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36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3017 2019-05-25 00:00:00

  “光太亮了吗?”

  路遥之出来时,就看到向暖正望着窗帘出神,神色略有复杂,他窦疑的撇了一眼。

  路遥之的家风格偏向黑白风,哪怕窗帘都是深灰色的格调,外面的阳光洒下,除了折射而出的银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向暖飘远的思绪勿的被声音拉回,眉稍一动,略微笑笑的回了道:“没什么。”

  本就是坦荡的没有什么瓜葛的两人,若真是拉上了窗帘,那才真是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向暖心中好笑,什么时候这么敏感了,既然担心起了这种莫须有的事情。

  她轻轻地转了视线,看向与她说话的路遥之,“路先生,要谈的是什么事?”

  路遥之听到她的称呼,拿着水杯的手一顿,又很快恢复自然的走了过来,将手里的水杯递了过去,“先喝口水。”

  男人已经脱下之前的运动外套,只留有里面一件黑色的长袖T桖,下搭着之前的灰色运动裤,不得不说他的身材比例很好,哪怕是如此简单的衣服都能穿出男模的效果。

  他的头发未经搭理,软趴的拂在额前,清晨的光芒洒下,为他往常冷硬的面容添了些柔和,露出几分居家的慵懒感来。

  向暖因为职业的原因,接触青年才俊不知繁几,却很少有人能如他这般才貌品性皆有的。

  尤其那张脸,光洁白皙,透着棱角分明的俊朗,眼眸乌黑而深邃,似是汪潭泛着月夜的光泽,两双腿笔直而修长,无论是西装革履还是休闲家居服,都能穿出自己的味道来。

  这样的人太优秀,反而保持距离才是最为妥帖的做法。

  向暖接过水杯,略微移动了下身子,往沙发的里侧坐了些。

  她其实并不渴,在来之前她有刚刚喝过一杯纯牛奶,现下饱腹感正足,不过现下的相处境况,向暖觉得还是手中拿着东西比较安心。

  路遥之看着向暖不经意的远离,轻撇而过,似是浑然不曾在意,可就在她抬起水杯,微微抿了一口的时候,他又突然开口,“顾辰风未来一个月都会在S市。”

  向暖的心中一惊,一口水差点没有咽下,好在她本就喝的少,嘴角一抿没有呛出声来。

  她眼风微侧,悄悄的看了眼身旁的男人。

  路遥之独坐在斜方的单人沙发上,整个背部倚靠在沙发上,一只腿随意的叠放在令一只腿上,坐姿慵懒而随意。

  也不像是故意的……

  向暖心中低喃,她与顾辰风原已说好,于下周四的进行节目的录制,各项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但从未想过他会反悔,而且这事还由路遥之代来转达……

  “一天的空闲也没有吗?”向暖轻声问道,却在说出口的那一瞬,就察觉到这个问题问的有些多余。

  商人本就重利,一旦有个不错的项目,公司上下几个月不得空闲都有的可能,更况论整个项目的决策者。

  而且这话也不应当问面前的这个男人。

  “路先生说的有事……就是这件事?”

  路遥之眉眼轻抬,眼中笑意一闪而过,语气却是依旧的平静无波,“是,也不是。”

  “嗯?”向暖微微侧头,面带疑惑。

  “你节目已经敲定于下周开始了吧。”

  男人的神色有些漫不经心,语气却是坚定的很,显然对向暖的工作有过一番的了解。

  向暖的心一提,背脊不经有些惮颤,她也就和他有几次偶然的交集,而且大多还是在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他是怎么清楚自己的事情的。

  新节目虽然已经放出消息,但具体时间还未公布,只有内部人员知道是安排在每周五的晚间时分。

  而且她虽与顾辰风约了录制的时间,但他那时答应的爽快,并没有问及其中的细节,按理来说并没有知道的可能,更不可能是他告诉的路遥之。

  会是他查的吗?他既然连这个都清楚了,又还有什么是他不清楚的?

  向暖的心弦绷得紧,面上却始终不动声色,一只手慢慢地轻滑着水杯的边缘,轻声开口,“只是暂定。”

  路遥之的嘴角扯了扯,露出一个上扬的弧度,不知是笑向暖的盖眼弥彰,还是笑她的嘴硬逞强。

  他虽不是业内人,却懂得大企业的经营都有固定的模式,而电台更是如此,可以说只要是体制集团,一个项目的启动都有自己的规划要求,时间必然也是有限制要求的。

  “我有个建议——”路遥之的双手交握,置于胸前,说话时微微停顿,直到向暖转过头来,看向他时,才继续开口道:“你可以请我。”

  向暖的眼睛勿地睁大,拿着水杯的手一个不稳,轻晃了下,洒出些许的水渍来,落在了虎口处,又顺着她纤细而白皙的手腕流入了袖口。

  向暖急忙的微抬起手臂,手指下垂,因担心弄湿沙发身子还有些前倾,卫生纸的纸盒距离她的位置稍远,她刚要起身,眼前就出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来。

  路遥之将手中的抽纸轻放在向暖的手腕上,又顺手拿走了她手中的水杯,动作快的不过两秒,向暖还未开的反应,他又扯离了身子,坐了回去。

  指尖掠过时,不经意碰触到了向暖的手腕,隔着一张纸的触感并不清晰,却还能感觉到一丝的冷意,与温润的茶水是截然不同的温度。

  向暖低着头,微微擦拭着手上的水渍,虎口处泛着阵阵的灼意,好似刚才洒下的不是温水而是滚烫的热水,让那份灼意迟迟不散。

  她眨了眨眼,语气带着几分刻意的调侃,“幸好没弄湿你的沙发。”

  路遥之看了看向暖手上擦拭的动作,又从面前的纸盒中抽出一张纸来递了过去,眼神微微示意。

  没听到男人的回话,向暖更是尴尬了,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明明早前就有打算邀请,而且论影响度,神秘度,以及对节目的曝光度来看,路遥之无疑都是她的首选。

  只是因为觉得可能性太低,又适逢顾辰风的首肯,便作罢了而已,如今正主未等她开口便先提出,她吃惊个什么劲,不应该高兴吗?

  可道理向暖虽是明白,如今却不想和他有什么瓜葛,本就邻里邻居的,若是再走了后门得到他的轻易帮忙,到时候真牵扯到什么绯闻里,她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她虽不怕事,却也不想自己找事。

  向暖将手中的卫生纸一同扔进了垃圾桶里,又将袖口略略的挽起,露出白皙如玉的手腕,“小羽曾和我说,路先生工作繁忙,常常累的夜宿公司。”

  路遥之微微一笑,也不反驳,只是平淡的陈述一个事实,“可我若说我下周四恰巧有空呢。”

  是若而不是真的。

  是恰巧而不是本来。

  这话说的引人遐想……

  向暖默了默,一只手握着之前被水湿润的手腕,指尖轻轻摩挲,低头沉思。

  若是昨天之前她必然就是同意的,可是他现在有了顾虑。

  她曾经采访过一个财经名人,三十出头的年纪,样貌儒雅,品性温和,却被爆出私养情人。

  当时正值她采访的那栏节目放出不久,网上又不知怎的扒出她吃饭邀约时的照片,她被殃及池鱼,舆论更是将她推上风口浪尖,最后还是电台出面以及父亲私下的镇压才平息了过去。

  自那以后她就没再一人出门采访过谁,更是对私生活紊乱的嘉宾敬而远之。

  路遥之的私生活干净明朗,但是秦笙然……那却是目前最当红的女星。

  而向暖……不喜欢招惹是非。

  许是看出向暖的犹豫,路遥之又轻声的补充了一句:“是辰风托我帮忙的。”

  这话若是远在s市的顾辰风听到,指不定又是一阵嘲笑,他虽本就打着让路遥之顶替自己的想法,却还没来的及说出口,便被路遥之先提了出来,还要让他多在s市呆些时日,到处旅旅游,放松下心情。

  他顾辰风是谁,从来都是工作游乐两不误的,需要放松的从来都不是他好吗?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听从命令的改了机票。

  横店虽是没什么可观赏的美景,住的地方也算不得好,但他突然发现何意盷家的小姑娘倒是挺有意思的,有本事把他给写进书里,还写成个倾国倾城的名倌,胆子可不是一般的大,他要好好和她探讨一下这个名倌的日常。

  顾辰风原先的跟组督查变成了体验基层,没个十天半个月应当是不会回来了,他的名声在路遥之这儿并不重要,所以编排事情来也是得心应手。

  路遥之将手臂轻放在沙发上,手指轻轻的叩着沙发手倚,唇边带着一抹笑意,显得耐心十足。

  向暖的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因为什么都好,只要不是因为她就好,有了顾辰风的这一层关系在,以后无论出了什么事,解释起来也有了正当的理由。

  她怕的从来不是什么麻烦,而是没有缘故的好意,会让她不知该怎么应对突发起来的意外。

  但事情若是有了因果,那便是另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