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27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3037 2019-05-16 00:00:00

  叮当嗞着牙,刚想反击一声,向暖的手却突然按在了它的头上,抚慰性的一摸,将它拽进怀里,她转过身子,看了男人一眼,“走吧。”

  路遥之点点头,和向暖并排往回走着,叮当的气焰被向暖的突然打断,顿时少了几分威胁,只好轻蔑的看了路遥之一眼,又闷头缩回向暖怀里。

  大坏蛋,咱们来日方长……

  晚上的饭桌,除了顾辰风预定的三菜一汤,向暖又下厨炒了两样小菜,总共五菜一汤,算得上丰盛。

  除此之外,向暖也应约的给叮当准备了吃食,两条小黄鱼,并没有之前所说的四条,至于原因……

  是某喵在家偷吃的太多!鱼量已严重不足!

  不过即使这样,叮当吃的也很是欢快,两只嘴巴抹满了油渍,滑稽的很。

  而叶羽铭在向暖做饭的功夫,早就与叮当混的很熟。

  上次去向暖家时,时间太短,又适逢叮当睡觉,他并没有见到,原本他家里就有只萨摩,体型庞大,不像叮当长得小巧可爱,如今突然见到了这么软萌的宠物,好奇的紧。

  因为从小就有萨摩陪他一块长大,叶羽铭和动物相处很有一套,又是小孩心性,自然是玩的开心。

  如今看到叮当蠢萌蠢萌的模样,更是毫不留情的取笑,叮当一脸茫然,嘴角叼着半个鱼尾,歪着头看着向暖,似是询问,他怎么了?

  向暖轻笑,拿出纸巾碰了碰叮当的左腮,整下来一小片金灿的鱼皮,又顺手擦了擦它的嘴角,“它吃东西一像这么狼狈。”

  “嗯嗯,我家的萨萨也这样。”

  叶羽铭小脑袋直点,萨萨就是陪他一起长大的那只萨摩,长得一副乖巧可爱的样子,每次吃东西都傻不拉几的糊了一嘴,脏兮兮的和叮当现今的吃相一样。

  “不过,暖姐姐,你的厨艺真好!”叶羽铭赞叹着,明明家常菜却做的色香味俱全,都比得上外面饭店的厨师了。

  “一个人住,慢慢练出来的。”

  向暖一直不太喜欢帝都饭菜的味道,所以一般情况下,都喜欢自己做饭,久而久之也就练出来了一手厨艺,虽不说顶尖,却也拿得出手。

  “我小叔也一个人住,他就没练出来啊……”

  叶羽铭回答的顺溜,他这段时间住在路遥之公寓,每次吃饭不是在外面,就是小叔公司的食堂,吃的他都要吐了,明明他小叔在国外留过学,独自在国外呆了这么多年,也不知怎么活下来的,竟然连饭都不会!

  “你想吃我做的饭?”

  路遥之看着自家的小侄子,声音平静无波,却怎么听着都像是不怀好意。

  笑话……那不得毒死我啊……

  叶羽铭心里吐槽,不过却始终记得现在他的监督人……就是他正吐槽的人,他还没这么想找死……

  叶羽铭嘴角一扬,露出个大大的笑脸,“不用,小叔日理万机的,我怎么能浪费你时间呢!”

  “真这么想?”

  “真的!比我心爱的纯甄还真!”叶羽铭一手握拳放在胸前,一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放于耳边,做着立誓的模样,表情严肃,一本正经。

  路遥之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拿起筷子将盘子里的最后一块肉夹到自己的碗里。

  叶羽铭的心碎了一地……

  他心爱的红烧排骨啊……

  果然话不能乱说,尤其是小叔的坏话更是要三缄其口啊!!!

  生存欲极强的叶羽铭机智的连忙转开话题,“要是能经常品尝到暖姐姐的厨艺就好了,哎……”

  他不辱使命的搬到小叔这,可是生活品质严重差了好多的好嘛……

  小叔公司的食堂他早就吃腻了,学校的饭菜又太过平淡,口腹之欲完全得不到满足(>﹏<)

  向暖看着男孩一脸忧伤的面容,好似平时吃的三餐不饱般,唉声叹气,忧愁的很。

  她倒是不介意给叶羽铭准备三餐,可是这样的事没法随便答应,路遥之可还在旁边呢,答应了他,路遥之又怎么算……

  “你想吃时可以来我家里,我给你做就是了。”

  这样的话,路遥之应当不会来,也没什么可尴尬,向暖心想。

  叶羽铭的眼睛一亮,语气欢欣,“真的吗?”

  “嗯。”向暖点点头,她早就已经吃好,放下了碗筷,手撑在桌面上,另一只手摩挲着竹筷。

  “那我小叔也可以过去吗?”

  向暖(._.)

  可以说不吗……

  “我小叔胃不好的,他又常常三餐不定的,犯起胃病来会要人命的,有次直接送医院了,差点……”

  “吃完了就去刷碗。”

  路遥之的声音适时的传来,打断了话头,男孩的话没能再说下去。

  向暖一愣,想着那句差点的后半句会是什么,这已经是第二个人这么告诉她了,而且还是在同一天,如果顾辰风之前说的她还怀疑有着夸大的成分,那么现在,她已经没有理由怀疑了。

  毕竟——叶羽铭总不能是和他商量好的。

  难不成他真有胃病,而且真的很严重?

  “为什么是我?!!”

  叶羽铭不服,一脸震惊的看向路遥之,他明明在为他的幸福生活着想,小叔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

  哪怕你现在不喜欢暖姐姐,这么美味的饭菜不比你自己吃外卖强吗!你到底在端个什么劲啊……我的亲小叔(;)

  “白吃白喝的人总要出些劳力。”

  路遥之说的坦然,叶羽铭目瞪口呆。

  “小叔,你也是的好嘛……”

  路遥之挑眉,“吃饭的场地是我的,你今晚即将住的卧室也是我的。”

  叶羽铭郁卒,这是什么狗屎理论!难道我不是你的小侄子吗,不知道什么是尊老爱幼,关爱未成年吗?!

  似是看出小侄子的不满,路遥之想了想,提议道,“不想去也可以,明天大扫除……”

  “我去!”

  叶羽铭咬咬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就是刷个碗吗,他小男儿能屈能伸,还怕你不成!

  叶羽铭收起碗筷,放在一起,全都打包抱到厨房,水流开的极大,哗啦啦的,一如他心中的怨气。

  向暖朝房内看了两眼,有些犹豫的说道,“要不,我去帮帮小羽吧……”说完就扶着一旁的椅把站起身来。

  “不用。”路遥之从厨房里出来,替身后的叶羽铭关上门,手里端着个一次性水杯走了过来,“他们学校有实践要求,每周都要独立完成一份家族劳动,还要写心得体会交上去,如今机会难得。”

  向暖往前走的动作这么一顿,机会难得……所以如果没有今晚的这顿饭,小羽明天就要一个人负责整个房间的大扫除吗……

  向暖不愿意这么想,可路遥之一个连饭的懒得做的人,会自己打扫房间吗?

  想想就觉得有些违和感……

  被刚才的话打断,如今的向暖就站在路中央,去厨房不是,回去坐着也不是,处境有些尴尬,她清咳一声,打破这份平静,“那我收拾下桌子。”

  路遥之几步走到向暖的跟前,将手中的杯子递到向暖的跟前,“我来吧,你喝点水,在沙发上休息会吧。”

  “我没什么好休息的。”

  本就刚吃过饭,哪里需要什么休息,更何况让他和小羽干活,自己反而一个人闲着,向暖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那就客随主便,收拾的事给我。”

  客随主便不是这么用的……向暖心中嘀咕,嘴巴微抿,却没有出口反驳。

  “怎么,不渴吗?”

  路遥之看着向暖低垂的头,看不清容颜,只能看到散乱的头发别在耳后,露出那双小巧红润的耳朵。

  向暖伸出手,捧着杯子的下沿接了过来,“谢谢。”

  声音轻柔,似是春天的第一缕微风拂过,苏苏的,痒痒的。

  路遥之神色清冷,嘴角却是微微一勾,眼底似是也是漫出了些微的笑意,真是很爱脸红呢……

  他擦肩而过,向暖端着杯子怔忪,杯子里的水温度适宜,不冷不烫的,喝起来刚刚好。

  刚才饭桌上的那碗紫菜蛋花汤有些咸,好似帝都的口味都有些偏重,路遥之和叶羽铭吃起来正好,向暖就有些受不了,喝了一口后就没再动过勺子,现在确实嘴巴有些干的紧。

  不过……

  他是怎么知道的?

  向暖回过身,看着不远处吧台后面的男人,男人还穿着他惯常的白色衬衣,脖子以下的两个扣子已经解开,随着他的动作,隐约可以看到锁骨的轮廓。

  为了行动方便,他的袖口轻挽至忖间,露出半截手臂。手臂精瘦且有线条,看起来健壮有力的很,拿着抹布的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向暖突然想到他的这只手还会写的一手好字。

  行笔如流水,落笔如云烟……

  他的字她不光见过,如今还记得。

  本该拿笔的手如今拿着有些脏兮的抹布,可向暖竟然觉得也很好看,明明刚刚还会觉得有违和感的,如今亲眼见了后,反而觉得那样的一双手,无论做什么,都是极好看的。

  向暖看的出神,自吃过饭就窝在沙发边的叮当却突然窜了出来,拍打着向暖的脚。

  “别看了,不就擦了桌子,有什么好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