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谈恋爱吗,小狼狗那种

61、带了宵夜,可以进去吗

谈恋爱吗,小狼狗那种 像海一样蓝 2091 2019-05-29 06:32:20

  秦格:“我给你选的主题是禁欲系少年,但我不想拍那种俗套的沙发浴缸背景墙,所以我得先准备个方案,你有什么自己的想法和要求吗?可以跟我提出来,回头我一起融到方案里。”

  徐宴:“没有,我相信你。”

  只要是你拍,我就都喜欢,都配合。

  秦格:“行,那我就按自己的设想制定方案了,做好了发给你,满意了咱们就开拍,给我一周时间吧。可以吗?”

  徐宴:“好。”

  。

  晚上7点,工作室的摄影师和助理们陆陆续续的下班了,只剩秦格自己还在伏案工作。

  小刘走前去了趟秦格办公室,“格姐,要不要给你叫个外卖?”

  秦格没有抬头,只淡淡的回了句:“不用,我也快走了。”

  小刘:“行姐,那我先走了,你自己晚上回去注意安全。”

  秦格一工作起来就是废寝忘食的状态,最后小刘的那句叮嘱时,她突然想到一个新颖的点子,忙将想法粗略的记录下来,根本没听到小刘说些什么。

  小刘了解秦格,就没再打扰她,只将要嘱咐秦格的话以及要交给秦格的整理好的工作备忘录写在便条上,临走前,贴在了工作室门口的小黑板上。

  而秦格的快走了,因为那一个突如其来的点子,硬是又拖了一个小时。

  如果不是一个意外的门铃声打断了她,她可能还不知道要忙到几点。

  下午从秦格工作室离开,徐宴就坐车去了市区的另一端,因为他记得秦格的在专访里说过,这边有一家小笼包很好吃,但是太远了所以她很少去。

  确实是远啊,徐宴离开秦格工作室是下午3点,他一刻没耽误,到那买了就往回返,再到秦格工作室的写字楼楼下时,已经晚上8点47了。

  他抬头数着楼层,还好,跟他预想的一样,秦格工作室的灯还亮着。

  回忆着之前两人打游戏聊天的时间,她只要去工作室,就一定会加班到9点后。

  徐宴进了写字楼上电梯,来到秦格工作室的门口。

  按了下门铃,没人应。

  他不敢按的太急,怕惊扰到正在专心工作的秦格。

  他只是又轻轻的按了一下,之后耐心的等在了门口。

  一直过了能有三分钟,里面才响起了脚步声,门被打开了。

  打开的那一瞬间,徐宴如愿以偿的见到了秦格的脸。

  此时,她小巧白皙的瓜子脸上多了一副防蓝光的黑框眼镜,身上还是白天的那身军绿色棉质长裙,柔顺的长发被在脑后随意的挽成了一个发髻。

  徐宴是第一次见到秦格这样随意的装扮,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好在门灯光昏暗,很好的帮他掩饰了他的那些心思。

  但他也很快的理智回过神提醒她,“这么晚了不问问是谁就开门,坏人怎么办?”

  下午跟徐宴约完交方案的时间后徐宴就离开了,秦格没想到他会再回来,所以见到是他愣了下才回他,“我以为是小刘落了什么东西在这。而且楼下保安挺负责的,这个时间一般也没人会来。”

  徐宴嗤笑了声,很想抬手揉揉她的小脑瓜提醒她,保安哪里负责?还不是连问都没问就让他上来了。

  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只是提起手里的外卖在秦格面前晃了晃,“带了宵夜,可以进去吗。”

  “当然。”秦格欠了欠身,给徐宴让路让他进来,之后重新关好门。

  一路上,秦格按亮了途径之处所有的灯,瞬间,刚才还有点昏暗的工作室一片灯火通明。徐宴将打包的宵夜放在秦格办公桌对面的一个空闲的桌子上。

  之后问她:“没吃晚饭吧?”

  秦格正要骗他说吃过了,可肚子却很逢时的咕噜噜叫了几声,秦格咬了下唇,尴尬的笑了笑,“好吧,没吃。”

  她微笑时,眼睛弯弯的,像是小月牙,纯净的美里带着点可爱的憨态。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的表情,没有丝毫勾、引的意味,甚至因为这尴尬,她看着他的表情里还带着点陌生的疏离。

  但徐宴还是被她迷的心跳都乱了,他立刻移开了目光,低头去挨个打开餐盒摆好。

  “我今天下午约了人在城北新区见面,刚好路过这家网红小笼包店,想着你会不会在加班,拍照不收钱,至少请你吃个宵夜。”徐宴将方便筷子掰好递给秦格,“挺好,我也算没白折腾。”

  秦格接过筷子,也没再矫情,搬凳子直接坐到了徐宴对面,“谢谢啊。那我不客气了。”秦格夹了个包子咬了口,忍不住感慨,“好好吃!”

  徐宴看着她满足的吃相,开心的笑了,“慢点吃,六屉呢。”

  秦格咽下了口中的包子,“怎么好像每次遇见你都有好事情发生,上次是订婚宴现场,这次更巧,我超爱吃她家包子,但实在太远了懒得动。上次吃好像还是去年的时候。一年了,还是那么好吃。”秦格看着铺的满满一桌子的包子,六屉,一屉8个,“但你买的也太多了。我最多也就吃一屉半。”

  徐宴在秦格对面坐下,“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馅的,就每样都买了。我两屉,剩下的给你打包带回去。”

  徐宴迟迟没有动筷子,磨磨蹭蹭的调着自己那份的酱料,默默的观察秦格,发现她不喜欢吃肌肉香葱和香菇肉的,他将那两屉挪到自己这边,默默的吃了起来。

  秦格呵呵一笑,有点惭愧了告诉他,“其实刚才开门看是你,我第一反应还以为你是来监工的呢。”

  徐宴挑眉:“我那么万恶?”

  他巴不得她方案出的慢,怎么可能会来催她,只要方案没出来,他就一直都有随时来找她的理由。

  秦格开始跟他闲聊,到不是抱怨,只是当趣事说的,“你没有,不过别人有的,我就遇到过一奇葩,牛逼的半夜3点了不睡还打电话问我方案怎么样了。”

  说着无意听着有心,徐宴在心里心疼了下,如果今后有机会,他一定每天睡前都帮她手机关机,耽误了怕什么,忘了都没事,违约金他来赔。

  对方要是还敢纠缠不休,呵,徐宴阴险的笑了下。

  秦格刚才没发现徐宴的小动作,这会突然发现,徐宴怎么只吃香菇肉和鸡肉馅的?

像海一样蓝

强烈安利好基友若雪飞扬新文   临近高考,她有点紧张,一直趴在课桌上啐啐念:“我觉高考这事吧,得看上天爱不爱我了?”   “可到底爱不爱呢?”   “抬头。”他命令她。   她仰头,对上他亮的像星星一样的眼睛;   “爱”。   by——《Hi,我的草莓味少年》   我深哥,超好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