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24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3049 2019-05-13 00:00:00

  晚上,向暖下班的比较晚,又绕路去了趟会馆,取过打包好的饭,回到家时,已经晚上七点。

  她匆匆的将手上的东西放到沙发上,就提着饭食上了楼。

  可真走到了门口,向暖又泛起了愁,该怎么说呢……

  “你好,路先生,这是顾总让我帮您捎来的晚饭。”

  不行,怎么听着这么想助理……

  “路先生,顾大哥说您胃不好,托我叮嘱您记得吃饭。”

  还是不行,怎么听着这么像套近乎的……

  “路先生……”

  “你在干什么。”

  飘远的思绪被打断,向暖回过头就发现——那位另自己忧愁的当事人就站在自己两米远的电梯口,面带疑问的看着她……

  “听说你胃不好,我来送饭。”

  向暖反应性的回话,回过神来却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完蛋了……

  之前的话都白想了……

  打好的腹稿都进了水,竟然剩下这么模糊不清,让人浮想联翩的话来……

  向暖心下懊恼,脸涨的通红。

  路遥之挑了挑眉,目光下移,看了眼向暖手中的包装盒。

  “你给我送饭?”

  “不是。”……“也算是。”

  “嗯?”

  向暖的脸越发的红了,当了这么久的主持人倒是第一次觉得,将话说清楚是件这么令人辛苦的事。

  面前的男人眉眼冷冽,鼻梁挺直,哪怕只是礼貌的,没什么情绪的看着你,都会让人觉得有些疏离之感。

  这样的回答想必会让他误会吧……

  向暖咬了咬唇,轻呼一口气,抬眼直视他的面容,让自己的神色尽量摆的坦荡,“今天和顾大哥吃饭时,他提到你胃不好,又想我们家住的近,就定了些饭菜,让我帮你带回来。”

  说完向暖旋紧的心一松,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神情也自然了不少,走上前将手中里的东西举到了路遥之的面前。

  路遥之低头看着面前的这只手,指尖如笋,腕白似藕,许是因为拎东西拎的太久,指尖有些泛红,隐见勒痕。

  他突然就想起今天视频里的一段画面,她身穿无袖连衣裙,拿着话筒走向嘉宾,为因创业演讲而略显激动的嘉宾递去纸张。

  她的手当时也如这般的白皙修长,柔若无骨。

  一双十指玉纤纤,不是风流物不沾……

  他抬手接过东西,提在手中,果不其然……有些重,应当不止是一人的量。

  “谢谢。”

  他眉眼轻敛,低头道谢。

  “……那我先走了?”

  向暖背过手去,原本被塑料袋勒出的红印如今阵阵发麻,指尖仍有刚才不经意接触时留下的温度。

  “进去坐坐吧。”

  路遥之出声,他也不知为何,看到向暖低头如今温柔安静的模样,就突然想起今天顾辰风的那通电话,邀请的话不知怎么就脱口而出。

  顾辰风说要追她……

  “小羽也在里面,他喊着要见你好些天了。”

  向暖一愣,倒是有些惊讶。

  自从上次分开之后就没再见过,但向暖和这个可爱的小男孩一直都有联系,知道他被路遥之抓着练了好多些天的字,后来学校开学,直接回了学校。

  算起来,他们已经有近半个月没见过了……

  向暖有些迟缓的点了点头,路遥之已经走到门边开了门。

  鞋柜上有备用的一次性拖鞋,向暖换上,走在男人身后。

  “你随便坐,我去喊小羽。”

  路遥之说完,看到向暖点头后,走到一旁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柜台前,就转身去了书房。

  向暖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抬眼打量了一下房间。

  路遥之的家和向暖的家差别不大,都是欧式风格,只是他的家装修成了开放式格局,要显得更为空旷一些,整个房间主要以黑白为主,清亮简约,一如他本人。

  透明的玻璃茶几上,放着一个烟灰盒和几本财经杂志,此外还有几本漫画书,应当是叶羽铭带过来的。

  “暖姐姐,你来啦!”清脆的男孩声从身后传来,向暖还未来的及转身,叶羽铭已经跑到了跟前。

  向暖弯下身子,摸了摸男孩的锅盖头,“嗯,来看看你。”

  站在远处的路遥之看着向暖,她的眉眼温婉,不似平时面对他的疏离礼貌,他动了动嘴,仍是平淡的问道,“吃过晚饭了吗?”

  向暖拉着男孩的手一顿,转头看过去,“没有,准备一会叫个外卖。”

  向暖平时晚上回到住处都是自己做晚饭的,但今天下班的晚,她又实在累的很,已经不想再动了。

  “就在这吃吧。”路遥之语气无谓,好似只是一般的好友邀请。

  向暖面带犹豫,想要出口拒绝,男人的话却已经截了她的话头,“我看辰风买了不少,我和小羽两个人也吃不完,加你一个正好。”

  站在一旁的叶羽铭看着自家的小叔叔,又看了看有些为难的向暖,眼珠一转,拉着向暖手晃了晃,撒了个娇,“一块吃啊~暖姐姐,我都好久没见到你了。”

  小男孩的婴儿肥还未褪下,如今鼓着嘴巴,一脸讨好样,让人看的心中柔软。

  “好。”向暖对着小男孩说了一声,又转了头看向书房门口的男人,“打扰了。”

  路遥之点点头,却没再出口回应她客气疏离的话,直接看向叶羽铭,“你陪着你暖姐姐坐会,一会吃饭。”

  说完就走向柜台拿起袋子,转身去了厨房。

  叶羽铭看着又重新关上的厨房,几步移到沙发上,坐在向暖斜对面,一脸笑意。

  向暖看了看他,面前的小男孩面色红润,表情欢欣,不似电话里说到的那般过的水深火热。

  “在学校过的怎么样?”

  “不好啊!新来了个教导主任,管的老严了。”

  叶羽铭一提到这个不由得面色忧愁,“不准上学时间携带手机,校服要穿着整齐,必须随身携带学生卡,迟到要罚,早退要罚,什么都要罚,这些也就罢了,不过比以前比更为严厉点,可他居然没收了我的漫画书!真的可恶到爆了!”

  叶羽铭的漫画书,刚拿到手不久,新鲜的很,上课时就偷偷看了两眼,往常这样的事他干的多了,从不曾被发现过,不知那个鬼见愁什么时候飘到了窗户前,把他抓了个现行……

  那可是新出的限量版啊!

  他还没看两页,就没了……

  叶羽铭内心悲痛,生不如死……

  向暖被他哀怨的表情逗得一乐,说话时也带了些忍俊不禁,“上课偷做小动作了吧?”

  叶羽铭躺在沙发上的身子一僵,看着向暖,语气有些不足,“我就偷看了一眼……”

  向暖笑……

  “两眼……真的!就两眼!”

  叶羽铭说的肯定,眼睛却飘向一边,向暖也不多与他争辩。

  “你年龄小,坐不住是正常,但现在你学习才是主要的啊,课余时间这么多,什么时候都能看啊……”

  “可是老师讲课太无聊了……”

  叶羽铭一脸乖巧样,语气却有些抱怨。他虽然上课小动作比较多,但一向该听的课还是会听,不会过分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看漫画书。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次,他都没有被抓包的原因。

  可这次真的是太无聊了,他虽然不喜欢这门课,但原先的英语老师年轻漂亮,说话温柔细语,讲课也是通俗易懂,他还能听进去些。

  可这学期她回家待产,替课的是个近五十岁的老头子,说话慢吞吞的不说,还总是说些让人脑大的术语,他真的是困的不行了才偷看别的了。

  这一看,就看的出了神……

  “什么课?”

  “英语。”

  向暖意外了一下,叶羽铭经常和父母出国,之前听他说过的那些游玩趣事,和人交流轻松自如,怎么也不像英语不好的样子,她原以为叶羽铭会说是语文。

  毕竟小孩子本身就脾性跳脱,男孩子更是活泼的很,会厌烦文学这种软绵繁琐的学科。

  “你口语不是很好吗?”

  “口语和英语不一样!”叶羽铭拍着沙发的扶手,一脸愤懑。

  谁说口语好,英语就一定好的!

  这俩完全没关系!没关系!

  “口语只要发音的准,和别人交流就没有问题,可是!英语考试不一样啊!要考音标!要考阅读理解!要考语法结构!那阅读理解说的晦涩难懂的,语法结构更是一层又一层的,写作文不能用大白话,必须各种从句加各种定状补,简直麻烦死了!不就是门语言嘛……”

  向暖哑言,一时想到家里那个英语废的弟弟,当初也是这么和她抱怨着英语考试的规章制度,不近人情。

  向阳的理科成绩很好,唯独英语和语文,每次考试下来,分数凄惨,与其他鲜红的满分卷形成刺裸裸的对比,为此爸妈当初可没少给他请私人家教。

  “英语的语法题都是固定的形式,阅读理解也是有设陷阱的常用法,你摸清套路就好了。至于作文……”

  向暖想着当初她劝向阳的那些话,“多背些范文就好了……”

  “要是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

  叶羽铭一脸怀疑,觉得英语竟然成了他的死敌,这可是他的第二母语啊……觉得有些丢脸的同时,还有些任命的自暴自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