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34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3093 2019-05-23 00:00:00

  那时他就有所怀疑,一向花钱买省心的顾辰风,怎么突然转了性,送起吃食来,还那么不小心的让他看到了那张纸条,哪怕后来他出言讽刺,摊明了纸条所在,顾辰风也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没做出什么真切的追人行动来。

  而偶尔几次的微小动作,即使知道自己可能会搞破坏,还都刻意告诉了他,怎么看追人追的都有些假了。

  路遥之摩挲着手中的纸张,面色是一派的了然,“你从来就没想过认真吧。”

  “我怎么不——”

  “刻意的送卡片,刻意的送花,刻意的让我知道。”路遥之直点关键,语带深意,“你的目标不是她,是我。”

  拖向暖送饭是假的,目的是让他看到那张卡片。

  询问他的意见是假的,目的是想让他有所行动。

  说什么追人更是假的,目的从来不过是想要激他。

  顾辰风那边回应的是一阵短暂的沉默,他着实没想到路遥之会察觉到这么快,原本还想着多出场几次,做下神助攻。

  如今……

  恐怕都想都别想了。

  他轻咳一声,语速轻缓,不自觉地带了几分心虚,“也不能说是刻意……”

  “你还准备继续?”路遥之嘴角一勾,声音里都带了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没玩够?”

  “不是——”顾辰风敏锐的察觉到了危险,干笑了几声,立马认怂,“我觉得吧……我和向美女是……有点那么……不合适,啊……哈哈……”

  路遥之没有回应,他放下手中的文件,换过那手机的那只手,微微调整了一下坐姿。

  他懂的顾辰风的好意,他这个好友流连于风月场所时间太久,早就对这种男欢女爱的事情见怪不怪,以至于能一眼看出他对向暖的不同。

  而他——

  他这么多年来从未对什么女人在意过,也不曾付出过这样的感情,向暖突然出现,他突然的反常,悄无声息,他未能即刻的感觉到,可顾辰风不会。

  他太了解自己了。

  路遥之的手轻敲在桌面上,这是他一贯思考时的动作。

  自回国后顾辰风帮他许多,找房子的事,路家的事,还有如今的向暖。

  他虽曾做中介人,为顾辰风拉过几个合作项目,可这些对他而言不过是小事而已。

  “诚佳酒店的总统套房以后随便住。”

  城佳酒店是国内顶级的连锁酒店,顾家虽是娱乐圈的大佬,酒店行业却并没有涉及,顾辰风之前虽有其贵宾卡,却并没有如今这般的待遇。

  酒店虽然服务一流,但风景设施最为豪华的几个总统套间却一直留着,并不对外开放,只有酒店的高层才有入住资格。

  而这样的一个奢侈酒店——它是叶家的产业,路遥之的母亲去世后,股份转移到了他的手上,叶家的这辈大多从政的从政,搞科研的搞科研,生意一直由路遥之的二叔打理。

  路遥之回国后,生意便大多都转移到了他的手中,他如今算的是城佳的大股东。

  如今路遥之说这句话的意识不言而喻,允了他霸住他房间的承诺,那可是上等的总统套房啊,他自是乐意的很。

  “没想到,向美女的魅力如此之大,早知道我就多做些准备了。”

  怎么也得为她包下新一季的口红包包,才对得起路遥之的这句承诺啊。

  “不用。”路遥之轻笑,“这些劳烦不到你。”

  顾辰风一愣,觉得心里不是滋味,这家伙真开窍了不成,这满满的占有欲,莫不是想让他被狗粮噎死吗。

  顾辰风歇了继续这个话题的心思,刚想说句正事,又勿地想到前两天的一次聚会,他偶然碰见的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到,“郑祥似乎在打听向美女的事。”

  路遥之挑眉,语气疑惑,“郑祥?”

  “就是那晚上你英雄救美的那次,碰见过的。”

  路遥之想了想,那日向暖的手腕被那人捏的有些红,他自是记得。

  “他想做什么?”路遥之的声音有些冷,细听之下语气还略有嘲讽。

  “似是想……潜她?”

  顾辰风那日有个饭局,喝的多了就出去透了个风,刚走到天台的转角处,看到里侧正打着电话的郑祥。

  说句实话,顾辰风自己虽平时有些不着调,却从不拿工作开玩笑,对啃老的富二代更是从心里面的看不起,所以他原本是想转身就走的。

  却不料……听到了向暖的名字。

  自上次的摩擦早就过去了大半个月,他但是每曾想过郑祥竟然还贼心不死,更不曾想他还想用砸钱的办法来潜规则……向暖。

  还真是蠢的无可救药了。

  全帝都都没几个比向暖她爸有钱的,还想用钱来抱得美人归,还用这种下作的办法,顾辰风真的觉得郑祥他爸生了他这么个儿子,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败家不说,还会做死。

  不过现在吗……正好给自己好友一个表现的机会。

  英雄救美从来都是俘获女人心的最佳办法,更何况……路遥之已经做过一次。

  这次,想必也是手到擒来。

  电话那般的路遥之听后果然冷笑一声,声音似是经过了一场寒冬,渗着些丝的寒气。

  “不知死活。”

  许久未曾见过好友动气的顾辰风,不经觉得心中好笑,却苦苦憋着,生怕对方的迁怒,“话我已经带到,具体怎么解决我就不管了。”

  原本还准备提前告诉向暖一声,如今有了路遥之,顾辰风自然是皆大欢喜,不再操那个闲心。

  挂了电话后,路遥之背靠在座椅上,思索半会,起身去了客厅,原本正端坐鱼缸前的小黑听到动静,一个惊动的回过头来,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想吃鱼吗……路遥之撇了眼小黑垂涎的眼,又略带神思的看着自家的鱼缸。

  这就好办了……

  隔日,向暖准备早餐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难得周末,她一向都不会早起,如果不是挂念着叶羽铭的课程,她恐怕现在都还懒躺在床上。

  清晨的阳光宁静淡薄,没有喧嚣浮华的气息,从破窗的的缝隙间照耀进来,拂下一片金色的光芒,房屋里都似带了些梦幻的光芒。

  叮当自昨晚犯了错,便一直未敢上前来,如今正躺在地毯上玩它往日常玩的毛球,客厅里放着舒缓的音乐,一派时光静好的模样。

  锅里荷包蛋蛋白芯黄,泛着金色的油光,看着就很有食欲的样子,向暖手中的锅铲一个翻个,将其盛放了出来。

  冰箱里还有些早餐面包,她拿出两片,准备做个三明治,早上水池的水还是冷的,向暖微微哆嗦了一下,洗了两片菜叶后就及时的收回了手。

  头顶上传来“呲呲”的摩擦声,向暖疑惑的抬头却没发现什么,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她收回目光,将手中的菜叶放在菜板上,一只手刚要拿起一片面包,“呲呲”的声音却又传了出来。

  她放下手中的东西,移动了下身子,从油烟机的两侧看了过去,刚转了个头,目光就不由得顿住,和窗口的外的那只黑猫大眼对小眼。

  谁可以告诉向暖,这猫为什么这么喜欢趴窗,是想当梁上君子吗……

  厨房的这个小窗户,她昨晚打扫卫生时就直接顺手给锁死了。

  往常她还不善厨艺的时候,因为通风的需要,这扇小窗经常需要打开,后来为了方便,干脆不曾锁过,毕竟窗口小的容不下人偷摸进来,她也没再在意过。

  可昨日,这个突然闯进的异物猫让她的厨房变成了修罗场后,她果断的堵死了那条入口。

  小黑趴在窗外的墙沿上,一只前爪仅仅贴着墙壁,一只前爪放在窗户上,表情是惯有的淡漠,心里实则都要骂死了。

  它虽然流浪的久,飞檐走壁不在话下,可它也没有这般鬼祟的爬人墙角过啊……

  它是一只正直的猫啊……

  向暖盯着它良久,看着它一动不动不曾放弃的姿势,终于默默的叹了口气。

  罢了,一会让叶羽铭过来补课时,让他顺带着给捎回去吧。

  向暖从门口拖出一个马扎出来,放平在地上,踩着把窗户的锁转了开来,窗户滑过的瞬间,小黑一个纵身,直接从窗外跳到了乘放餐具的柜台上。

  向暖收拾好一切,再站回到地上的时候,小黑已经落到了她的脚下,坐姿乖巧,不再似以往那般防御味颇重。

  她从橱柜里拿出猫粮,倒了些放在小盘子里,端至它的跟前,指了指盘中的食物。

  小黑低头看了眼,复又抬起头来,两只眼睛幽幽的看着向暖,再也没有别的动作。

  向暖心中惊奇,她愿以为这只猫过来是为了吃的,毕竟昨晚厨房的状况太过惨烈,叮当的猫粮也作废了大半,不想竟不是吗……

  其实……确实不是,叮当一向喜欢偷吃,小黄鱼的储备已经没有,它便打起了猫粮的主意,昨日的它刚准备有所动作,小黑便过来了。

  与随时都可以吃到的美食相比,叮当觉得当然是小伙伴更为重要了!

  于是它纵身多次,嘴角并用的拉着窗户,企图放小黑进来,这在期间,跌落的次数不知繁几,其中便有一次踢落了猫粮,一次打翻了水壶,一次跳进了水池。

  那场兵荒马乱的始作俑者自始至终,只有一只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