微微眯起洞察一切的英眸,阴扈的如雷雨交加的夜晚。

  杨司法浑身抖如筛糠,腿肚打颤,满头的冷汗,愣是不敢擦。

  梁冲微微正直身体,不失礼数的问道:“不知钦差大人,要如何办公?”

  苏流云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转头从新看上了,静立在侧的李非然,沉声的问道:“既然都说你是凶手,你可有什么要说的或是辩解?”

  李非然没想过,他会先问她的意见,眼下不知他是何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最少要先看过李月娥的尸体再说。

  她冷声的回道:“我要看李月娥的尸体!”

  “不行,你作为嫌疑人,是不能参与案件的!”梁冲第一个出声阻止道。

  “本朝有律法严明,凡是跟凶案有关的任何人,事物具是要回避,不得参与案件的侦查!”

  李非然一挑眉,无声的对着苏流云勾起嘴角,‘你看,这点要求都办不到,还问我干什么?’

  “作为被怀疑人对案件提出异议,无可厚非!想要参与到案件中,本官倒是觉得未尝不可,反正有你们京兆尹的人跟着,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郑重的一句话,让李非然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嘴角僵在脸上。

  他竟然如此信任自己?为何?

  “大人,您这样做会不会太武断了?也太过无视律法了,在没有查明他是不是凶手之前,他就是嫌犯,如何能参与其中?”

  “你觉得呢?”苏流云把玩这手中的玉佩,一闪而过的笑意,让李非然以为自己的眼花。

  “两个时辰!”

  “是验尸?还是破案?”

  “破案!”

  “成交!”

  一众人都有种他们在说什么暗语吗?为何都听不懂?什么就成交了?他们是不是认识?

  “李月娥的尸体现在在何处?”苏流云恢复冷淡的样子,冷冷的对着还是一脸不满的梁冲,只是官位在此,梁冲也不得反抗。

  神色纠结的回道:“因宋大人不在衙门,是庞少尹接了案子,所以这李月娥的尸体并没有搬运到衙门,还在她自己的家中,卑职以命人在那看守!”

  苏流云听罢,示意李非然要如何?

  李非然一挑眉,做了个请的手势,苏流云冷峻的面上没有过多的表示,冷淡的冲着梁冲说道:“前方带路。”

  梁冲无可奈何,只能带着无奈,转身带路。

  杨司法观此,精明的眼珠四下一瞥,想要趁着人多,偷偷的坠在后面开溜。

  只是身后的寒意,生生的让他打了个寒颤,惊恐的撇着身后,无情的冷眸,射在身上的杀意,不甘的只能跟随前去李月娥的家中。

  王五安顿好媳妇孩子,也跟了上去,那些看热闹的,第一次听说皇上封了个超一品的钦差,专门行走各地,稽查所有不法的案情,具是唏嘘的跟在其后,看看这个气度不凡的公子,如何的秉公执法。

  王家粥铺一哄而散,终于让围堵了一早上的街道通畅了起来。

  一盏茶的时间,在街市口往西的一片民宅的巷子口,李非然淡定的行在队伍的前端,丝毫不为自己成为杀人凶手而担心,反而欣赏起这古色古香的青砖大瓦房。

  苏流云俊美潋滟的容貌,犹如寒潭的眸子,微微的眯起,暗中打量神色坦然的李非然。

  梁冲在一四合院的门前停下,院门处还有衙门里的官差,两人打了声招呼。

  梁冲回身,高声的说道:“大人,这就是李月娥的夫家,姓魏。”

  李非然上前一步,没有废话,直接站到苏流云的身侧,冷清的注视着他。

  “从现在开始,除了大人,和这位捕头,任何人不得入内,包括里面的所有人都必须出来,不知大人可能做到?”

  苏流云面色无常,神色淡淡却难掩对李非然的审视:“两个时辰!”

  李非然与他对视一眼,杏眸凌厉:“当然!”

  “空!”

  “是,大人!”精干的侍卫,面瘫的稽首,两步跨入院中,很快从房内提溜出五六个男女,其中就有上午那装死闹事的李大。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李大,见李非然赫然在其中,赤着双目,凶恶的吼道:“狂徒,你杀了我的姐姐,定要将你碎尸万段,难解心头只恨!”

  没等李非然有何动作,苏流云脚尖微动,一粒极小的石子,在无人察觉之时,狠辣的击向李大的嘴上。

  只听‘啊’的一声,牙齿绷断,痛苦的捂住,血流不止。

  他身侧一惟诺的妇人,惊惧带着慌张的上前查看,“夫君,你..你..怎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