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38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3108 2019-05-27 00:00:00

  小妍今日穿的亮眼,白色的百褶裙配着肉色的丝袜,走在商场上很是吸睛,相比较而言,向暖纯白的针织毛衣,下身一条简单的黑色打底裤配短裤,外罩着一件宽松的米灰色大衣,就比较单调了。

  但耐不住她的腿笔直而修长,引得路人忍不住侧目,甚至还被不少人认了出来。

  小妍语气有些颓然,“暖姐,我发现无论我穿的多好看,在你身旁都会失色不少。”

  向暖被她的夸张逗得一笑,“你今天很漂亮啊。”说着偷偷侧眼看了下周围,压着声音提醒道,“很多帅哥都在看你呢。”

  小妍听的眼神一亮,摆正了淑女的模样,“是吗,你看我现在没问题吧?”

  “绝对是这个商场上最靓的妹子。”向暖点着头,一脸的深以为然。

  小妍长相娇美,本就适合偏可爱一点的着装,平时因为上班需要都穿的正规,如今这活力四射的模样,确实让人眼前一亮。

  “那你说陈升那样的......会喜欢吗?不会嫌我幼稚吧。”

  面前的女孩一脸娇羞,说完有些不好意思的撇了一眼向暖。

  向暖被她问的一愣。

  陈升就是电台今年新收的那个男主持,不同于田悦玟的背景强硬,他家世一般,学历中等,能一步步的升到帝都电台,凭借的全是个人的努力。

  刚接手栏目时,他多次过来请教向暖,记录每一点的注意事项,哪怕相比较入职资历,向暖可能还不如他工作的时间长,他也态度谦虚,记录的很是详细。

  因此向暖对他的印象也算深刻,长相白净,性格却沉稳,是个上进的男人。

  但是小妍什么时候和他搞在一起了……

  似是看出向暖的疑问,小妍又摆了摆手,以防她误会的解释道,“我们没在一起,就是……”

  “就是我觉得他这个人挺不错的。”

  小妍之前有次在食堂吃饭,和同事聊天的时候,一个没注意,不小心撞了陈升一身的饭渍,被他默默的盯了好几眼,她一直觉得自己得罪他得罪的很,自那以后有段时间都一直躲着他。

  后来,有次加夜班,她一人回去的时候不小心崴了脚,站在台阶旁痛的整个人都直不起腰,是陈升直接从茶水间里拿了冰块,陪她坐着消肿,干坐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她痛意减轻了七七八八,才将她送出了公司,看着她上车离开。

  自那以后,陈升在她心目中便是那好人中的NO1,她已经深深折服于他不计前嫌,绅士有礼的品质之下,就盼望着有一天能得抱得美男归。

  向暖听着她狗血而夸张的叙述,顿时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这样的情节,这样的桥段,在她心里和一见钟情的万年梗没什么差别。

  难怪最近她每天都妆容精致的像是要去相亲,衣服也是从不重样的。

  “他知道你的心意吗?”向暖递给他一块新买的糕点,话语直击要害。

  “……”小妍颓然,“我不敢说……”

  向暖挑眉,倒是没想到一向活泼开朗,大大咧咧的小助手也会有这么腼腆的时刻。

  “不说怎么知道,他猜的出来?”

  小妍面色纠结,眉毛都要皱成了一团,“虽说女追男隔层纱,可是网上还说女的太主动会不被珍惜,我不想被他看清,所以一直没敢说出来......哎呀~暖姐你说我该怎么做才比较好啊,委婉点?还是热情点?”

  向暖被她问的一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道,她没有谈过恋爱,回答不了这么高深的问题。

  不过她有何意这个爱情小作家,耳濡目染这么多,总是还学到了点精髓.......

  向暖斟酌着话语,看着小妍一脸郑重,“这事情你还是见机行事吧~”

  这边说着,向暖和她已经进了一家服饰专卖店,是向暖常穿的一件品牌,而且很不巧,碰到个熟人。

  “这位美女,我们又见了?”吊儿郎当的男声传来,带着一丝的轻浮。

  向暖转过头,看着身后的休闲沙发上坐着一个很是眼熟的男人。

  一头亮眼的发色,浮夸的耳钉,以及带了丝痞气的眼神,是之前搭讪找事过的富二代。

  向暖皱了皱眉,有些不太高兴的拉了拉小妍,准备回身离开,却不想那人伸出一只脚直接挡在了她的面前。

  “别着急走啊。”郑祥一脸无赖的笑意,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几步走到了向暖的跟前,“我还没来得及叙旧呢。”

  郑祥自上次见过向暖之后就一直念念不忘的很,他平时一向玩的开,加上家里有点资产,只要勾勾手,有的是女的前仆后继,对于他来说,燕肥绿瘦的女的他已经收揽一遍,早就没什么稀奇。

  可向暖不一样,她样貌清纯典雅,行为举止间自有一份江南女子的韵味,眉目如画,极具古典美,明明通身的气派清冷华然,眼梢却略微含情,似是四月的樱花,醉染了春意。

  这样的外貌但凡见过都会让人眼前一亮。

  郑祥原本还好奇为什么看她眼熟,后来多方打听下,才想起来她还是个公众人物,只是他从来都不曾关注过财经栏目,一心的吃喝玩乐,过着富二代的悠闲生活,才没能关注到她的存在。

  不过——他就没有失过手的女人。

  他嘴角一勾,露出个邪气的微笑,“喜欢什么,随便挑,我买单。”

  郑祥早就想对向暖下手了,之前还专门拖朋友打听她的经历,知道她是帝都大学的高材生,毕业之后直接入职电台,背景干净却也没什么后台,工作勤恳上进,是目前最具潜力的几大主持之一。

  这样的人与他过往玩过的女人不同,但却更有挑战性不是?

  郑祥的目光放肆且不加掩饰,小妍看出情况有些不对,刚要抬脚往前一步与这黄毛理论理论,就被向暖拉了拉,直接拽到了身后。

  向暖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神情平淡无波,“不需要,麻烦你让开。”

  郑祥听出她口中的拒绝与冷意,他笑了笑,双手环在胸前,一脸的无所谓,向暖的疏离在他看来不过是假清高罢了,欲拒还迎的手段他见得多了,已经不足为奇。

  他对自己喜欢的东西从来都是先下手为强,上次被顾辰风搅了搭讪的机会,他一直心有遗憾,毕竟......对于男人来说,得不到永远是最好的,没尝过的永远是最新鲜的。

  他专门拖电台的朋友准备了饭局,打算将向暖和她的领导约出来吃个饭,本是安排的好好的,却不料昨天突然接到朋友的电话说饭局开不了了。

  他诧异于对方的反悔,再追问下去,对方却是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原因,只说是有个很有背景的人在保她。

  刚开始时他还心有气愤,觉得白兴奋一场,之后再细想却觉得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一个没有背景的人身后却有个身居高位的人,这其中的意味可多了去了。

  郑祥玩的明星不少,出名的不出名的都有,自然是对这些隐于暗地的事情熟悉的很,想的方向便不自觉的也是那些龌龊的勾当。

  既然已经有了金主,以后也能有第二个不是,只要人最后是他的,中间过程曲折些在他看来并不重要,只是——会觉得有点可惜了。

  他微微弯下身子,侧着头靠近向暖的耳朵。

  “我知道你现在背后有人,但是如果有一天他……呵……我不介意你来找我。”

  郑祥的话说的语焉不详,向暖感受到他的气息,反射性的往后退了退,看着他的眼神宛如看一个智障。

  向暖并不觉得郑祥会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她入职三年,周围的同事都不知道她是南城向家的大小姐,她一直刻意的隐瞒着身份,只想丢弃外有的光环,过着平常人的生活。

  她从不会主动提起自己的家事,工作上也不会让父亲插手,除了去年的那次丑闻闹的实在太过凶狠,她父亲帮忙压下了新闻版面之外,她一直都是电台低调而上进的存在。

  其实那次的绯闻她也可以处理的了,只是当初的她适逢出了趟国,回来之时绯闻已经成为燎原之势,索性她是被牵及,事态的发展并没有表面上的严重,在她的解决范围之内。

  只不过还未等她有所动作,父亲就已经动用了关系给镇压了下去,李主任从那时才开始怀疑她的身份不似表面那般的简单。

  但也只有那么一次,从那之后她就和家里商量,她自己的事情无论好的坏的,都由她自己来解决。

  她早就不是温室里的花朵,已经有了自己解决问题和麻烦的能力,如果遇到力所不能的事,她会回来寻求家人的庇护,但她没开口,就证明自己可以处理的好。

  但这次呢?郑祥的话里有话,听意思应当是有人帮她压下了某些麻烦事,而且这事还是和郑祥有关的。

  会是父亲吗?

  向暖心中疑惑,面上却是平静无波,看着郑祥,一脸肯定的回答道:“你放心,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她的面容冷清,神色坚定,眼神一扫而过带着几分的凛然,颇有几分冷艳的美感。

  郑祥看的微微失神,眼睛眨了一眨,带着几分无所谓的笑意,语气带着几分不相信的嘲弄,“那还真是可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