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16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3166 2019-05-05 00:00:00

  路遥之晨跑回来时,就看到自家楼下有一只很是眼熟的猫,正在感应门内里扎尔挠腮,明明试图走出来,却每每被门上的栅栏给挡住,脸颊都被压成了圆形,却还是在不遗余力的往前冲。

  他慢慢的走过去,站在门前俯视她,好整以暇的打量着,却并没有开门的意思。

  而叮当——早在看到这个,昨晚在自家出现过的男人时,就自觉的后退了一步,不再紧贴着玻璃门,等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许是等得太久,叮当微微抬着头,面带不解,抬起前爪指着门把悬空挠着,歪头示意。

  路遥之挑了挑眉,手摸上把手,修长的食指在门把上摩挲了下,突然就想起昨晚他端着茶水站在客厅时看到的场景。

  当时也是这么一道门前,叮当与他也是现下这般,一个在门内一个在门外,这只矮小的猫就那么站在门后,慢吞吞的将门推着,两只前爪死死的抱着门沿,后脚不停的用力蹬着,奈何力气太小,每次在快要关上的时候都被锁扣挡住,没能如愿。

  路遥之就那么静静的看了一会,这只猫似乎也有些累了,挫败的坐在了地上,不过一只脚仍是不忘的抵在门后,防止门自动开开。

  那根深褐色的尾巴就这么搭在门缝处,似是想要把入口堵死,路遥之就那么目不斜视的走到她的跟前,如现在这般的俯视着叮当,而这只猫也是这般的抬头仰视,不同的是当时的她表情很是戒备,防备中似乎还有那么一丝的......挑衅?

  昨晚的他怎么做的来着?

  哦,直接抬脚往前直走,装作完全没有看它的样子,抬起脚尖,只是落脚处——好巧不巧的是叮当放尾巴的地方。

  而叮当确实一个激灵,直接起身跳到身后的梳妆台上,冲着他叫,警戒味十足。

  这么想着,路遥之垂下眼,瞥了眼叮当,看着它目光希冀,望着自己手的两眼似是放光,他不由得就转了方向,收回了握着门把的手。

  叮当眼看着出去的希望破灭,眼神一直跟着路遥之的手,直到他把手又重新揣回兜里,还是不死心的“喵”了一声。

  向暖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副场景,一身运动服的男人在站在楼下,身材修长,姿态慵懒,清晨的暖阳下,微微垂首的侧颜清隽温和,很是养眼,顺着目光看去,就发现那只急躁的转着圈圈,扎尔挠腮的扒在门内的宠物........

  那不是自己家的小猫崽吗?什么时候跑出来的?!

  向暖有些怔愣的瞅着,便看到叮当突然转了视线,看到是她,眼神一亮,手舞足蹈的蹦跳着,尾巴摇的很是欢快。

  路遥之回头看了看,不出意料的看到了十米之外的向暖。

  向暖这才发现眼前站着的男人竟然是熟人,惊讶之余便又礼貌的笑笑。

  “晨练吗?”向暖走过去,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路遥之点了点头,看着向暖手中的豆浆,“去买早餐?”

  “嗯。”

  路遥之看着面前这个面容素净的女人,不知道是在外面呆久的原因,还是昨晚酒醉的后遗症,向暖的脸有些白,与昨晚的酡红形成鲜明的对比,路遥之的喉咙滚动了一下,还是没有说什么,伸手打开了面前的感应门,侧着身子示意向暖先进。

  刚走进去,叮当就扑上来,抱着向暖的裤脚不松手,一个劲的往外拽,似是想要出去。

  向暖蹲下身子,揉了揉叮当的头,“自己逃出来的吧,还想让我带你出去?嗯?”

  早上出门时,向暖的脑袋还不是很清醒,晕涨晕涨的,倒是没留神这个小家伙也跟着跑了出来,不过它也是聪明,知道要走楼梯,没有跟着自己坐电梯下来,要不然早就被她锁回家了。

  叮当动了动脑袋从向暖的手里逃了出来,眼巴巴的望着向暖。

  “那也不行哦~”向暖把它抱在怀里,顺了顺毛,“要先回家吃早饭。”

  叮当表情恹恹的,双手搭着。

  “嗯~回去你也有份~~”

  叮当一个激灵,睁大了眼睛,讨好的将脸贴上去,蹭了蹭向暖的脖颈。

  向暖被弄得一痒,偏过头就看见斜后方的路遥之长身玉立的站着,看着电梯上那不断闪动的数字,一脸平静。

  刚才开门时向暖就注意到了,还在纳闷他为什么会知道这栋楼的密码,现下看他神情自若,有些熟门熟路的样子,又穿着运动服,明显刚晨跑回来准备回家的姿态,突然回忆起上次见面的场景,他——好像也住在这个小区......

  现下是......

  “路先生......也住这?”向暖小心翼翼的问着,心里祈求——应当没这么巧吧......

  路遥之转头看着向暖有些纠结的脸色,眼中带笑,反问了一句,”有问题?”

  “没...没问题。”向暖抿了抿嘴,默默的转过身子,看着电梯门上倒映出来的自己发呆。

  所以昨天晚上送自己回来的难道是他......

  向暖皱眉深思,昨晚只记得出了店门后,何意喝醉了酒直接睡晕了过去,对自己记得倒是不清楚。

  何意盷一定会送他女朋友和他的亲妹妹,再加上司机,肯定没有空位送自己,那就只剩下顾辰风和路遥之,那会是谁呢?

  她记得当时,她因为头晕靠在门柱上,虽然睁着眼但看什么都是重影,后来有个声音说要送自己,被何意盷打断,再后来就是一道低沉的声音和自己说,“走吧。”

  声音冷冽而有磁性,没有什么情感却意外的抓人耳球,向暖只记得当时自己的脑子明明醉的成一团泥浆,竟然还分神的想,这声音怎么这么好听呢。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声音与自己现在身旁的这个人好像有些像......

  向暖透过镜面打量着斜后方的这个男人,不算这次,自己与他偶遇三回,每次见到他都是一副西装革履,生人勿近的样子,倒是第一次看他穿的如此随意。

  一身浅灰色的运动服,高领紧束,下巴微抬,露出刀刻般锋利的下巴,他的薄唇轻抿,眉眼稍抬,一头乌黑的密发没有经过仔细打理,蓬松的刘海垂在眼侧,消除了往日的那份高不可攀,反而有些像一个略显冷漠的少年郎。

  向暖看的入神,直到电梯门开,没了镜面的影像,才恍然的回过神,走了进去。

  向暖进去后就站在靠墙的一角发呆,紧随而入的路遥之自按下电梯键后,就没再移动身子,笔挺挺的站着,正好挡在她的前面,向暖试图抬头看一眼他住的楼层。

  奈何......身高不允......

  心下不由得有些后悔为什么早前不站在另一边,现在再移动不免显得太过刻意了些。

  眼前的这个男人身量很高,以向暖168的身高在他面前也才不过到他的脖颈处,视线平齐处是男人宽厚的肩膀,他穿的很单薄,又或许是双手揣兜的缘故,衣服包裹下仍是能看得到肩骨的凸起。

  一定肯定很硌人.......向暖天花乱坠的想着,这么精瘦的身子,如果靠上去一定很不舒服。

  不知是向暖的目光太过放肆,还是面前的这人太过敏感,路遥之倏地转了转胳膊,转了两圈似是不满意,又伸出右手放在肩上揉了揉。

  向暖被他突然的动作拉回思绪,连忙敛神,许是心虚的原因,又或者环境安静的有些过分,向暖偷看了一眼面前正在揉肩的男人,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路先生肩膀疼吗?”

  路遥之揉肩的手一顿,微微回头,“你不记得了?”

  向暖一怔,自己应该记得什么吗,难道自己昨晚酒兴大发,不小心把他打了?

  可是自己的酒品貌似没这么差........

  又或者他们几个昨晚喝醉了打架了?可看他面容光滑的,也实在不是很像。

  向暖蹙了蹙眉,有些迷茫的开口,“我......忘了什么吗?”

  路遥之收回右手重新放在上衣兜里,转过了身,”没什么。”

  声音冷漠中带了几丝的不快,虽不明显,向暖却鬼使神差的感觉到了。

  向暖不由得更郁闷了........

  电梯的门已经打来,向暖低头沉思,没有在意,直到临近关门,路遥之伸出手略挡了一下,轻声提醒,“你到了。”

  向暖语气疑惑,“我住23层。”

  “这就是23层。”

  向暖抱着叮当的手一动,没有说话,慢步的往前走着,在经过路遥之旁边时,抬眼看了下按键,下一个暂停点果然是——24层。

  走出电梯后向暖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一直走在了自家门口,脑袋还混乱的有些回不过神。

  今天收获的信息量有点大,她得好好缕缕。

  这栋楼总共也不过24层,据她所知新搬来的住户也就只有两家,一户是一个月前搬来的新婚夫妻,一户就是半个月前扰得她不能安眠的——楼上那家。

  而路遥之正好刚回国不久,庭兰家居的家居品向来价格不凡,没有点家底的是舍不得出钱买这种奢侈品的,并且自己和他的几次偶遇.......也恰巧是楼上搬来新住户之后才发生的事。

  时间,地点,人物,再加上刚才亲眼所见……

  所以说——他就住在自己的正对的楼上,或许现在站在相同的地方和自己一样准备开门进屋......?

  难道这就是人们所谓的无巧不成书?

  向暖脸色有些复杂,难道是老天都在帮自己,看自己兢兢业业这么多年,就把这么尊佛神送到自己跟前为自己的新节目助威?

  这样的意外之喜砸下来........

  心情还真是有些......难以言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