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32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3042 2019-05-21 00:00:00

  “我要数数了……”向暖轻蔑的看着叮当,做足了不会轻饶的模样。

  “1.……”

  叮当两爪抱拳缩在胸前……

  “2……”

  叮当尾巴轻摇,圈缩成圈……

  “3……”

  一个叠影闪过,什么东西飞速的窜了出去,跑到了室内,向暖眉毛一挑,起身走了过去,示意叮当带路。

  叮当任命的垂着脑袋,无精打采的迈着猫步往前墨迹着步伐,临到厨房前的时候,门铃倏的响起,叮当的步伐一顿,满是希翼的回头看了眼向暖。

  向暖回头听了下铃声,来的人很是礼貌,按下响铃后间隔三秒,发现无人开门后才又重新按下。

  向暖收回原本准备转弯的左脚,拖着拖鞋轻步走去开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美无双的脸,而且几个小时还刚见过的一张脸。

  向暖的表情一怔,“路先生?”

  路遥之掀了掀眼敛,垂首看着向暖温婉的面容,她的一头海藻长发披散在后面,不同于中午见面时的半扎,如今全然披散下来,显得整个脸部轮廓都更加柔和起来。

  相遇这么多次,他似乎只见过两次她披散着头发的模样,一次是当初的超市初遇,她穿着休闲,低着头数着购物篮里的东西,表情温顺而柔和,哪怕不小心与人相撞,也是一脸歉意温和的说着抱歉。

  再有一次,就是现在,她面带讶然,抬首望着他,相聚不过一米的距离,近的可以看清她瞳孔中自己的倒影。

  “我想我应当有东西在你这。”

  “东西?”向暖疑惑的皱着眉毛,上次路遥之来她家时,还是为了拿食材的事情,难道那时他有东西落在她家?

  那件事距离现在早已过去近一个星期,现在才想起来吗?

  可是也不对啊,当天路遥之并没有进来的……

  “什么东西?”难不成还能是那次醉酒的时候……

  路遥之眉毛一动,表情却是平静的很。

  “一只猫。”

  一只猫……猫?!

  向暖睁大了眼睛,“你说那只黑猫?”

  “嗯。”

  “你是它的主人……?”

  “不错。”

  向暖被惊得不轻,所以说自家的这位猫主子讨好的袒护的竟然是路遥之的宠物?

  也不知道叮当如果知道后,内心是如何的想法……

  许是动物的感觉一直比较敏感,亦或者真的是自家的猫真的是脾气乖戾,它可是对路遥之一直有着莫名的敌意,如果要是知道小黑是它一直讨厌的人的宠物……也不知道它会不会怀疑猫生(>﹏<)

  咦……不对,那个猫明明是之前的那只黑猫啊……

  虽然现在小黑身上的伤早已修养的完好,再也看不到伤痕,但腿下仍然有几块毛长的参差不齐,除此之外,那双浅绿色的猫眼也实在是有辨识度的很。

  “那只猫……你在宠物院领养的吗?”

  “不是。”路遥之睫毛微动,眼睛看着向暖,神情深然,“朋友送的。”

  朋友……是秦笙然吗?

  向暖心中勿自想着,她还记得当时院长说过,这只猫是秦笙然从剧组场地领回来的,是属于她的。

  可如今……路遥之说这猫是朋友送的。

  向暖想那个朋友必然是秦笙然无疑了,什么样的朋友会直接将自己的猫转送给别人呢,而且叶羽铭明明说过,路遥之很忙,忙的连去学校接他的功夫都没有,忙的三餐不定。

  可这样的一个大忙人却帮别人养猫,向暖不得不多想了些。

  前段时间,网上传的那张照片她是见过的,小妍管理着她的微博,平时也刷的勤快,娱乐八卦从来都紧跟微博热潮,实时汇报着最新动态,当初新闻刚出来时就拿给向暖看过。

  向暖虽然不追星,却一眼看出照片中那个被人护在中间的女人就是自己刚回帝都的那晚,在机场看到的那个明星,也是在那个时候,她才知道那个明星叫秦笙然,新一代的实力小花旦。

  当初在机场还不觉得,但后来偶遇过路遥之,即使照片拍的模糊,男人也仅留一个背影,头发都有些看不太清发型,可向暖却看得清楚,毕竟当初她就站在机场的出站口,还观赏了好一会的热闹。

  当时她就觉得有些眼熟,却一时拿不定想法,并没有太联系到路遥之的身上。

  可今天在西餐厅,当路遥之拿起那件一模一样的大衣,一样的姿势挽在腕间时,什么都对上了,向暖突然就明白了,那日机场,她见到的那对被围堵男女中,男主是他。

  如今黑猫的归属问题,不过是又验证了一次她的猜想。

  向暖捏着把手,头微微低垂着,声音是平淡如常的音色,“我去帮你把它带出来。”

  路遥之的眉毛一皱,听出向暖话语中的不对,微微抬起眉眼,“它闯祸了?”

  “没有。”

  一句话回答的斩钉截铁,毫不含糊,只是眉眼低垂,表情礼貌而略显疏离。

  路遥之的眉毛皱的更深了些,表情略显探究,向暖感觉到目光,心里不知何故的有些慌张,下意识的多说了两句,掩饰着自己的不自然,“它只是呆在阳台上,并没有到处乱跑。”

  其实乱没乱跑,动没动东西,向暖刚回住处,并没有看的清楚,只是路遥之站在身前,一脸探究,她就觉得她所有的动作语言被看的透彻,让她的话都有些有些不知所云。

  她索性放弃了解说的必要,直接说了一句稍等,就进屋将小黑带了出来。

  说是带也不确切,准确的说应当是它自己走出来的,向暖刚走到阳台,它就一个跃身跳起,径直的走向大门的方向,似是知道向暖的来意。

  还真是成精了……

  向暖跟在其后,看着早前傲娇的不可一世,面带防备望着自己的小黑,如今步伐优雅,神情漠然的走到了路遥之的身边。

  那淡漠的表情与他的主人相似无比。

  “既然已经找到了主人了,我也就放心了。”走到跟前的向暖语气温和,眸中微微含笑,“下次还是看好宠物吧,如果不是跑到我这,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向暖的手已经放在房门上,胳膊微弯,随时做着关门的准备,显然是没有邀请路遥之进入房门的意向。

  其实仔细说来,路遥之已经算得上两次被拒之门外了,上次他明白是她的无意之举,那这次呢?

  她的嘴角含笑,却与往日的亲和羞涩不同,而是她一贯站在电视台前礼遇而温婉的笑,似是一张面具将他隔绝在了外面。

  路遥之想着之前在餐厅相遇时的情景,她温柔浅笑,甚至狡黠的眨着眼睛,取笑挖苦于他的处境,关系较往常原本应该更为自然了才对,怎么反而生疏了呢,难不成......

  他走后,那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又和她说了什么?

  路遥之并不认识田悦玟,更不记得曾经见过他,今天的这场饭局是路家的安排,他反感的很,甚至不曾给她自我介绍的机会。

  但能这般自己找上门来的女人,也算的上有些小聪明了,难不成向暖误会了什么?

  他竟有些后悔之前的先走了……

  他原是看着向暖与那人是同事,怕说多了给她带来麻烦,不想回来竟成了这副模样。

  他不是在乎别人想法的人,如今却突然想解释一句,“我与她并不认识,约我的人也并不是她。”

  “啊?哦……”

  向暖听的云里雾里,看着路遥之面带疑惑,触及到他认真解释的神色,她倏得想起今日的偶遇。

  可这和她有什么关系?这句话难不成应当和那位讲吗……

  “这些你不用和我说的。”

  向暖坦言到,如果是担心耽误了她的工作,给她带了不便,完全没有必要,她并不是斤斤计较的人。

  路遥之低头看着面前的向暖,她表情认真而诚恳,是真正的不介意,可他却突的觉得胸口一阵闷意,不曾生气,态度为何转变的这般快?他又为何感觉有些不爽呢?

  这些话若是往常,他必然不会同人解释,只是因为她,他便这么顺其自然的说了,可他不知道她因何疏离,他解释也无从下手,显得话语都苍白无力起来。

  “那我先带小黑走了——”

  “好。”

  向暖回答的迅速,微笑着拜了拜手,路遥之静静地看着她,未说的话就这么噎在嘴间,再也吐露不出半分,面前的笑扬起恰到好处,疏离与温和也掌握的恰到好处,让他说不出半分的不对。

  他的目光深邃,长时间的关注让向暖的嘴角都有些略显僵硬,就在她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路遥之终于轻微点头,拉着小黑走了回去。

  向暖关上房门,缓缓的松了一口气,那般探究的目光,还是这么长时间的,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还好她不用再面对他了。

  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转过身子,就看到五米外的叮当正端坐的板正,一双明亮而圆润的蓝眸正一眨不眨的盯着房门,目光幽怨,怎么看,都有些望眼欲穿的感觉。

  她蹲下身子,捏了捏叮当的脸,很是不爽的发泄道,“啧~你还想和那只外猫离家出走不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