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6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2150 2019-04-21 00:00:00

  向暖回帝都并非没有什么打算,早在来之前,便托何意从她大哥那里要来了Ahren的私人手机号,也有通过电话定好了见面时间。

  Ahren是中俄混血,但论起国籍,他又是个中国人,是世界几个顶级的钻石制造商和分销商之一,请这样的人来作为自己新栏目的首位嘉宾,无疑会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下午临近3点,向暖坐在诚佳酒店旁的咖啡厅,时不时地张望着外面,这个临窗的位置正好,既能看清酒店大门,也正对停车库的必经入口,适合等人。

  虽说约了3点,向暖却是提前半小时便守在这张望了,Ahren的个人资料就在手边的包包里,她早已能倒背如流,却仍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在这等着。

  自从工作以来除了任职第一天,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认真了。

  看着柜台前排队等候的人群,突然想到好像自己当初,初入电台面试的时候便也是这样,也曾专门去过一个奶茶店,点了一份自己喜欢的饮品。

  那时候周围面试的很多都是同校的同学,她虽然有导师的推荐信,却也深知那不过是一份敲门砖,若她足够优秀,那便是自己在最终确定人选时的保命符,若是差强人意,不过是一张废纸,而且或许还会给老师抹黑。

  所以她当时就告诉自己一定要优异,无论结果如何,一定不能出差错,但人往往却是在意便越是手忙脚乱,到后来最后一天面试的时候她已经紧张的有些坐立难安。

  最后为了缓解自己的不适便出门点了一杯香草奶茶。因为觉得喝些甜的就可以让心情跟着舒缓起来,事情的结果也会跟自己的蓓蕾一样充满甜蜜的味道。

  那时候的人也很多,需要排着四五个人的队,向暖静静的站在那听着一声声的“谢谢惠顾”莫名的心情就美好了起来。

  这么想着,向暖不由得低头喝了口面前的果汁,嗯~是甜的。

  再抬头时酒店的门前已经停了辆宾利,距离的远看不大清,只能模糊的看到后排坐这着两个人,似在说着什么。

  不一会右侧的门打开,下来一位50多岁的老人,带着黑色的英伦爵士帽,略微地露出一丝浅显的发色,站在车外与车内的人寒暄着告别。

  车内的似乎是个青年,半倾着身子似乎想要下车被阻止了,坐在车内与老人点头示意后,便关了车门吩咐离开。

  向暖想着这个场景,无端的又是觉得一阵眼熟,总觉得那个侧脸在哪见过却一时想不大起来。

  也由不得她不急细想,便见那位老人在助理的耳语下,朝这边看来,走向酒店大门的脚步也是一转,往咖啡厅的方向走来,向暖连忙敛了心思,准备起身相迎。

  离近了看,才发觉Ahren要比照片上面善许多,并没有作为商人所应有的严厉,面容也比实际的年龄要年轻些,虽有褶皱,却也保养的得益,再加之一副微笑的面容,不由得让人心生亲切之意。

  “您要喝点什么吗?”向暖招来了服务员,礼貌地看着面前的老人微笑着。

  “一杯黑咖啡,谢谢。”老人笑着颔首。

  向暖把饮单还给服务员,顺便要了杯热水,对老人解释道“午后的咖啡馆人比较多,咖啡可能会上的比较慢,可以先喝口热水暖暖身子。”

  老人为向暖的体贴感到开心,赞叹到,“中国的小姐总是比较善解人意。”

  向暖略显腼腆的垂眸,却笑的狡黠,“所以您再向我夸您的太太吗?”

  Ahren的太太是个地道的中国人,听说也是位品貌端庄的大家闺秀,资料中有提到过。

  “啊哈哈,你是个嘴甜的小丫头~”老人笑的爽朗,听得出是真的心情不错。

  向暖腼腆的笑笑,原先因紧张而绷紧的后背也不由得一松。笑着与老人闲谈几句帝都的风土人情,一直等到老人喝了大半杯水有了暖意,咖啡也端上来才切入正题。

  向暖如电话里般的表明了来意,只是较之之前的言简意赅,这次说的更为详细和诚恳。

  老人笑意浓厚,本来出来度假的他听着向暖的邀请也没什么不愈,只是面容略有些难色,“向小姐,我很感谢的你的邀请,但恐怕我无缘参加你的节目了。”

  意料之中的回答,向暖来之前就有所准备,便也不曾放弃的继续劝说道。

  “《财经说》虽是新筹备的节目,但主打的便是成功商人的访谈,档次走的是高端线,并不会对您身份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老人轻笑了起来,解释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向暖要继续劝说的话一顿,想了想,“是因为节目还没有关注度?”

  老人摇了摇头,诚恳道“向小姐之前主持的节目我有看过,说实话我很欣赏你,不然我也不会同意你的邀请和你坐在聊天。”

  “那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吗?”向暖困惑了,既然原有应邀的意向,为何现在却出口拒绝了呢?

  老人喝了口咖啡,润了润嗓子,然后继续说道“我原本只是受邀老朋友的寿宴,顺便逗留几日,原本去参加你的节目也没什么影响,可后来临时有个合作项目,匆忙之下可能没有什么时间。”

  向暖心下着急,却也想着最后一试,“我可以照顾到您的时间,您什么时候有空我都可以。”

  老人看着向暖真诚的脸,有些无奈地说“我已经定好了明早的机票。”

  向暖有些失望,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勉强的笑了笑,知道作为一个商人时间的宝贵,更可况到达他这个位置已经不需要访谈来为自己增添美名,听到这已经知道没有转圜的余地,不由的有些惋惜。

  许是看出向暖的挫败,老人笑了笑,“虽然这次无缘参加向小姐的节目,但我想我应当过不了太久还回来中国一趟,到时候如果向小姐乐意,我愿意继续再与向小姐聊天。”

  说着便示意一旁的助理递过来一张名片,向暖有些受宠若惊,原想会徒劳而归却不想会得到这样的许诺,简直就是意外之喜了。

  向暖起身从助理的手中接过,顺便递过一张自己的联系方式,“Ahren先生如果再来中国,可以联系我当您的导游,我可以带您去四处转转。尝尝您不曾吃过的美味,看看不同于俄罗斯的美景。”

  老人笑意晏晏,开心的说“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