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29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3097 2019-05-18 00:00:00

  “不就多了三句吗……”向暖汗颜,搞不清那晚一直在聊天的何意什么时候记的数,明明最后都喝的那么醉了……

  其实在何意喝蒙着了后,路遥之还有提醒自己少喝点,但这就不能告诉何意了,免得她又挑出一大堆的问题(;)

  “那不仅仅是三句啊……”何意强调,“他和我说的三句是——你好,谢谢,再见,可是你呢!对你呢!”

  向暖用力的回想了一下,发现记得不是很清楚,准确的说她酒量本就不好,在先前的栏目组的餐桌上就喝的有些醉意了,整个吃饭的过程都有些晕,根本记不住些什么。

  后来又有何意拉着,她不经意的被她错灌了几瓶度数高的,才导致了最后的后劲来的太过凶猛,直接睡在了车上。

  “和我也差不多吧……”向暖不确定的说着。

  “才不是!”何意声音坚定,掰着手指头开始清算。

  “他先是英雄救美问你有没有事,再是饭桌上帮你点餐,体贴入微问你味道怎么样,后面顾辰风两次与你搭讪,都被他不经意的引了过去!暖暖,你知道我是个码文的,洞察力很强的好嘛!!”

  “你这说的是他和我吗……”

  向暖语气质疑,怎么听也不像是那晚的真切情况啊……

  她知道作者的观察力很强,可是何意好像关注的有些偏差过了吧......

  首先——路遥之途径走廊时的出手帮忙,那完全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是绅士之举,虽说英雄救美说的不错,可些这完全是两个意思的好伐?

  其次,帮忙点餐……那不是看她不知如何是好,给的一个参考性意见吗,顾辰风也有在一旁提议啊!

  再然后,什么体贴入微,不过问的是菜是否合口,而且还是顾辰风先提到向暖是南方人,问味道是否地道时,路遥之他在旁边多问了一句,哪来那些有的没的……

  最后——打断顾辰风两次的搭讪……向暖真的想敲开何意的脑袋,你确定以上的这两次也算是搭讪╮( ̄▽ ̄““)╭顾辰风好歹也是个绯闻行走体,这样的人搭讪方法会这么low的吗……

  “大小姐,虽然想象力好对你来说很重要,但请不要把你的想象放在我的身上(;)”

  很累心的好不好!向暖内心哀叹。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何意语气忧伤,颇有些被向暖戳中了痛点的心塞感。

  向暖满心无奈,不和她逞嘴舌之争,“算了,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嗯,证明你是错的……”

  “呵~你就继续和我倔强吧!”何意抬起头看着雪白的墙面,嘴角不服气的勿自撅着,“你敢说你们不是住一个小区?不是常常见面,没发生什么狗血事件?”

  向暖沉默,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住一个小区?不光一个小区,还同一个楼,距离一个上下层……

  见面?是挺频繁的,刚见完回来……

  狗血事件?也有,那晚之前就已经发生了……

  耳机那边的沉默在何意看来等同于默认,不由得有些吃惊的问,“不会吧,你俩真天天见啊……”

  “不是……”向暖眨了眨眼,“就偶尔吧。”

  “真的?”

  “真的!”

  平均一周一次的偶遇也算不了很多,至于以后……那她就不知道了……

  “那你知道他住哪吗?”何意问的兴奋,觉得这简直集齐了要发奸情的必备元素。

  英雄救美,坦言相互,好感度足够,可时常偶遇,不促进升华下感情,都对不起这些巧妙的机缘!

  “不知道我也可以帮你打听!”何意说的信誓旦旦,颇有些仗义,向暖一直不明白好友为什么一直这么热衷于促销自己,明明她自己都是单身狗一个……

  “不需要,我的大小姐,你就饶了我吧(;)”

  “暖暖啊,你说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不谈恋爱,等着以后相亲的吗!好不容易遇到这么个优质男人,赶快收了吧!”

  何意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她们认识已有七年,向暖从来都不乏追求者,可无论是纯良无害小奶狗,还是体贴入微的暖心男,向暖从来都是拒之千里。

  后来好不容易有个感情不错的师兄,人家还早已心有所属,在何意看来,向暖的情路太过坎坷,又怕她因师兄的事受挫,所以何意心想不如直接找个优质男来转移下注意力。

  更可况……

  路遥之算得上是优质男中的极品男了!

  如果向暖还看不上,她都要怀疑好友的性取向了!

  “你怎么说的很市场买菜的似的……”向暖一脸嫌弃,路遥之那样的人是说收就能收的吗……

  “你就别操心我了,我爸妈都没像你这么着急(;)”

  “那是你以为!阿姨早就私下问过我好吗!”

  向暖被何意的话说的一愣,“什么时候的事?”

  突然说漏嘴的何意,一手捂着嘴巴,面色懊恼,说出的话也有些支支吾吾,“就....一个月前....吧。”

  一个月前何意去江城旅游找灵感,向暖记得那时江城有个拍卖会,父母临时过去呆了几天,向暖因为没兴趣,就呆在南城的老家,没有过去。

  可何意怎么会这么巧会见到她父母的……

  “你也去拍卖会了?”

  向暖心想,这是唯一的可能。

  “对啊,我陪我父亲去拍一份古瓷器,正好你父亲是这方面的专家,他们讨论的时候,阿姨就和我随便聊了几句。”

  何意原本也不想去的,不过她那时卡文卡的厉害,大哥又也托她帮忙看有没有珍贵的画作,好帮她大嫂留着,并许诺了不少好处,她当然也就当仁不让的揽下了这份差事。

  向暖拂额,“你怎么早不和我说。”

  向暖毕业这么多年,每次回家虽然都会面临七大姑八大姨的各种亲切问候,可她父母从不曾提过,她以为他们比较开明,不会着急的,没想到竟然是隐藏的比较深而已……

  “这都一个月了,你现在想告诉我?”

  向暖真想知道是什么理由,能让何意憋着一个多月都避而不谈的,她明明是半句话都藏不住的人。

  何意轻咳了下,正了正表情,“我这不是一时没想起来吗……”

  当时何意一直觉得向暖和她师兄有发展的可能,所以和阿姨聊天的时候可没少说些好听的话,离开江城后,怕向暖追问起来,所以那段时间可没少躲着向暖的电话。

  再后来又突然知道那么一出狗血的青梅竹马桥段,向暖不战而败,她更是心虚的要死,再也不敢谈论半句。

  向暖听出好友的心虚,语气不由带了些揶揄的味道,“怎么?你现在被刺激了,突然想起来了?”

  “那倒不是,这不是突然谈到路遥之了吗?”何意的声音带着些讨好和兴奋,向暖心中顿感不妙。

  “我那天在拍卖会现场也看到他了!”

  果然……

  向暖心中叹道,她就知道何意突然这么坦白,肯定有更大的消息引诱的她不得不说。

  “向暖你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吗?”

  何意的语气神秘兮兮,本就有些压抑的声音现在更是充满了隐秘感,听的向暖心中警铃大作。

  “你别说,我不想……”

  “他和你爸竞争同一个唐代端砚,那价格被炒的层层飙升,到最后的敲定时,那数字我都听的肉痛……”

  何意的语速极快,根本就没有给向暖拒听的机会,而是语气还甚为兴致勃勃,“你知道最后被谁拿走了那方砚台吗?”

  向暖在床上翻了个身,想也不想的说出,“路遥之。”

  “你怎么知道……”

  向暖平躺在床上,一只手漫不经心的摸着叮当的后背,她当然知道,那方砚台父亲早就看中了,去江城的目标品之一就有它,后来没能拿到手回到家后还惋惜了好久。

  她原先还在奇怪,除了父亲这种古董收藏家,还会有谁会这么财大气粗的花这么多钱去买一方砚台,不想竟然是他……

  “我爸若是拿了砚台,回来定会和我显摆一番。”

  向暖虽不曾过分钻研古董,但她的书法传自老爷子,对砚台纸墨也算了解的很,若是有,他父亲必然会和她细细讨论一番的。

  “原来这样……”何意恍然,她是知道向暖的一手好墨的,向暖这么说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她说这事的目的从来都不在于此。

  “你知道阿姨当时怎么和我说的吗?”

  向暖被问的当真好奇了起来,“怎么说?”

  “阿姨评论了十三个字——”何意的声音顿了顿,卖足了关子后,才慢吞吞的开口道,“青而持重,傲而不躁,后生可畏啊。”

  明明不过三十的年龄,却自己徒手创业,不用家中一分一毫,建立起自己的商业国度,明明有炫耀的资本,却也不恃才傲物,过分自负。

  若是往常唱票时堪堪压过对手即可,他却只一心提价,并没有挑衅的味道,成为竞得者时谦虚自持,甚至略微歉意的对着向暖的父亲点点头,看得出是真心想竞拍此物而非一时意气,若不是如此,向华凌也不会突然放弃,甘愿拱手相让,毕竟向家并不差钱……

  这般年纪就有这份冷静自持,稳重内敛的气度,着实让人高看,所以哪怕没能竞得物品,苏清落和向华凌也颇为欣赏路遥之这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