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4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2703 2019-04-09 19:11:07

  “你来了”何意拿着咖啡杯进屋正准备续杯,就看到向暖已经坐在自家的沙发上逗猫了。这也算得上是俩人的默契,每次来时,她会提前给向暖留好门,向暖也从来不会在自己工作时打断她的思绪。

  “嗯,来接叮当。”

  “你家这个祖宗平时乖的很,一离开了你简直傲娇的鼻子都到登到天上去了。”

  一提到好友家的猫,何意就忍不住那滔滔不绝地控诉。

  “幸好你走之前给我留了不少猫粮,要不然你回来看到的就是一只饿死猫了。”

  向暖笑了笑,“她一向挑食。”

  自家的猫什么德行,向暖了解的很,猫粮只吃德国进口的特定牌子,小黄鱼煎的时间久了或是短了看都不带看一眼的,嘴刁的很。

  “哎,人不如猫~”何意满心怨怼。

  “出去吃饭吧,我请你。”就当照顾叮当的辛苦费,向暖回家之前也是和好友说好的。

  却不想一向以吃为大的何意摆了摆手。

  “今天恐怕不行了,我的稿子还没改完。”

  何意有气无力地仰躺在沙发上,头埋在抱枕里,说话嗡里翁气的。

  “我走之前你不还说已经把剩下的稿子全部打包发出去了,可以封笔两个月,好好放松一段时间了吗?”

  向暖知道好友之前有连载一部长篇小说,年前与她说已经到了结尾阶段。这文结束之后准备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出去旅游放松一下高度负荷的脑子,怎得现在又交稿子。

  “我的第一本小说你还记得吧?”

  拿下一直罩在头上的抱枕,何意侧了侧头看着好友。

  向暖回想了一下,“《浮世》?”

  “对!”

  向暖记得这篇文,当初因想着是何意的第一篇文,作为闺蜜免不了要为她呐喊助威,所以注册了好几个书粉号去楼下刷小红花。刚开始时但凡更新,楼下她的评论总是无外乎的占据第一的宝座,从不失手。

  后来何意的书关注度上升,评论区的宝座眼看就要坐不住,向暖的评论日渐沉寂直至再也搜寻不到后,她就没再留意过了。

  “那本书怎么了?”

  “有导演相中了我这个剧本,想拍成电视剧,但你也知道,那是我早年的本子,情节搭建难免有不合理之处,只是我已经许久不写这个题材了,现下调整就感觉有点手生。”

  何意一脸苦恼样,近年来她已经转写玄幻的题材,武侠的还是初入文学圈时写过一俩篇,但那时的文相比较现今来看不过是练手之作,如今再看只觉得言语生涩稚嫩,有点惨不忍睹了。

  现在让她再修正,她一时间找不到当初的感觉,改的是颇为坎坷。

  “有说让你什么时候交文吗?”

  “导演原本的意思是可以宽限一个半月的时间,但听说投资方有些着急定下来,让我尽量一个月内就交稿。”

  “投资方?什么投资方管的这样宽,连剧本的进度都要上心了。”

  向暖递了个剥好的橘子过去,皱了皱眉,觉得这要求提的着实不合理,投资方向来是给钱等效益的主,那有这个闲心观众鸡毛蒜皮的小事。

  何意坐起身,一手捧着橘子,一手握拳垂在胸前的抱枕上,愤慨地说:“是吧!也不知道是哪个钱多的混蛋,非要砸钱捧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明星,急于一个好剧本来提高那位小明星的人气!”

  “让一个小明星演,就不怕自己的剧本被毁了?”

  难怪向暖好奇,何意一向在意自己的成果,之前被翻拍成剧的小说她都有参与编剧的工作中,就怕自己的作品被改的面目全非。

  这次能让一个小明星演她的处女作,她是怎么都不相信的。

  “她演的不过是女二,而且演技也过得去,不影响。”

  《浮世》是篇武侠文,侧重于江湖儿女的恩怨情仇,并不局限于男女之间的小情小爱,其实除了女主之外,女二女三女四的戏份都不是很多,只是女二的设定比较讨喜罢了。

  “拒绝不可以吗?”不说家世,写文到何意这个程度其实早已不怎么关注钱的多少,也没有非卖版权挣钱的地步。

  “那个导演是大哥的朋友,我第一本书改成电视剧时,就是他导演的。”

  何意为人向来仗义的紧,当初也是那部剧的大火才奠定了如今她在玄幻圈说一不二的地位,若不是这样的人情,她也就早就婉拒了,何苦这样的为难自己。

  “不是还有一个多月吗,也不急于这么一时半会,吃饭的功夫总会有的吧。”

  何意工作起来总是废寝忘食,想来留她自己一人她也不会记得还有晚饭这茬事。

  “我准备叫外卖了,晚上约好了七点的视频要谈剧本的事,我刚才把调整的大纲准备好。”

  嘴里塞着橘子,何意抹了抹嘴,面上笑嘻嘻的。

  “要不然,你留下陪我吃饭?”

  “得了吧,你还没吃腻啊……”

  向暖对她的选择很是嗤之以鼻,放下怀中叮当,缓慢起身。

  “冰箱里还有食材吧?”

  “有的,有的,昨天刚买,还是新鲜的都!”

  何意答的响亮,唯恐走到厨房的向暖听不到。

  冰箱的门一打开,向暖就看到那满满当当的食材,全是好友喜欢的食物,心里无奈的感觉顿生,想来何意早就在这等着她了,食材备的倒是挺足。

  何意看着洗手做羹汤的好友,不止是第几次的感叹道:“有友如此,妾身何求?”

  向暖冷嘲,“有友如此,妾身之难。”

  何意笑的欢快,“近朱者赤,暖暖你如今也能与我“夫唱妇随”了啊~”

  “别,我可不想被你感染,咱俩还是君子之交最为妥当。”

  “暖暖,你这么贤妻良母,万一哪天被别人拐跑了可咋办啊?”

  向暖将切好的肉放进锅里,忙里偷闲地回了句,“你再把我抢回来就是。”

  “我可不敢跟你那位师兄抢人。”

  向暖炒菜的手一顿,心下无奈。

  “别胡说,我和他根本就没可能的。”

  何意一听这话不满意了,向暖哪都好,就是性格内敛些,连带着感情也不怎么善于表达。

  “怎么不可能,你这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又长得闭月羞花,你那师兄又是认识多年,知根知底,日久生情那是顺理成章,你说——”

  “他有喜欢的人。”

  说的起劲的何意一噎,到嘴的话顿时卡在嗓子眼里,不上不下的,难受得很。

  “什么时候的事?”

  倒不怪何意不知道,那师兄是向暖后来认识的,彼时她已经换了专业,虽然后来偶尔见过几面,却并不熟悉。

  她也是看那位师兄长得一表人才,性格也是温润如玉,和向暖站在一块养眼的很,加之一直未听说他有什么女朋友,偶尔见的几次也能看得出对向暖是多加照拂,想来俩个人都是互有好感的,才有撮合她俩的意思。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听说俩人还算是青梅竹马。”

  师兄对外很少谈感情的事,认识这么多年,身边也不曾出现过什么女生,稍微近一点的也就是向暖了,但也一直保持在朋友之间的距离。

  向暖原本也没对俩人关系想太多,只是后来打趣的人多了,加上师兄确实人品兼优,便想着发展一下也未尝不可,才会任由自己的好感剧增。

  而林寒尘那人向来是个心细如发的,后来一次聚餐,那帮同事闹腾的厉害,玩真心大冒险时他便无意提了一句,想来是顾及自己的面子,适当地婉拒吧。

  “倒是可惜了。”

  何意一脸惋惜,想到好友的心情,又有了丝懊悔。

  背过身子,气愤的偷偷拍了拍嘴,看着忙碌的未曾注意自己的向暖,眼睛一转便想着转移了话题。

  “你这饭闻着又香了,最近厨艺见长嘛~~”

  “恐怕不是我厨艺见长,是你饥肠辘辘的亟待投食。”

  向暖笑了笑,斜睨了她一眼,顺着她的话题取笑回去。

  “我哪有~”

  “口水都流出来了。”

  “才没~”

  “那你用手擦嘴干嘛?”

  “暖暖!”

  “哈哈~哎……别动我,正放盐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