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四十一章:如此审案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06 2019-04-30 06:30:00

  “口唇出现紫绀,其口中无任何异物与异味,鼻翼与脸颊同样出现紫绀。”

  触及此,李非然的心中已有了头绪。

  缓身站起,一丝不苟的摸过李月娥的发顶太阳穴及耳后重要的穴道,毫无忌讳的伸手翻动尸体的四肢,手顺着目光落在李月娥的胸腹部,进行按压,触感柔和无异样。

  目光沉沉,冷声的说道:“腹腔按压有收缩,肋骨平滑坚硬,无断裂..未有损伤。”

  少顷,修长白皙的指尖刚触及李月娥的腰带,一声冷喝突兀的打断。

  “你这是要做何?男女授受不亲,她即便是身亡,也不容你这样胡来!”梁冲面色涨红,似是激动的想要跳进房内。

  李非然皱眉,心中思量,妥协的收回手,认命的冲着似笑不笑的苏流云,冷冷的说道:“大人,我勘验完毕,只是还有几个问题需要询问李月娥的丈夫,魏海。”

  “大人,万万不可,嫌犯验尸以是越纲,若是让他审讯证人,如何能正律法公证?”梁冲一拱手,甚是坚持的望着苏流云。

  “大人,我不是审讯魏海,只是想要了解李月娥的身体状况,这与证明我不是凶手至关重要,还请大人允诺!”李非然一双眼眸,潋滟明亮,不卑不吭的稽首道。

  苏流云眼眸幽深,良久开口:“院中设案!”

  “是!”

  “大人,怎可如此的不顾律法?妄听一嫌犯的言论!”梁冲不服的愤恨说道,即便心里有疑虑这李非然与那人是否有关系?但也不能罔顾法度的偏袒!

  “被告双方,当堂辩论,如何没有遵从律法?”语气中的冷意,威慑的梁冲无言以对。

  李非然眸光微闪,好巧妙的回击,将她想要询问魏海的意图说成双方対辩,毕竟公堂对簿本就符合程序!

  很快,李月娥家中的八仙桌被抬了出来,陈旧的圈椅也放在上首,空将魏海的笔墨纸砚摆放整齐,从古至今最简陋的官员审案办公之地诞生!就等着苏流云落座。

  院门处连着院墙上人满为患,甚是浩大,可以说整条街的人都聚了过来都不为过,毕竟在外审案的可以说是百年难遇,如此热闹,如何不引人围观。

  苏流云跨步而坐,他轮廓深邃,五官俊俦,不怒自威,让人心生惬意。

  他倚在圈椅上,双臂搭在圈椅之上,睨看众人,冷声的说道:“本官问案,不喜那套流程,双方持词各辩,辩赢一方为胜!若是胡搅蛮缠,说些与案件无关只言论,大刑伺候!”

  此话一出,惊掉一地的下巴,还有人如此审案,真是天下奇闻!

  “凡与本案有关之人,俱到院中!”

  李大像是早就等不及了,两三步的跨进来,身后只跟随了他的媳妇与魏海。

  他刚刚探听到这院中那出类拔萃的公子,竟然是新上任的钦差,官大的吓死人,所以满心的想着如何的糊弄过去他装死的事情。

  而把姐姐死亡的事情推给那个小子,反正与衙门里的人都打过招呼,不怕这钦差如何!

  而后杜郎中,王五与鲁大,急急的脚步靠近李非然。

  “大人,您要为小人的姐姐做主啊,小人的姐姐死的冤枉啊!都是这个恶徒出手打死了小人的姐姐,大人...”

  李大处理干净的嘴,有点漏风的哭嚎着双膝跪地,一片赤诚的对着苏流云俯首。

  “念在你不知本官的习惯,饶你一次,若是再说写与案子无关的话,大刑伺候!”清冷无情的话语截断了李大的哭喊。

  李大惊愕的不知该如何,被噎住的打了两声的嗝。

  众人一瞧,真是大开眼界,这样喊冤都不行,那真的是直接上干货啊!

  “大人,我有一事,还望大人准许!”李非然压下心中对苏流云的不爽,沉声的说道。

  “说!”

  “谢大人!我只是想请大人的侍卫,给魏海冲碗糖水来。”

  苏流云静静看了一眼李非然,如玉般的手微微摩挲这椅柄,继而对着空点头示意,随即不在意的问道。

  “你此要求可与本案有关?若是无关,定是要受罚!”

  李非然在心中翻了个大白眼,冷静的解释道:“我见魏海,面色苍白,额头盗汗,行走间四肢虚软并带有微弱的震颤,与人对视目露不安,还无神,这些都是气脱的表现!所以我请空侍卫冲碗糖水来,是为了缓解他气虚的症状,为了能够坚持审理这个案子”

  苏流云见她这般说,挑眉一闪嘴角的微笑,没有在出声。

  众人听罢,面露惊奇,在王五粥铺见识她救活孩子的手法,这会又看她只两眼就观出魏海身体不适,心生佩服,交头接耳的与不明真相的周围人开始解说,听得大伙惊疑连连。

  魏海本人听之,垂在衣袖中的双手紧张的抖了抖,低着脑袋没有吭声。

  很快空端着一大碗的糖水,冷森的行至他的面前,往前一送,魏海惊吓的接过,对上李非然冷然的目光,一仰头,几口喝下。

  “双方可还有和与本案有关的要求?若无要求,那就有被告先陈述!”

  也许是被苏流云过于犀利的眸子给惊吓到了,李大不敢在放肆,收起身上那无赖的样子,恭敬的叙述道。

  “大人,小人昨日身体不适,就找了当街杜郎中给开了两副药,只是当夜就浑浑噩噩的叫喊不醒,小人的姐姐惊吓的以为小人死了,就与家中本族的兄弟抬着去找那杜郎中理论!”

  他的一番言论,令当时在场见证他炸死的虚伪样子,而唏嘘不已。

  只是他为人厚颜无耻,怎会窘迫,继续无耻的说道。

  “没曾想,这杜郎中不承认,小人的姐姐就想要报官,就那时,这个恶徒替杜郎中出头,拿着一柄锋利的小刀,威胁并打伤了小人,大人若是不信,小人可脱衣验伤…!”

  说着,就想要动手解衣。

  苏流云寒意冷森的变了目光,带着一丝察觉不到的怒意:“大庭广众,成何体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