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时青

第四章 铜莺 (2)

时青 方家的时青 2042 2019-04-15 18:00:00

  只剩下方苑和何时青站在路边上。

  何时青和方苑两个人站的有点远,何时青不知为什么,灭了烟,他看着方苑手里的包装盒,问了句,“那个,讲什么的?”方苑看他一眼,有些意外他主动说话。

  “……暗恋吧。”想了想,她说,《情书》的内涵太丰富,只好随便说一层,也许不是随便说吧,方苑有些看不起自己。

  在晚上,他们两个,就站在那,远远看去靠的还算近。

  就让方苑想起那晚的男卫生间,方苑脸腾的红了一大片。

  何时青突然开口,“喜欢他吗?”

  说的是吴远。

  半晌,他听见她说,“不喜欢啊。”

  ……

  之后的一路,吴远一直在活跃气氛,方苑和何时青没再有交流。

  比赛结果下来,方苑是省级一等,吴远是二等,何时青是国奖银牌。吴远惊讶地看着方苑,“我问你做的怎么样,你说空了题啊?”

  方苑好心情地翘起嘴角,看着吴远傻傻的表情,突然发现吴远也有可爱的时候。何时青站在一边,也笑。

  吴远快回来找他们时,何时青又问了句,对你挺好,怎么不喜欢。

  方苑淡淡的看着何时青那张隐藏在灯光后的脸,忽然心里很痒,又想撩他了。何时青看出来她眼中又狡黠,“装好学生装不下去了?打住啊,你忘了我警告过你什么了?”

  ——当然没忘,他说她再撩他一次试试。

  ——吴远是很好,只是我不喜欢。

  后来物理竞赛班解散,吴远就没什么机会和方苑近距离接触,他就抓紧放课后一小段时间,跑去单车棚那边候着,他知道方苑这段时间都不怎么住宿舍。

  天色还是很暗淡的,方苑一个人徐徐地走近单车棚,正准备推着车离开,从黑暗中突然跳出个影子,他手上拿着什么东西,噌的一下,照亮了整个单车棚。

  是打火机。

  就是小卖部一块钱就能买到的那种。

  方苑晃神,她记得上次去市里,何时青买了个深蓝色的打火机,很有味道,

  想到这,她终于抬起头,看到打火机照亮了的吴远站在自己面前。

  “方苑,以后我都会送你回家的。”吴远表情非常庄重,就好像在面对什么神圣的工作。

  方苑心里好笑,但看到亮起来的火光,心里忽然一暖。

  “顺路?”方苑问他。

  “啊……当当然顺。”吴远脸笑开,荡起春天。

  方苑又笑笑,“一块走吧,别待在这了,太晚了。”

  吴远推着她的单车,“好啊好啊。”

  心里甜甜的。

  路上很安静,打火机被吴远关了又开,开了又关,迷蒙的夜色里就只剩下脚步声和打火机的声音。

  “嗯方苑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今天在车棚里的场景很熟悉啊?”吴远有一点不好意思,忽又觉得自己好没出息,干脆地问出口,企图找点话说。

  方苑才想起来,藤井树在一边仔细地辨认试卷,让另一个藤井树转动单车保持灯光,是最好最好的情节。

  方苑忽然看着吴远,她觉得自己就好像在给他机会一样,突然停下来,指着前面的路口,“你到了,回去吧,拜拜。”

  吴远一脸奇怪,刚刚还好好的,现在是怎么了?

  方苑也不管他,从他手中接过自己的车骑上就走了,然后迅速的回过一次头,对着吴远的方向,“不顺路,我知道的——”

  《情书》是她最爱的电影,吴远应该是暗暗记下了,方苑觉得自己好残忍,决定还是等吴远想明白了再和他做朋友。

  沈悦最近好像全然恢复最初的样子,她收起烟,换上简单干净的校服,每天好好学习,持续的写文章,见到方苑也会大方的调笑几句,周围人也渐渐被她的热情可爱吸引,纷纷和她做好友。

  只是方苑知道,不过是表象而已,沈悦已经彻底不一样了。每每看到沈悦和一大群人大声说笑着走过,她心里都觉得莫名的难受。

  也越发的觉得她应该不会和沈悦做最好的朋友了。

  不免有些叹息。

  其实方苑不知道,沈悦一个人去找过徐深,就是她听说徐深是被那个女人包养着的事情之后。

  徐深打开房门,看清面前的女孩,下意识就要把门砸上。

  沈悦先他一步闯进来。

  然后也不说话,就像以前一样,径直走到徐深的床上,不脱鞋子就坐下去。

  徐深刚要把她拽起来,却愣了。

  ——沈悦一脸冷淡,好像觉得没什么意思,掏出爱喜和打火机,吞云吐雾起来。

  他印象中沈悦不会吸烟的。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从始至终就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只是个天真又好骗得小女生而已,现在这个样子居然让他有一丝的羞愧。

  但也只是一瞬。

  徐深也不急着赶她了,决定仁慈一把。

  “唱首歌给我听吧。”沈悦捻灭手里的烟头,又抽出一支继续点着。

  徐深看着她,叹口气,算着时间还早,这女的一直活在文学世界的梦境里,陪她文艺一把也行。

  “想听什么?”

  ——我要听《灰姑娘》。

  ——你如此美丽,你可爱至极。

  徐深唱的没什么真的感情,沈悦却听着听着哭了。

  “我后来回想,一直是我在自作多情,你从来没说过喜欢我,我居然还问你为什么对我的感情变了?其实我现在知道,因为你对我根本就没有感情。”沈悦不等他唱完,开始说话,说的话就像电视剧的台词,矫情的,但又很贴切。

  “有段时间你对我特好,想着办法骗我来你这里,就是要上我,我就心甘情愿给你,后来你觉得目的达到了,就跟我说你是个流浪的歌手,不可能会为了谁留下,要跟我分开,我还以为自己很理解你心里的孤独和漂泊,说我可以抚慰你……”

  沈悦停下不说了,床台上有杯水,她拿起来就喝。

  ——结果是让个女人给养着,是不是承诺你当歌手,出专辑?

  徐深真的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又莫名不想赶她出去。

  沈悦也不打算说下去了,收起刚刚得嘲讽,直直的看着徐深,就好像要他也直视她,把她今天得样子记在心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