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10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2647 2019-04-25 00:00:00

  向暖在家又休息了四天,帝都突然的降温又加上最近空气实在不好,天气预报都提示橙色警告了,假期又是货真价实的还有“余额”,向暖便也心安理得的呆在家里,刷剧睡觉做个米虫。

  期间有尝试联系了几个待选嘉宾,却不是告知在国外没时间,就是没意向。

  师兄之前建议的何景祗,向暖也有向好友何意打听其亲大哥的行程,不过何意说自家大哥正忙着陪自家大嫂在国外开画展,浓情蜜意的估计一时半会回不来,如果以后他回国了或许还可以,她可以再帮忙联系,不过前俩期嘉宾肯定没法应邀过来。

  说完还兴致勃勃地反邀自己有没有空陪自己一起去画展捧个场,向暖婉拒,自己已经自顾不暇了哪还有时间飞国外去看画展。

  每当这时向暖才会开始羡慕何意,身为个作家工作地点完全不限定,哪怕出去旅游都可以美曰其名为找灵感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至于顾辰风,那天回家的当晚托同事那打听到了联系方式,第二天打电话时是秘书接听的,说是去了国外谈项目,暂时没法给出答复。

  向暖再问具体多久时,却被告知不大确定,可能半个月也可能一个月。

  向暖心下有些犹豫了,不似何景祗和路遥之的低调,顾辰风因为是娱乐公司的负责人,不可避免地会常常出现在镜头,对比另外两人接受的采访也多,其实请他来做嘉宾是挺不错的选择。

  一来商业话题够足,二娱乐影响力也有,三又是常处在镜头下的人,邀请来也更为方便些,只是若真是在国外呆一个月再回来恐怕时间便有些错不开了。

  但是何景祗已经确定排不开时间了,路遥之常年呆在国外虽然如今回国,却也从来不曾接受过采访,很是低调,能邀请到的概率堪比买彩票中头奖的几率,而且最主要的自己还没有弄到他的联系方式,这么一想又是有些忧愁。

  果真是万事开头难~

  周一的电台,同事们大都上岗上任,开始紧张进入工作状态的同时还不忘闲聊几句过年回家的趣事。

  而向暖所在的栏目组之前担任制片人一职的老陈如今虽说升职加薪,不过也就是换了个办公室,与向暖他们还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过年时又喜获二子,如今双喜临门。

  向暖从茶水间出来的时候,正巧碰见回来发喜糖的老陈,笑容满面地,颇有些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味道。

  老陈算是栏目组的老前辈,在栏目组呆了八九年,性情随和,长得面善,经常与地下的员工打成一片,如见看着正心情正好,底下的这些职员便也不客气的哄闹着说要请客的事,颇有些不请客就不让走的架势。

  老陈也是有些无奈,觉得自己这一趟过来的实在有些不是时候,不过自己带过的手下,心里也清楚什么脾气,便笑着应好,“这周六晚上7点老地方,去涮肉。”

  底下哄闹一片,本来刚回来工作,休息的有些懒散,如今听闻要聚餐更是有些坐立难安,声音大的将刚经过门口的李主任给引了过来。

  “吵什么吵!”

  原本的喧哗热闹瞬间鸦雀无声。

  李主任扫视了一圈,转头看向老陈“要请客?”

  老陈笑着点头。

  李主任颔首,“看在你们上一年表现不错的份上”,顿了顿,看着里面一群目光闪烁面含期待的脸上,清咳了下嗓子,“晚上吃完饭,如果没有安排的话可以去唱K,我出钱。”

  底下集体沉默三秒钟——

  李主任眉毛一挑“怎么不需要?”

  “需要!”

  “需要!”

  ......

  回过神的众人,说的很是异口同声,就是有些受宠若惊。

  “需要就给我老老实实工作!”李主任严肃的说着,眼睛装怒的瞪了一下,底下的员工顿时鸟兽散的回到座位,查资料的查资料,敲电脑的敲电脑。

  向暖心中好笑,回到位子上继续工作,坐在旁边的小妍看了一眼李老头离开的背影,等门关上确认安全后,在猫着头小声的问,“李老头什么时候这么亲民了啊”

  不怪小妍这么说,李主任40多岁,未满50,年龄明明也不是很大,却是一股老学究做派,平时不言苟笑的,对他们很是严肃,最是看不惯他们这些小年轻混迹酒吧,KTV这些混乱场所,平时组内聚餐也是很少参加,突然这么体贴真的很诡异。

  “怎么,白请你不乐意啊?”向暖转头同样低声说着。

  小妍皱眉,“这倒不是,就是觉得李老头在憋大招。”

  毕竟上一次李老头请客还是以加班半个月为代价换来的。

  向暖失笑,“这次你放心,没大招。”

  “你怎么知道?”

  “因为——”向暖嘴角一眼,笑眯了眼,“我是百晓生啊。”

  向暖说的也没差,李主任请客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过年在家与导师通话时,有听闻老师提过,李主任一直呆在国外的小女儿回来了,而且还带回来了个男朋友,把李主任开心的坏了,一个劲的在老师面前炫耀,让老师怄了好几口气。

  想来现在李主任心里正是得意的很。

  ————————

  周六晚上7点,因为有了提前预约,向暖他们一行人直接下班后聚在一起开车到了地方。

  定的是包间,简单的中式风格,偏棕色的墙面,砖红色的门窗,木制的车窗周围绘着亮红的灯笼,从窗口看下去可以看见川流不息的车道和对面五光十色的迷彩灯红。

  门前有一面富贵吉祥色的屏风,堪堪遮住后面的桌席,哪怕有人不小心走错房间也看不清里面坐着吃饭的人,桌席是木制的八角桌,桌面呈圆形,十来个人正好坐满一桌。

  天花板上是一顶复古的木制方形吊灯,暖黄色的灯光倾泻而下,平添了一些温意。

  酒意正酣之处,向暖有些头晕,便趁着去卫生间的功夫透了口气。

  卫生间的洗手池是开放式的,向暖碰了一股凉水铺在脸上,冰凉的温度让她眩晕的脑袋清醒了几分。

  向暖的酒量不是很好,一般俩瓶啤酒下肚就会醉了,更不要说中间还被同事怂恿着喝了一小杯白的,刚才走到卫生间的一路看着脚下的玉石板都有些晃。

  如今洗了一把脸,脑袋的沉重感总算减轻了几分,从右手边抽了一片纸巾,敷盖在脸上,等着脸上的水珠自然吸干,拿下来时抬眼看了下镜子,却正好从缝隙中看到了对面的男人。

  ——是他?

  ——那个车主。

  向暖想了想,距离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天,刚开始自己确有等着他的电话,可是时间一长,一直没收到他的消息,想着或许当时自己听错了,再者他也忘了这件事,又加之有了工作便也渐渐不再在意,不想如今碰个正着。

  男人穿着白色衬衫,纽扣一丝不苟的扣到最上面,搭配黑色的领带,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手机,刚从耳边拿开,边低头走向水龙头,边将手机随手塞进裤兜。

  不巧——就在向暖斜对的镜子后面,向暖从镜子的缝隙中只能看到他微微露出的左手,袖口轻挽至肘关节略下方,肤色在炽光灯下显得白皙而有力。

  向暖正观察的出神便听到对面的传来说话声,“电话打完了?”

  向暖抬眼循着声源望去,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想来说话的人就在对面,因为玻璃遮挡自己便注意不到。

  “嗯。”回答的声音平淡无波,一如那天和面对自己时。

  “一会聚完回那边?”

  男人打开了水龙头,水声响起,“不回。”

  “呵——我是很好奇她是怎么如此精确的掌握你的行踪的?”

  对面的话语中带了点幸灾乐祸,向暖没有听别人墙角的习惯,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没有什么问题,便转身离开,走过拐角时顺手将刚用过的卫生纸扔进垃圾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