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残垣消寂

第四章 夜市

残垣消寂 遥亦岑 1215 2019-04-15 17:47:24

  “喂,你不是说要一起逛夜市吗?我答应了!”苏湄边走边说着,反客为主,倒一下子显得大方了不少,那少年还在愣神中,忽然听见苏湄这样说,一下子回过神来,忙不迭地答应着,嘴角微微地上扬,好像从来没有逛过夜市似的。

  事实上,那的确是他第一次逛夜市,这也是他第一次从相府出门来,父亲的管教甚严,少年丞相子,每日早起,习大字,温经书,练骑射,论政事,作息规律而严谨,在民间,人人都说,丞相养了一个好儿郎。

  两个人慢慢悠悠地在街上晃着,偶尔苏湄看到有趣的泥塑和面具,会忍不住过去瞧上一番,看完之后,又垂头丧气地说:“算了,没有用”,那少年狐疑地紧,平日里叩门的他居然掏出自己的钱袋,扭头去问苏湄:“你没有钱吗?虽然我很不想借给你,但是我也不能让你去每个路边摊前摸一把了,呐,拿去”,苏湄却依然沿路对着玩偶们望而生叹,丝毫不理睬他,少年有些生气了,脸颊微微地泛红,叉着腰喊道:“哎,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平时可是从来不借别人钱的,是我大方慷慨,你应该感谢我才对。”苏湄这才注意到少年刚刚干了什么,依旧是一脸生无可恋地解释道:“谁稀罕你的钱?俗话说,穷家富路,我也不至于穷酸到那个地步,我不过是惋惜我买了也没有地方放,何况,我是出来办正事的,更不可能走到哪里都带着它们!”少年的眼睛垂了下去,可能比较失落,一眨眼,又恢复了方才的炫彩夺目,兴奋地对苏湄说:“我家就住在附近,我可以先帮你存着,看你也是风餐露宿,居无定所,不如今晚就先去我家吧,虽然贫寒,但也够你我落脚,你以为如何?”苏湄正想去调查少年,他还给了她可乘之机,何不快哉?略一思索便答应了。

  殊不知,她掉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阴谋。

  二人在路上沉默无言,苏湄为了解闷,才想起来自己没有问少年的名讳,她以为对方不过是寒门书生,自己的身家性命张口就来:“我是耆芜山耆芜老道座下二弟子,我叫苏湄,敢问兄台尊姓大名?既然家住附近,那家住何处啊?我们走了这么远,总该到了吧。”却不曾想,少年的回答让她差点没把手里的戌狗娃娃给扔出去,“我是丞相座下长子,我叫陌谦,家住京城朱雀街14号,丞相府——”说罢,少年回头对她莞尔一笑,“欢迎来府上作客”,苏湄顿时感觉自己吃了大亏,少年怕是早已猜到了她的身份,把她一路往相府上引,说不定,是在为铁骑营的人开脱,苏湄暗想不好,可是已经到了相府,为避免怀疑,只能在此呆上一晚,待明早辞别丞相大人的爱子,再作打算了。

  作为师父的“得意门生”,苏湄也是八卦新闻的好手,如今昏君暴政,丞相大人却在庙堂之上,能让皇上处处听取他的意见,偶尔也做件兴国益民的好事,可见,丞相不是白当的,而丞相的长子陌谦,更是传言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如芝兰玉树,才高八斗,今日一见,苏湄感觉自己遇到了骗子,可是相府的下人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叫他“少爷”,似是货真价实,幸好,幸好,没遇上那个“陌上人如玉”的公子,不然,她可是要羞愧死了,要知道,从小打打杀杀的苏湄也是倾慕传言中的陌公子的,还好,只是谣言,还好,还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