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9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3278 2019-04-24 00:00:00

  回家的路上,向暖边开车边逗弄着叮当。

  叮当全身软绵,似是没什么精神气式的趴在向暖的腿上,明显的让向暖都感觉有些不对。

  “怎么了,我的小可爱?怎么不开心啊?”

  叮当低着头用侧脸蹭了蹭向暖的腿,“喵”了一声,“有猫不理我。”

  向暖被蹭的一痒,动了动腿,“因为没找到小伙伴吗?”

  宠物院以前有只幼小的金毛,叮当每次去宠物院都去找他“聊天”,俨然把人家当成自己的小伙伴,不过这次去时女医生有说小金毛已经被别人买走了。

  “小金毛已经有了新主人,他会向你一样被主人照顾得很好。”

  叮当翻了个身子,“我知道,小金毛上次就跟我道别过了。”

  向暖空出手来,摸了一下叮当的头,“乖哈,小叮当这么可爱,还会有新朋友的。”

  “可是新朋友高冷的讨厌。”叮当的俩手握拳放在胸口,有些气愤。

  “晚上给你煎小黄鱼怎么样呀。”向暖将车一路开到小区停车库,抱起叮当边安慰着边出了车门。

  “他为什么不跟我走呢……”

  叮当窝在向暖的怀里,心情郁闷,“我可以每天分他一条小黄鱼啊。”

  一首悠扬的钢琴曲响起,向暖往前走的步伐一顿,一手抱着叮当靠在最近的柱子上,一手在包里胡乱地翻着,看到来电显示的人名时不由得一愣,手下意识地一松。

  而正巧叮当忽地不知看到了什么,挣扎着露出了后退,借着力道跳了出去。

  向暖被叮当突然的动作拉回了神,轻呼了口气,划下了接听键。

  “喂,师兄。”

  “小暖,在忙吗?”声音温润如玉,一如本人。

  “没有。”

  “听说你去见Ahren了?结果怎么样?”

  向暖叹了口气,“他临时有事要回美国,恐怕没法来了。”

  似是听出向暖的挫败,对面的声音沉默了一顺,安慰道“不用太担心,虽然Ahren是很合适的人选,但也不是没有别的同样好的选择。”

  向暖低着头,“嗯”了声,声音有些闷。

  “嘉行娱乐的顾辰风,何氏集团的何景祗,都是少有的商业精英,你可以考虑一下。”林寒尘的声音顿了顿,似是在认真思考。“还有路遥之。”

  向暖一愣,不确定性的反问,“路遥之?”

  “对,路氏集团的路遥之,他之前一直呆在国外,学成后并没有回来继承家族企业,而选择独自创办了风遥集团,仅凭四年便被美国评为最具发展潜力的十大企业之一,听说他已经着手把总部往国内迁移,人也帝都,如果请到他,和请到Ahren的效果并无区别。”

  向暖了然,这样的一位青年才俊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成就本身就是一种极具谈资的话题,更何况如今风遥集团的发展前景正盛,创始人却突然决定回国,这本身就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好奇心了。

  “好,我会再仔细查查他们的资料。”

  何景祗是何意的大哥,顾辰风的联系方式娱乐版那边肯定也会有,只是路遥之——向暖想着可能要麻烦些。

  “不过,路遥之这人一向低调,几乎不怎么接受采访,我托人帮你打听一下路遥之的联系方式,回来短信发给你。”

  向暖心里叹然,“不用了,师兄,我自己可以的。”

  林寒尘一怔,似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不由得叹了口气,“小暖,我———”

  “真的,师兄,我可以的。”真的不想再欠你这么多了。

  向暖其实知道师兄一直很照顾自己,可能是因为师兄妹的关系,也可能因为曾经的感谢,之前是自己不懂其中缘由,如今已经知道,便不想再心安理得的接受师兄的照拂。

  林寒尘沉默了一会,妥协道,“那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记得联系我。”

  “好。”

  向暖挂了电话,有些怔松的看着前方,师兄人很好,但是不是自己的注定不能强求,向暖向来是个感情理智的人,知道在沉陷之前该怎么掐断自己的好感,既然没有可能,便将所有好感的可能诱因扼杀掉。

  手上的锚链动了动,向暖回过神,想起之前跳开的叮当,转头顺着锚链的方向看了看,这一看,不由得心抖了抖。

  叮当背对着向暖,趴在挡风玻璃上,两只前爪正抱着雨刮器似乎想把他给扣下来,奈何力度不够扯不开,便不满意的上了嘴开始啃咬。

  雪白的尾巴搭在身后,晃不悠悠的左右甩着,在尾巴的不远处,一字形排开的,高低错落有秩的,金灿灿的,———猫——屎?

  “叮当!”

  听到呼唤,叮当猛的松了口,转过身,瞪大双眼很是无辜的望着向暖。

  “你——你干了什么?”

  “我在吃东西啊,饿~”叮当歪着头很是不解,出去这么久,猫的肚子早就饿了啊。

  向暖有些惊怒交加,指着自家的猫主子,手哆嗦着很是有想掐死她的冲动,视线下移,再看了眼那醒目的宾利标志,再看了眼那更为醒目的一坨,心里便更是一阵的咬牙切齿,怎么就鬼迷心窍的把这个祖宗给带出来了呢。

  向暖抬了抬脚想着出去找个树枝解决下窘境,但转念又想万一不小心整出个刮痕就得不偿失了,不由得收了脚,看着一脸不知错的叮当,二话不说的把她有扔回车里,一阵翻找才总算翻找出一个鞋盒子。

  由于不大喜欢穿高跟鞋,向暖常常在车里备有一双帆布鞋,用鞋盒子装着放在后备箱里,现在鞋子没用的上,鞋盒子到先有了用武之地。

  向暖将鞋盖撕下,用鞋盒沿处理了下车上的污物,翻到在鞋盒子里,一阵折腾才总算收拾好,将鞋盒盖好,用塑料袋装着,再看了眼车面,更是一阵心累。

  因为用鞋盒面刮过,污物已经没有,只是蹭的面积有些大,早已没了之前的直线形状,变得有些发散开来,就好像一团泥巴糊在了纸面上,顺手一带留下一大片的污迹。

  向暖心下哀叹,却也实在无能为力了,想来想去还是歇了再用抹布擦擦的打算,直接从包里拿出纸笔,留下了电话号码,夹在了之前叮当抱着啃咬的刮雨器后。

  “你在干什么?”

  突兀的男声响起,放纸条的向暖手一抖,差点又将刚粘好的便利贴给揪下来。

  有些心虚的转了身,看了眼说话的人,便是一愣。

  眼前的男人距离自己五米左右,一手拿着文件夹,一手插兜,眉头微皱,目光正落在向暖刚贴的便利贴上。

  这倒不是重点,重点是向暖觉得他很眼熟。

  “这位先生——”

  愣神的功夫,男人已经走到了向暖面前,垂眼看了看车面,眼底流露出了然,“你整的?”

  距离的近了,向暖才发现男人有些高,一米六八的个子还穿着高跟,但在男人面前还是要仰视才能看清他的面容,眉目清冷,眼中无波,是昨天超市遇到过的男人。

  “是。”向暖想了想,又觉得不对,“是我的猫。”

  呆在车里的叮当适时的“喵”了一声,“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抬了抬眼,看向旁边后车坐里的叮当,雪白的毛发,蔚蓝的眼睛,头脑半歪着靠在半开的窗口上,前爪握拳搭在窗口,一副做错事的摸样,倒是和她的主人有些像。

  可能是沉默的有些久,向暖心里有些忐忑,“那个....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愿意赔偿。”

  男人微微挑了挑眉,“怎么赔偿。”

  向暖皱了皱眉,能怎么赔偿,当然是洗车啊,这人不会想讹自己吧。

  向暖悄悄抬了下眼,看着长得一表人才,全身上下更是一股精英范的男人,觉得自己有些小人之心了。

  “赔......洗车钱?”

  男人轻笑了下,“我差这点钱吗?”

  向暖抿了抿嘴,一时不知道该回什么,不差钱那你不应该说算了吗,这才是正常套路啊,又不让赔钱又含着一副揪责的语气,这是什么意思?

  “算了。”

  男人的声音平淡的听不出情绪,向暖看着他的脸,想从他的微表情里看出一丝的态度,奈何男人面容清冷,无甚表情,转了身向车走去。

  眼看着就要拉开车门,想了想还是自家猫做的事太不地道,对方突然这么好说话,向暖反而更生了些愧疚之心,不禁前迈了一步,“别,这位先生,这事是我...我家猫的错,我理应负责。”

  “你负责?”似是对向暖的话产生了兴趣,男人拽着车门的手一顿,侧过脸看着向暖。

  看着男人有些似笑非笑的脸,向暖有些疑惑他的转变,回想着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不对的话,“我意思是——”

  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叮——”的一声,男人低头看了眼手机,再抬头时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冷漠,“抱歉,我还有事。”

  说着便顺手拿开了挡风玻璃上的纸条,摇了摇,“我会联系你的。”

  然后拉开了车门,启车离开。

  向暖有些反应不及,准确的说自从看到车主的那一刻,她就有些懵,闯祸被抓现场什么的实在是太尴尬,更何况还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感觉总是有些奇怪。

  男人的车已不见踪影,想着刚才衣着正式手拿文件夹的样子,貌似是真的有急事,他着不着急的自己不知道,不过现在向暖心里倒是有些着急,刚才他是说会联系自己吧?

  是吧?这是让自己付洗车费的意思?可之前不是说算了吗事情到底怎么解决啊……

  向暖有些心塞了,想着今天早上出门的好心情,到如今感情不顺,事业不顺,还莫名其妙的被自己猫主子惹上个不大不小的债责,顿时有些幽怨的回看了眼叮当。

  “今晚的小黄鱼——没了!”

  “喵~”不可以!

  “喵~”说好的!

  “喵~”半条也行!

  “喵~”主人我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