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33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3133 2019-05-22 00:00:00

  “喵~”叮当转了转它的那双晶莹剔透的眸子,目光湿润,一副可怜的模样。

  我就想找个玩伴~怎么就这么难呢~

  “呵~你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猫,你要是再敢随便放别的东西进来,你就等着被赶出家门吧!”

  “喵~”小黑你见过,不算别的东西吧。

  “尤其刚才那只黑猫!”

  向暖低声恐吓道,一手握拳做着要打叮当的模样,拳头擦着猫耳而过,一阵冷风袭来,惊的叮当瞪圆了双眼。

  向暖拍了拍叮当的小脑袋,狠狠的蹂躏了几下,才解了心中的气愤,站起身来,准备去厨房拿点吃的。

  而到这时……向暖才发现她把那只黑猫还的太轻易了(;)

  厨房的桌面上地上布满了水渍,猫粮的袋子半开倒在地上,洒了一片,因为沾了水的缘故,有些软化了开来,糊的满地都是,猫爪印从洗水池一路蜿蜒而下直到门口,洗水池里甚至不知缘何的飘着几片枯叶。

  突然,一阵冷风吹来,仅穿一件针织衫的向暖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环顾左右,才发现排气管处后的小窗户不知何时的被人打开,正呼呼的冒着冷风。

  “你就是这么把它放进来的?”

  向暖回过头,目光幽幽的看着身后的叮当,语气森然。

  她就说大门锁的好好的,这个短腿笨猫怎么打得开门!感情是找到了这么个好下手的私密地点了。

  “竟然你这么喜欢猫粮,……你这个月的小黄鱼都没了!没了!”

  向暖从门后拿出苕帚清理满地的狼藉,看着一旁不仅碍事还碍眼的叮当,气愤的想拿苕帚打断它的猫腿,转瞬间又想到,刚沾了猫粮的苕帚正是脏的很,若是擦碰到了叮当的身上,回头还的她自己清理,不由得又歇了心思。

  铲屎官不好当啊……

  这边回到家的路遥之端坐在沙发上,对面的茶几台上,那只黑猫正襟危坐,表面凶狠,实则心虚的瞪着那双阴冷的眸子,颇有些倔强。

  “随便乱跑?”

  路遥之面色严肃,语气比小黑的那双眸子还为阴寒的冒着冷意。

  小黑瞪着眼睛与路遥之对视了一会,一样的面无表情,一样的表情傲然。

  然而……

  不过三秒,它就倏然转过脑袋,将视线撇向了一边。

  猫不跟人一般见识……小黑心中默念。明明今日还带它去那人家门前认了个门,不就暗示它去打探情况的吗!

  路遥之今日从西餐厅回来之后先去了趟叶家,秦笙然从剧组里带回来一只流浪猫,她整日跟组,休闲的时间不定,原本说要送给路遥之,被他拒绝了。

  之前的他并不喜爱这种毛绒的宠物,更没有那个闲心去照顾,只是……如今与向暖见面的次数多了,他突然发现他或许也当需要一个,不是为了了解怎么与动物相处,而是为了以物治物。

  从前,他只是当向暖是一个需要关照的朋友,如今他却突然发现她是他还会在意的少数人之一,他说不出对向暖到底是一种什么心情,只是在今天,他看到那个温婉优雅的向暖,柔美安然的向暖,在别人面前安然浅笑的向暖时,他就突然想和她亲近起来。

  他不希望每次的见面,都看到她忐忑尊敬的模样,他希望她的一视同仁,希望她的笑颜也能这般的向他展开。

  都说感情是世界上最难解开的难题,路遥之想,或许现在的向暖于他而言就是如此。

  许是曾经的印象太深,以至于再见时,便不自觉地被其吸引却不自知;

  又或许,他孤独一人的时间太久,而那日的晚餐,恰巧的给了他一种很久未有的归属感;

  更或者,今日她的笑容生动温暖,不经意的就那么闯入他的心间,再也挪不开半分。

  可能他对她的感情还未能深到书中所说的那种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可能他对她的好感,不过是一个恰好失了节奏的心跳。

  甚至可能她对他,与一个陌生人的感情全无半分的不同。

  可他还是想尝试一下……

  如果他的身边需要站着一个人的话,那么他希望是她。

  所以他将小黑带了回来,因为叮当不喜他。

  所以他在向暖的门前站立良久,因为他想见她。

  可她却变了。

  突然的冷淡,突然的疏离。

  她毫无原因,他毫无头绪。

  “你闯了什么祸?”路遥之轻声问着,一只手直接捏向小黑的脸,将它的脸正了过来。

  小黑反抗着,脸部因为用力表情都有些狰狞,一双眼睛斜倪着路遥之。

  “不说?”路遥之嘴角一勾,“等着睡地板吧。”

  小黑挣扎的动作一顿,睡地板就睡地板吧……

  看着面前这个毫无反抗意思的黑猫,路遥之似是突然想到了小黑曾经的生活,又深思般的看了看它,良久才慢慢吐道,“你还是喝三天的菜汤吧。”

  这只野猫流浪的久,风吹雨淋的日子早就过惯了,身体的折磨对它早就见怪不怪,所以只能从精神下手。

  不巧……它从不吃菜。

  哪怕它饿了三天三夜,早已饥肠辘辘,好不容易从垃圾堆里扒出一份剩饭,只要有菜混的太多,它是不会动嘴的。

  这还是秦笙然喂它食物时,喂了许久才发现的。

  路遥之如今拿出来对付它,用的恰到好处,小黑的两眼一瞪,转过来头,张了张嘴,露出它的獠牙,凶狠的看着他,“喵~你敢!”

  “蔬菜有益于身体健康,嗯……就这么定了。”

  路遥之说的果断,说着就松了一直拿捏小黑的手,转了身去准备……小黑认主后的第一份食物。

  看着路遥之毫无转圜的模样,小黑哀叹着搭拢下自己的两只小耳朵,面目沮丧。

  因为中午的事情,路遥之今日回来的早,还有许多工作都还没有处理,如今就时间还早,收拾完小黑的他就直接进了书房处理事情。

  因为匆忙,时间过得也快,将几个重要文件看完,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他正准备着签完手中的几个文件,手机就突然叮咚的响了起来。

  顾辰风:你看我挑的这束花怎么样?

  路遥之点开看了一眼,鲜红的玫瑰,99朵,还都是保加利亚的玫瑰。

  “可以。”

  顾辰风:“是吧,我也觉得。”

  “我准备买一束从国外运过来。”

  “送给向暖。”

  路遥之看的面色一沉,远在驿城的顾辰风就看见一条刚发送的消息又被撤了回去。

  “?”

  “不可以。”路遥之重新回复了一句。

  “为什么?”

  “因为我会送。”

  “??!”顾辰风惊的手一个哆嗦,手机就这么直直的磕到了地上,发出“嘭”的一声。

  什么情况?他就是想刺激一下好友,他咋突然这么上道,莫不是被鬼上身了不成。

  顾辰风着急忙慌的从地上捡起手机,哆嗦的打了字过去,“你你你……是我认识的路遥之吗?”

  路遥之看着顾辰风的回话,一句语音干净利索的发了过去。

  “你放弃吧,向暖不适合你。”

  还真是本人……顾辰风默默的点头,却又猛的摇摇头,不适合我难道适合你啊!

  “你这不地道啊,先来后到,公平竞争懂不懂。”

  “你争不过我。”

  路遥之回的信誓旦旦,顾辰风听的怒意上涌。

  过分了啊,过分,简直太过份了!

  瞧不起人是不是?国民老公的名头是随便叫的吗,顾辰风心想,虽然我是没准备追求,但我那是让着你好吗!是让!竟然这么瞧不起我,我还不给你添些堵?

  “你会追人吗?”

  路遥之被问的沉默,低头沉思。

  他还真不会……

  他出生以来,该有的东西从来一句话都能到手的,只有母亲去世后,他独自一人生活,白手起家的建起自己的商业帝国,可这不同于感情。

  商场有规则,需要把握商机,需要有智慧,有胆量,有人脉,这些他都有,可感情……他不曾有,也不知道该怎么有。

  他的沉默在顾辰风看来无异于默认,他回的兴高采烈,语气甚为轻松,“不会对不对,那你怎么知道,人家向美人不是选我呢?”

  “这你不需要知道。”

  顾辰风从来就没有认真的对待一份感情,路遥之太熟悉他了,若真是真心实意就不会这般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会一直拖着时间不下手,更不会实时向他报备。

  向他报备……

  路遥之思绪一转,突然想到了上次的盒饭上的字条,送吃的可不像是顾辰风的作风,尤其还写出这么酸楚的诗句,当时他第一次看到,没有多想,还以为他追女友一向如此。

  可后来……他有问过李航。

  前段时间公司里有人发喜糖,李航手中自是也被分到不少,他看到时,李航笑谈着说了原因,谁和谁修成正果的事情,路遥之并不关心,直接问到,“你知道顾辰风是怎么追女朋友的吗?”

  嘴里含糖的李航表情微微一愣,不知道自家大boss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而且作为顾总好友的boss 不去问对方本人,向他一个小助理打听是怎么回事。

  而且这助理还是boss 的,不是顾辰风的。

  不过……他还真知道……

  谁让他是矜矜业业无所不能的全勤助理呢。

  “知道……”他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正经的继续回答道,“请吃饭,送包送车送衣服。”

  反正只要是贵的,那就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