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4-09上架
  • 194888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2347 2019-04-09 19:09:37

  二月的帝都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就连雾蒙蒙的天气也没有比离开前好转多少,空气中如同如同被谁投放了烟雾弹,总是茫茫一片,可见度甚低。

  刚下飞机的向暖眯了眯眼,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冷意,忍不住又把刚带的围巾往上拉了拉。

  初过年关,哪怕现在不过凌晨2点,机场的人也并不见少,虽说不上人满为患,却也是人头攒动,大多在家安逸不过一周,便开始匆忙返帝,开始新一年的工作。

  随意环视一周,泛白的灯光照耀在步履匆匆的行人身上,身影更显清冷。

  厚重的行李箱滚在地上,发出沉闷的滚轮声。

  其实如果可以选择,向暖真的很想再在老家多呆几天,毕竟江城处在南方,空气比帝都来的清新不说,温度适宜的也太让人怀念,奈何……工作太忙。

  从兜里掏出手机准备给家里回个消息,却在转角的一瞬听到隐约的喧哗声。

  循着声源望去,就看到在机场出口的不远处,一堆人包围在一起,话筒,摄像机……唔……狗仔必备。

  不曾想临时赶一回飞机竟然好巧不巧的碰上这么个场面。

  虽在平时,向暖没少听见隔壁栏目组的同事和她叙说着——什么飞机蹲点抓奸情,什么机场时装秀的那些娱乐圈破事。

  可是那怕在无形中已经掌握着这么多的一线战报,飞机也坐了不少次,奈何就是……无缘见过一次。

  这么想着,往前走的步伐不由就放慢了些。

  前方拥挤着四五个记者,周边更是围着一大堆或激动或看热闹的人,向暖视线被挡,看不大清楚。

  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半揽着一个女人。

  男人徒留背影,因为身高不错,漏出半喇的头部,从向暖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一个后脑勺和那头乌黑浓密,打理的很是利索的短发。女人更是除了一头金灿的卷发再也看不到半分。

  在他们俩周围还有几个不知是助理还是经纪人的随行人员分散两边,正努力挡着周围那些不断往前挤动的人群。

  “这又是哪个明星被抓到绯闻了吧?”

  “我看是,你说这些记者也够有毅力的,大过年的来这机场受冻挨饿,就为找些捕风捉影的八卦。”

  “就是,看这闹腾的,会不会是个大明星啊。”

  “不会吧,那些大明星才注重隐私咧,行程藏得很紧的。”

  “是的吗?”

  “是的是的,我家的臭小子就在一个大明星跟前当助理,经常说娱乐圈的事,错不了。”

  “啊,那岂不是可以天天看到明星了!”

  “啊哈哈,还好吧,是见过,还给我捎过几张影帝的签名照呢”

  旁边的两个中年阿姨絮絮叨叨的说着,向暖听着,有些失笑。

  她们聊的开心便没怎么注意后方,向暖便微微侧了侧身子让后面过来的行人先走。

  站直后又略微抬眼看了看前面的境况,心下有些漠然。

  娱乐圈向来鱼龙混杂,近两年更是发展的有些乌烟瘴气,之前新晋的几个小花旦,除了一张耐看的脸之外,演技倒是没见有什么出彩的。后来更为了博出位而绯闻不断,现如今面前的这一出也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

  这么细想,向暖不由得歇了看热闹的心思,机场的出口已经临近,想着自己也算个公众人物,犹豫了下还是把围巾上拉了些,遮住整整的半张脸,徒留一双明亮澄澈的眼睛,快步的低头走过。

  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处在包围中心的男人敏感的回头望了一眼。视线扫过之处,除了匆忙而行的人影并没有什么,那双精致的眉眼略微的皱了一下后又很快的转回去,半拥着怀里的人慢慢的往前走。

  出了机场的向暖,先去了机场停车库,循着手机里的备注找到自己的车。

  坐在车门缓了缓冰冷的手脚,才拿起手机发了个消息,刚想放下,对面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

  “小暖”低沉的男声含着一丝的沙哑,似是刚睡醒般。

  向暖握着手机的手一紧,缓缓呼了一口气,待声音没问题后才开口道:“吵到你了?”

  “没有”悉簌的声音从耳机的那边传来,似是起床走路的声音,“原本就没睡着。”

  向暖侧眼看了下手表盘上的指向……2:30。

  略微皱了下眉,“师兄,你又头疼了?”

  那边似是正在倒水,有水杯轻磕在茶几上的声音,“嗯,老毛病了。”

  向暖心下叹了口气,“安眠药不管用了吗?”

  “是药三分毒,我不想太过依赖便停了。”

  向暖沉默,自从认识林寒尘以来,他似乎就一直睡眠不好,她知道师兄有心事,更知道谁都有自己的一份秘密不愿为人所知,虽然熟稔,她却从没出口问过。

  “师兄,你难道就没想过放下吗?”心有重担,却从不付诸于口,总有一天会撑不住的。

  林寒尘喝了一口水,笑了笑,“有些事,不是想放就放的,有些人,也不是想忘就忘的。”

  “可是,尝试下或许会轻松不少——”向暖轻生反驳,却也心里清楚再多的劝说,对他而言都是徒劳。

  “好了,我心里清楚。”林寒尘出言打断,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欲望。

  “明天不用着急去电台,先在家休息一下。”温润的男声传来,已经略微恢复了清明。

  向暖听出他的答非所问,心下叹了一口气,顺着转了话题“可是Ahren那边……”

  “Ahren会在这边呆一个多星期,你不用担心。一切等我回去再说”

  向暖犹豫了一下,想着寄存在朋友那里的叮当,还是回了声“好。”

  “早点回家,注意安全。”

  “好。”

  挂了电话,向暖松懈着身体,倚靠在座位上,眼神平视,看着车灯亮起,路面被照的一大片空白,空气中的微尘悬在空中飘荡的欢快。

  脑海中一会想着刚才那满是疲惫的声音,一会又想起离开帝都之前发生的那些事。那些委婉拒绝的话语,如今争先恐后的回响在脑海中,向暖低头抿了抿唇。

  她从前便知道师兄心里有个伤疤,不愿触及,却不曾想过那个伤疤是个女孩,让他至今念念不忘。

  年前聚会上他的突然提及,又何尝不是一种委婉的暗示,委婉的拒绝。

  向暖深吸了口,劝慰自己别再多想。

  从大二到如今,他们认识已有六年,林寒尘的温润如玉,细心周到,她早就知道,她清楚的明白他是个做事专一的人,这样的人对待感情也是执着不悔的人,她羡慕这样的深情,也同样清楚自己与他没有发展的可能。

  向暖从来不是个较真的人。

  之前虽然曾有期望,却并未喜欢的弥足深陷,只是有些朦胧的好感,现下抽身并没什么困难的。

  只是……

  可能要让那些替他们操心的人失望了。

  一想到一心想给她拉红线做媒的李老头,向暖就觉得有些好笑,做了九次的媒人没一次成功的,这次应该是第十次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