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七十六章:双方对质(一)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1043 2019-05-11 09:00:00

  这时候外面的人越围越多,都是一早传言起的效果,从四面八方来看热闹的,现在听说里面新来的县令就在里面要升堂办案。

  激动的翘首仰望,直呼百年难遇,而有那消息灵通的,知道昨日盛京李月娥一案的,得意的开始宣讲起来,说今日这样审案,可不是百年难遇,昨日已有人这样破了案子。

  双方消息一汇总,最后得知,那自己给自己洗了嫌疑,还将原告给告入了大牢的人,就是这徐家请来的讼师,李非然。

  人群一阵激动的嘈杂起来。

  杜尚微稳坐院中的圈椅上,郭友充当了师爷记录案卷一职。

  “带徐银芝一案相关人员!”

  “草民李非然为徐家讼师,替徐银芝伸冤,状告姚秋白杀害自己的结发妻子,至一尸两命!”

  李非然理了理衣角,撩起一跪,拱手沉稳的说!

  李非然暗自磨牙,这跪人说话真的很不爽,突然对苏流云提出的那个建议,有了松动的心思,若是答应了,他那么大的官,自己见到官员是不是就不用跪了!

  转念又唾弃自己,就为了这个想把自己给卖了?

  “学生姚秋白也状告这李非然无中生有重伤污蔑,请大人做主!”

  姚秋白是举人见官可以不跪,他心中波澜起伏,这小子一张嘴就状告他杀人,可真是够毒的?

  “李非然,本官准你站起来申辩!”

  “谢大人!”就冲着,李非然对杜尚微的好感度一路上升,至少会是一名好官!

  “既然你们双方各执一词,那就拿出你们的证据来!”

  杜尚微诠释了审案官该有的态度与流程,完全与苏流云全程无话不同!

  “大人,学生的夫人确实是上吊而亡。前日先生说马上科考,不要崩的太紧,就与首院商议,给全院的学子休了三日,当日学生就回了家中。”

  “昨日吃过午饭,家母说田地还有点活计要做。学生就和怀了身孕的银芝说,田里的事一人做要半天,两人做也就一个时辰。银芝同意了,还给学生和家母装了水壶,让快点回来。”

  “可等我们忙完回到家的时候,她以吊在横梁之上。当时有村邻眼见,她还有一丝气息,可学生真的不知她为何想不开!”

  不知他是否真的伤心,总归是红了眼眶!

  “李非然,你可有疑问?”

  “大人,草民有异议!草民想问姚秋白,你作为一位举人,饱读诗书,为何夫人在没有原因之下突然吊死。难道你就不怀疑她是被人谋害的?成亲一年终于有了孩子,丈夫也是前途无量,她为什么选择自缢?”

  “你最大的破绽就是,极力阻止徐家想要查清徐银芝的死因!还有你说邻居有人见到徐银芝被救之时还有一丝气息,简直一派胡言!当时放下的是,已经死了一个半时辰的徐银芝的尸体!”

  李非然郑地有声的斥问,与最后的那句肯定,人群中爆发出唏嘘声。

  “你信口雌黄,大人,小的有证人证明小的说的是真的。”姚秋白心惊的发慌,强迫自己冷静,这小子太厉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