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15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3102 2019-05-04 00:00:00

  回去的路上有好几个十字路口,每逢转弯,因为惯性向暖的身子止不住有些滑动,睡得不是很安稳,最后对面转弯处突然冒出个大卡车,司机的方向盘一个大转,向暖歪着头直接就要滑到一边,本应闭目暇昧的路遥之不知怎得睁开了眼,轻轻拖住向暖,眼神清明毫无倦意。

  看着向暖沉静的睡颜,路遥之微移了下身子,将脑袋轻放在自己的肩上,声音不悦的嘱咐道,“开慢点。”

  坐在前面的李航心中叫苦不迭,他今天本来被老板放了假,正准备好好陪陪女朋友,却突然收到大老板的消息,约会泡汤了不说,如今还要遭到老板的白眼,心里着实委屈的很,“老板,我已经很慢了。”

  路遥之抬眼,没有说话,李航看了眼后视镜里,自家老板那阴森森的警告语,自觉封嘴,“好好好,我再慢点。”

  收回视线前还不忘悄悄的扫了一眼,靠在路遥之肩头的女人。

  眼生.......真眼生。

  难不成自家老板这颗铁树终于开花了?

  李航内心吐槽,嘴巴却是避的死紧,再也不敢多话,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路况,眼都不眨。

  肩膀上的向暖蹭了蹭,脑袋下滑靠在了路遥之的胸前,路遥之的身子一顿,低头看过去,女人面色嫣红,宛若桃花,他动了动手,将向暖散落在眼前的刘海抚开。

  向暖再醒来时,李航已经走了,她是被路遥之喊醒的,刚睡醒的她脑袋不是很清醒,再加上在车上暖气的烘染,原本不清醒的脑袋更是如同一团浆泥,眼睛沉重的有些睁不开,更不要说下车,自己走回去。

  路遥之看着一直半闭着眼,全身软绵的没半点力气的向暖,突然想到何意后来点白兰地时,她似乎也陪着喝了一点,之前看她清醒的样子还有些诧异于她的酒量,却没想到不过是反应迟缓,如今那一点酒的后劲发挥出来,竟然让她醉成这样。

  他动了动肩膀,问着有些迷瞪的某人,“还清醒吗?你住哪?”

  昏昏欲睡的向暖只觉得有一道好听的声音在耳边轻轻絮叨着,声音低沉,满含磁性,让她耳朵一阵酥痒,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耳朵。

  住哪?觉得好像他是在问这个,“你说我住哪?”

  路遥之无奈,看着这个醉的有些糊涂的向暖,“我不知道。”

  “胡说,骗子,你明明来过。”向暖有些不开心,鼓着嘴巴抬起头来想要瞪人,却一直找不到焦点。

  路遥之蹙眉,“你还知道我是谁吗?”

  向暖努力的点着头,“知道,你是师兄。”

  路遥之的眉毛皱的更深了,“我不是。”

  “你是!”

  “不是!”

  “是!”

  “不是!”

  “那你说你是谁?”向暖歪着头,好奇宝宝的问。

  路遥之哑然,看着靠在座椅上半醒不醒的人,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无聊,同一个醉酒的人较什么真,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好,我是,不过我忘了,需要你再告诉我一遍。”路遥之声音放轻,原本清冷的声音无端的有了丝温润感。

  向暖歪头,似是真的认真想了想,其实林寒尘只送她回家过俩次,最近的一次还是半年前的周年庆她喝多了的时候。

  她和师兄都是持礼的人,除了工作上的互相照顾,生活上联系并不多,只是她的异性朋友本来就少,和师兄因为毕业于同一个导师,便多了一层熟捻,所以当她喝醉了,下意识的觉得送她回来的异性只可能是林寒尘。

  向暖有些迟缓的大脑转了半响,计算着上次聚餐的时间,时间有些久远,师兄忘了也是正常,便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嘟囔着,“18栋2301”

  路遥之一愣,看着向暖,似是没听清的重复了一遍,“18栋2301?”

  “嗯。”向暖不舒服的动了动脖子,不是很满意的取笑着,“师兄你记忆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话刚说完,就困倦的又睡了过去。

  路遥之沉眸看着向暖,目光深邃却又好像并没什么情绪,似是沉思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想,只是单纯的看着。

  向暖的睫毛很长,如今闭着眼,眼睫毛就像羽毛一样,轻翘着,每一根的纹理均可细见,嘴巴不同于平常情清醒下的微微轻抿,略含笑意,而是微嘟着,粉嫩嫩的,露出几分娇憨来。

  时间似乎很长,长到他就沐然回忆起18岁的向暖睡觉时的模样,又好像很短,因为哪怕多年过去,原先的她还是有些地方没有变。

  路遥之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欢快的身影飞奔而至,临到了脚前又勿地刹住了脚步,路遥之低头一看,雪白的毛发,碧蓝的眼,脖子上还带着一只小铃铛——是那只弄脏了自己车的宠物猫。

  叮当歪头看了路遥之一会,似是疑惑上次害的自己没有小黄鱼吃的人怎么会和自己的铲屎官在一起。

  难不成又是阻止自己吃小黄鱼的?

  想到这个可能,叮当不由得敏感的缩起了前爪,有些警惕的看着路遥之。

  叮当明显的面带不善,路遥之并没有在它身上多浪费时间的打算,环顾了一下向暖的房间,找到卧室的位置就径直的抱着向暖走了过去。

  被冷置在一旁没人理睬的叮当很是不开心,但想着闭着眼精没有什么意识的女主人,还是决定负责的转了个身,飞快地跟了上去。

  向暖的房间并不是女生常用的粉色装扮,而是以浅绿为主,墙面上还有几片枯枝搭成的网格,挂着零碎的小物品,纯白的欧式床上躺着一只浅绿色的邦尼兔,五六米的样子横躺在床的中间,路遥之看了眼后跑来的叮当,示意着看向那只玩偶兔。

  叮当蹦上床和他对视了一会,回头看了眼身后比她略长的兔子,思虑了半响。

  好吧~我是为了铲屎官,才不是怕你!

  叮当一边自我安慰着,一边叼起玩偶扔到另一边的床头。

  路遥之满意的看了一眼,轻轻的将向暖放到床上,拿过一边叠好的杯子帮她铺在身上,只露出一张醉意醺然的睡颜,又为她理了理额头的碎发,才准备转身,手就被握住。

  路遥之抬眼看了一眼,向暖仍然闭着眼并没有醒的意向,伸出手便要拿开。

  “水~”向暖呢喃着。

  路遥之顿了顿,抽手,没有抽开。

  他只好伸出另一只手去掰,向暖却纂的更紧。

  路遥之无奈,只好微倾着身子在向暖耳边轻声劝着,“你松手,我去给你倒水。”

  向暖没动。

  路遥之犹豫了一下,“乖。”

  温热的气息袭来,向暖缩了缩脖子,攥着的手却有了些松动。

  路遥之趁机抽回手来,他站直起身,面带怀疑的看着床上的人。

  双眼紧闭,呼吸均匀......是熟睡的样子。

  许是呆的太久,一旁的叮当又跑了过来,坐在向暖的床头,双眼圆瞪,面带凶意,只是因为长得实在太萌,杀伤力——几乎为零。

  路遥之挑眉看了一眼叮当,转过身,出了房门。

  身后的叮当气愤的睁大双眼,他什么意思?不屑吗?是吗?

  它瞪圆着双眼,盯着紧闭的房门,目光幽怨,扎尔挠腮的看了一会,又回头看了眼睡死的主人。

  心想着果然是坏人,每次见到他,自己都会没有小黄鱼。

  今天不光小黄鱼没有,连鱼汤都喝不到了!坏人!坏人!

  路遥之去厨房烧水,并没有到处乱看,只是趁着等水开的功夫,给顾辰风和何意盷发了个消息,报了平安。

  何意盷确定向暖是回到家后就没再回话了,倒是顾辰风满怀好奇心的短信轰炸着。

  “你送向美女回到家了?”

  “你有没有被邀请进去喝茶?”

  “你没趁人之危吧?”

  “向美女的地址在哪?离你近不近?下次我找你时也好顺道去拜访一下。”

  ......

  路遥之大体扫了一眼,直接关了手机放在裤兜里没有回复。

  离得近吗?

  楼上和楼下的距离,是挺近......

  水开不过10分钟,路遥之倒好一杯热水,端着回到向暖的床前,看着她安然沉静的睡颜,没有再喊,将水杯轻放在床头柜上,就转身离开。

  路遥之没有趁人之危的念头,却耐不住叮当有防人之心的警惕性,它猫着步子,一步一步的跟在路遥之的身后,唯恐他做出什么反悔的动作。

  路遥之关上门时,还能在门缝处看到叮当奶凶的模样。

  和它的主人还真是像.......

  宿醉后的感觉并不好受,向暖困难的睁开眼,只觉得头脑一阵发涨,滚了下身子,深埋进枕头里,试图再会周公,却突然面色惊讶的坐起身来。

  昨天怎么喝醉的?

  好像是何意硬拉着自己陪她,说是正式投入工作之前的放纵......

  那怎么回来的?

  好像是被一个人送回来的......

  被谁?

  何意盷?顾辰风?还是——路遥之?

  向暖深思了下,酒意过后,她的脑袋反应的有些慢,更是断片的厉害,好像有个小人正呆在她的脑袋里不懈的吹着小气球,越来越涨,越来越涨,实在是空气缺氧的厉害,很难留出空间来再去想那些光怪陆离的细节。

  家里没有备用的解酒药,向暖心中无解,也不折腾自己沉重的脑袋,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去楼下药店准备买些东西,顺便买些吃食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