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31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3049 2019-05-20 00:00:00

  “嗯,有过几面之缘。”

  路遥之笑着回道,神色自然,让别人一时也看不出什么。

  陈总点了点头,看向向暖,“你的能力我是信的过的,你邀请的事我也已经答应了,具体的时间到时我会安排秘书和你沟通。”

  向暖微笑,伸出她自路遥之两人出现后,就一直扶着沙发的手,“谢谢陈总。”

  男人和向暖轻握了握手,转头看着低垂着眼看着向暖的手不知想什么的路遥之,轻笑出声。

  “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你可不要忘记刚才的话。”

  路遥之颔首,点了点头,看着男人的背影远去。

  沉默许久的田悦玟目光一直流转于向暖与路遥之两人之间,神色变幻不定,现在看又走了一个旁观者,目光更是不再如之前那般收敛。

  “向暖姐,要不就和我们一起吃吧。”田悦玟似是兴奋的提议道,仿佛早已忘了刚才路遥之的话语。

  向暖嘴边的笑一僵,她留下干什么,帮她留住路遥之吗……

  “不用了,我已经吃好了。”

  向暖来这本就是为了工作,且因为对方时间匆忙,并没有点太多的东西,不过要了两杯咖啡和几分甜点,现在工作已经谈好,已经没有留下的必要。

  “可是我见你并没有吃多少。”田悦玟看着桌上几乎没怎么动过的吃食,笑着继续道。“向暖姐和路先生也认识不是,一块吃也没什么吧,您觉得呢,路先生?”

  一旁的路遥之没有回话,原先看向门口的视线收回,放在向暖的身上,“不是说要走吗?我送你。”

  说着就抬手招过服务员,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将两桌的钱付了,从头到尾都似没听到田悦玟的话。

  田悦玟两眼泛红,抿着嘴巴想阻止路遥之的动作,却碍于面子,不想再自讨没趣。

  她是在国外留学时认识的他,她这个人从小锦衣玉食,心高气傲的惯了,一般的男人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可路遥之不一样,他孤傲沉敛,清冷高贵,明知道她的身份却还冷漠相对,不高看不攀附,与她认识的那些以貌取人的世故子弟全然不同。

  她一眼就看上了他,他却退而远之,还没等她展开追求就消失无踪。

  她好不容易从父亲那里打听到他的消息,大学毕业以后直接回国工作,借着路氏的危机,博得路家的巴结得以来见他。

  她费劲了心思,兜兜转转这么久就是为了来找他,他却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甚至冷漠的连多说一句都不愿,她怎么能忍的下这口气……

  她微微一笑,脸色恢复到一贯的娇柔得体,朝着向暖的方向迈出一步,挽住了向暖的手,“向暖姐,还是我送你吧,还没去过你家呢。”

  态度亲昵,全不似电台初见的疏离模样。

  向暖看着面前的笑脸,又看了看眼一旁等着她回话的男人,第一次竟然觉得自己是个多余却闪亮的存在。

  小姑娘你追男人别扯上我啊……

  我和你不熟……

  而且——我也不是你的假想敌……

  向暖推了推田悦玟的手,将自己的胳膊从她的臂弯里收了回来。

  “其实我自己有车。”

  向暖拿过一旁的包,看了两人一眼,眨了眨眼,语气贤良无辜的很,“所以就不用劳烦你们了。”

  向暖的神情狡洁,第一次看到男人吃瘪,看向路遥之的目光便不由自主的带了些揶揄,不同于往常低眉垂首的乖巧状,那双明亮的双眸因为笑意,似溢了一池的清波,眼波流转间,熠熠生辉的很。

  路遥之的嘴角一动,想要说些什么,但留意到一旁神色探究的女人,还是清咳一声,转了头去,“那我先走了。”

  将大衣挽在袖口,轻微的颔首,转身离开。

  田悦玟的脚步前移半步,又顾及着刚才被拒时的尴尬,还是半握着拳头,没再出口挽留。

  田悦玟的表情是明显心不在焉,视线跟着路遥之的身影一直到门外,走的都看不见了,才有些恋恋不舍的收回来。

  向暖轻咳一声,挎上一早拿在手里的包,“那个,悦玟啊,我先走了啊。”

  田悦玟刚想下意识的点头,却突然回过神,看着向暖的目光略有探究,“你和路遥之……认识?”

  向暖抬步的动作一顿,果然……问出口了。

  “见过几次。”

  “因为工作?”

  “不是。”

  “那是饭局?”

  “也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

  田悦玟的声音有些急躁,还带着有些许的质问。

  向暖听的眉毛一皱,有点反感于这样的娇娇女。

  “这是我的事。”

  田悦玟听的一阵火大,声音娇柔中带了丝冷意,“我不过问一件小事,前辈至于这般避而不谈吗?”

  “再小的事也是我的私事,紧追不放打听别人的私事——”向暖轻讽一笑,“难不成这就是你的教养?”

  田悦玟这个新同事,向暖在电台见过几次,但没什么交集,唯一的交集也不过是向暖旧栏目的交接工作。

  可交接工作的事一直都是另一个叫陈升的男生在做,这位大小姐除了一周一次的录制节目,平时算的上是神龙不见摆尾。

  可哪怕偶尔的这几次露面,也是一副大小姐的做派,骄纵孤傲,不服管教,如果不是本身还有些主持的能力,估计李老头早就忍不了的将她调离了出去,管她身后有没有人。

  向暖对这样的女孩没什么感觉,典型被家里娇惯坏了的小孩脾气,顺风顺水惯了,受不得别人的忤逆。

  可心里清楚是一回事,却不代表她会理解,这样的人没惹到她头上也就罢了,骄纵到她头上了,她也不会客气。

  她虽在路遥之的面前有些忐忑内敛,可在别人面前可不会,电台号称已久的小金舌,会说的从来都不只是台词。

  若是好言相问她也就说了,自一开始就毫无尊重之意,向暖又何必顺她的意。

  “田小姐,我想我们没什么可说的,我先走了。”

  向暖转了身,也不等对方说话,直接从一旁的空隙绕了过去,身姿优雅,态度温和,田悦玟却气的紧咬下唇。

  因为谈好了工作,下午的事情就没那么的多,大多是一些小事,向暖稍微处理些,就早早下班了。

  回到家的向暖就发现,叮当没有如往常那般的出来接她,她换了鞋子,走在客厅里,高声叫着叮当,却听不到回应,心里越发的纳闷。

  不应该啊……

  往常的时候,向暖每次下班回家,叮当都会安静的呆坐在走廊里,盯着房门一动不动的等她回来,从未失约,今天这是怎么了……

  难不成——她家被盗了?

  可是东西摆放整齐,仍是她走前的模样,也不像啊……

  向暖一个一个的房间找过去,都没见到叮当的影子,心下急躁了几分,难不成还离家出走了不成。

  向暖突然想到某天跟着自己一同溜到楼下,却被阻于门内的小东西,不经更是担心了几分,猜对了?

  突然,阳台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向暖听的脚步一顿,转过头,看到了轻轻晃动的两只尾巴。

  她不由得放慢了步伐,慢慢的走了过去,站在屋内通过透明的落地门看了过去。

  阳台的懒人坐垫上并排坐着两只猫,一只通体黝黑,姿态傲娇而慵懒,斜趴在里侧,一双幽亮的眸子泛着丝丝的绿光。

  自家的叮当则后爪并坐于地上,脚边还有它早前端来的猫盆,伙食已消失过半,可见之前用过诱供的招数,前爪半拢握拳放于前侧,半趴在坐垫上,一脸乖巧。

  这不是宠物院的那只小黑吗……

  怎么会在这?

  向暖环顾一周,也没发现阳台有哪些不对,门窗都关的很近,所以——它到底从哪跑进来的……

  闭眼假寐的小黑抬了抬眼,看着一门之隔的向暖,神色清冷淡定,全然没有私闯民宅,被主人抓包的忐忑感。

  叮当被身后的声响引起了注意,回过头,看着推门而入的主人,眼睛圆润无辜,抬起一张乖巧的脸,轻声撒娇,“喵~”

  “喵也没用!”向暖痛心疾首,指着叮当,语气控诉,“我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你便是这般给我看门的?”

  叮当迈着小碎步,慢慢的挪到向暖的身旁,脸靠在向暖的小腿肚旁,讨好的一蹭,“喵~我不是太无聊了,找了个朋友嘛~”

  向暖的脚动了动,想甩开叮当的猫熊抱,奈何某喵缠的太近,踢不开。

  “你说说你是怎么把它放进来的!”

  向暖蹲下身子,好言问道。

  叮当一脸忧郁,看着向暖的眼睛一动不动。

  怎么办……要不要说,说了会不会被铲屎官封住出口,它再也见不到小伙伴啊……

  向暖面带威胁,双眼微眯,手怀抱在胸前,语气威胁。

  “你最好和我老实交代,要不然……哼哼~”

  叮当歪了歪头,面色委屈,你个小人,怎么可以威胁猫呢!

  向暖对它的控诉的小眼神视若无睹,自己千挑万选了这么一个安保设施完善的房子,竟然会被自己的宠物偷放了只活物过来,不管教管教,下次还不知道会放什么人进来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