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26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3064 2019-05-15 00:00:00

  因为不过一个楼层的距离,两人便没再按电梯,而是走了楼梯。

  楼梯里的感应灯闻声而亮,透白的光芒倾洒而下,空荡的楼梯更显寂静,浅弱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幸好之前有把高跟鞋换下,向暖有些心不在焉的想。

  楼梯的空间很宽,向暖和路遥之保持着半米的距离,慢一阶层的默默跟在后面,空气中弥漫着疏离的味道。

  “小羽很喜欢你。”路遥之突然开口,打破了持久的平静。

  “或许是因为我帮过他吧……”向暖轻声说着,她感觉的到叶羽铭的亲密感,那样鬼精灵怪的孩子没人不会不喜欢。

  其实不是这样的……

  路遥之心想——那晚的事情不过是那小子的刻意为之,真实目的他不用想也猜的出来。路遥之插在裤兜里的手摸了摸手机的边缘,他虽没什么想法,却也不能任顾辰风那家伙胡作非为,真的开启什么追求攻势,毕竟向暖的外公也曾是他的老师。

  “那你能不能帮小羽补习一下功课?”

  向暖一怔,显然不曾想过路遥之竟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其实路遥之离了客厅后,就不曾拉紧厨房的扇门,原本不过是防止叶羽铭说出什么逾矩无章的话,却不想听到了补课的事。

  向暖有些犹豫,“我不是专业的,而且时间这么久了,早就有些忘了。”

  她并非是刻意的客套,而是真的心有隐忧,她不想为别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而且找个经验丰富的家教显然更为合适些。

  “你可以尝试一下。”路遥之站在向暖的家门前,微侧着身子,给向暖留出位置开门。

  “小羽讨厌英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去年我哥和我嫂也为他找了几个家教老师,可效果都不怎么显著,他心里也排斥补课这件事,如果是你,我相信会好不少。补课费也会日常结算。”

  两人已经走到向暖的家门前,向暖微微上前,掏出了口袋里的钥匙,“补课的话也是可以,不过费用就不必了。”

  向暖低头开锁,却突然觉得今日的钥匙格外的难用,怎么都塞不进去,奇怪的很。

  “你好像拿错钥匙了。”

  路遥之轻声提醒,向暖拿钥匙的手一顿,低头细看,这不是车钥匙吗……

  向暖的脸一红,收了手,手忙脚乱的又换了一把,再插进去时已经能顺畅的推开门了。

  “我去找些食材出来。”

  她着急忙慌的跑进厨房,冰箱里有她以前腌制过的牛肉,她用干净的的袋子包好,又拿了些生菜和地瓜,分开装好后,提着出去。

  叮当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门边,背着身子,蹲坐在门后面,脑袋微扬,正对着路遥之站定的方向。

  路遥之还在门外,并没有进来,低垂着头,看着面前的这只面色不善的小东西,向暖这才想起来刚才跑的匆忙,竟然忘了他。

  “那个……我家没有备用的男拖。”向暖语气轻柔,走过来的步伐却有些快,不好意思的向他解释着。

  路遥之眼中有笑,却不知是因为刚才的事情,还是因为她现在的话。

  “嗯,我知道。”

  向暖心中泛疑,他怎么会知道,又没来过……

  好像真来过……

  向暖偷偷抬眼,看了下身旁正杵在灯光下的男人,他身姿挺拔,眉眼淡漠,却因为橘黄色的廊灯照耀,少了平日的那份高高在上的疏离,填了些柔和的意味。

  “那日……是你送我回来的?”

  路遥之早就感受了向暖打量的视线,不过他并没有转头,只是在她走到跟前的一瞬,顺手接过了她手中的东西,神情自然,似是早已如此多年。

  “嗯。”

  不过一字的肯定,向暖却觉得越发的尴尬,她早就忘了发生过什么,不知道有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说出什么不雅的话来。

  她心中懊恼,怎么就没忍住喝醉了呢……

  “那天……给你添麻烦了。”

  路遥之想说不麻烦的,向暖的酒品很好,除了有些慵懒,并不会出现撒酒疯之类的情况,可看着向暖一脸愧疚的模样,他却又不想说了。

  “还好吧……”

  怎么听怎么让人觉得勉强。

  向暖转过身想再把门锁上,不料叮当却突然从门缝中挤了出来,神色坦然的杵立在两人的中间。

  “叮当,你先回去……”

  向暖蹲下身子,推了推她的后背。

  叮当两耳不闻,继续站在原地,背对着身子,一双眼睛瞪的滚圆,仍是一瞬不瞬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向暖无奈,想将它抱起来送回屋内,叮当却有所察觉的直接趴在地上,两只爪子死抓着路遥之的裤口不放。

  向暖……!!!

  那可是专门定制的衣服啊,我的祖宗!

  因为抓的紧,向暖也不好用力,更没法上手将男人的裤腿撤掉,蹲在地上,两手还保持着抱着叮当的姿势,一时尴尬的紧。

  “她是不放心你和我走吗?”路遥之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声音疑惑,语带询问。

  向暖松了手,直起身子,因为叮当的缘故,语气有些不好意思,“往常这时候,我会给她煎小黄鱼。”

  她气愤于叮当的突发状况,却一时无解,只能有些歉意的看着男人,扯着理由,“那个……她好像记得你……”

  其实平时的叮当慵懒的很,谁也不曾在意,哪怕何意见的频繁,它也是爱答不理,这次也不知怎么,竟然主动招惹起了路遥之,真是奇怪的很。

  路遥之看着脚下这个软萌的生物,它长得很是可爱,一双蔚蓝的眼睛似是玛瑙般的明亮,幽可见底,毛发纯白如雪,抓着他裤脚的那只爪子,隐约可见猫粮的残渣,乍一看似是喜欢极了他的模样。

  若它的神色不是那么戒备的话……

  “是该记得。”

  毕竟他送向暖回家时的那晚,它也是这般盯着他良久,还阻了他好几次路,并留了好几个猫抓印。

  不过向暖就不是这么想了,她以为是车祸的那次的不愉快。

  “车库的事……路先生没再联系我。”

  路遥之挑眉,“你一直在等我的电话?”

  向暖抿嘴,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有歧义呢……

  “之前说好了要赔偿的。”

  路遥之轻笑,也不再继续询问,“若是补偿的话,就给小羽补补课吧,他爸妈出国,我目前算是他的监护人。”

  向暖无奈,话题好像又绕了回来了,“我试试,不行的话还要麻烦您再找别人了。”

  男人点了点头,也不勉强,“好。”

  “你带她一块上去吧。”

  路遥之抬了抬下巴,脚下的叮当已经不甘寂寞的往前走了两步,直接坐在了路遥之的脚上,头更是靠在一直紧抓的裤腿上,神情惬意,似对自己新找的地方很满意。

  向暖眼神微颤,既舒服还能免遭拖拽,可不是个好地方吗……

  “它平时不这样的……”

  向暖垂死挣扎的无力道,但好像每次在路遥之年前,自家的叮当就没干过什么省心的事……

  第一次是地下车库的猫屎事件,第二次是楼底下的离家出走事件,如今第三次更是作威作福到这位大人物的脚上。

  向暖简直连掐死叮当的心都有了!

  她蹲下身子,想抱起叮当,叮当却以为它是要被送回去,两只爪子顿时成环绕式的抱住了男人的腿,一脸不开心样的冲向暖叫了一声,“笨主人,我是为你好!”

  向暖一手抚摸着叮当的后脑勺,一手抓着叮当的小短腿,轻轻的往后拽,口中语气温柔的和它打着商量。

  “听话,一会给你吃你最爱吃的小黄鱼~”

  “骗人,每次遇到这个男人,它的小黄鱼都会不翼而飞!”

  “2只好不好~”

  “我是为了吃而屈服的猫吗?!”

  “4只?”

  “喵~”

  “乖,我带你一起过去~”

  向暖狠下心使了使劲,却不想叮当先一步的送了手,早一步的跳进了她的怀疑。

  果然还是吃比较有吸引力吗……

  向暖黑线╮( ̄▽ ̄““)╭

  不过好歹是扯了下来,路遥之的裤腿已经有些褶皱,皮鞋上更是掉了几根细小的猫毛,向暖抿了抿嘴,还是觉得当成看不见的好。

  一会自己就少吃点饭吧……

  毕竟她和他没熟悉到可以帮他洗衣刷鞋的地步.......

  而且——路遥之这样的男人,应当也不需要吧……

  她抱着叮当转过身子,一手将叮当揽在怀里,一手反锁着家门,叮当动了动身子,探出头来。

  向暖被她弄的脖颈一痒,佯怒道,“别动,要不然把你扔回家!”

  叮当果然老实了,圆圆的脑袋趴在向暖的肩膀上,一双眼睛幽幽的看着路遥之。

  刚才就是他作势要踩它,要不然它才不会屈服的这么快呢!

  明明它还想和主人再谈判谈判,多争取几条心爱的小黄鱼,结果……就是因为他动了动脚!这赤裸裸的威胁啊啊啊!!!

  它只好逃离战场,落荒而逃……

  真是人不可貌相,它就知道!!!这人坏的很!主人一定不是它的对手!它一定会好好护着笨主人,不让他得逞的!

  路遥之看着小东西两眼圆瞪,面带凶意的模样,嘴角轻扬,想监督他?还嫩点……

  挑衅!这绝对是挑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