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39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3068 2019-05-28 00:00:00

  向暖听出他的讽意,却没有争辩,实际上她也没有和他解释的必要。

  郑祥这样的富二代,她见的多了,不过是仗着家中的财富才会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围着他转,而实际上,如果没了那个家财万贯的爹,他可能连安身立命的本领都没有,更别说如现在这样——为一个女人一掷千金。

  她拉过身后的小妍直接绕过他的身边,准备离开。

  小妍自进来后就一直没有说过话,一来刚开始是摸不清楚状况,二来等她想出言相护的时候,就直接被向暖拉到了身后,默默的看着向暖眼泛冷意,气场全开,更不用她说话了……

  郑祥看着向暖远去的背影,也不多阻拦,只是在她快到门前的时候,突然提醒了一句,“我的话一直有效,向大主持可别忘了啊。”

  向暖的脚步未停,直接一个跨步走了出去。

  因为这个插曲,逛商场的时候向暖便有些兴趣缺缺,郑祥这个人她虽不曾刻意了解,却也听说过,风评不太好,而且私生活紊乱,闹出过不少幺蛾子。

  小妍看着向暖心不在焉的模样,有些不确定的喊了她一声。

  向暖侧过头来,看着她面带疑问。

  “我看见更衣室的窗帘后有人。”小妍皱着眉头,似是在回想着些什么,有些吞吐的说道,“而且她好像还有偷看了你一眼。”

  小妍一直站在俩人的身后,视线被遮挡看不大清,只能看到一个卷发女人的头顶,再想侧身仔细看时,女人已经拉过窗帘遮住了面容。

  向暖略微挑了挑眉,神色却并不惊讶,她刚才站的地方正对着试衣间,试衣间有两个,一个窗帘半开,一个拉的严密。

  想想也是,一个女性服装品牌的店,郑祥怎么可能是一个人过去。

  而就在郑祥放下狂言说,“喜欢什么,随便挑,我买单。”时,她明显的看到那紧闭的窗帘动了动,被人攥住了一角。

  不过她并不在意。

  “没事,不用担心。”向暖无谓的笑笑,郑祥那样的富二代在她眼里并不是什么威胁,论其身价或许她还要甩他一条街。

  至于那个窗帘后的女人,她对郑祥没兴趣,威胁不了谁,也没有怕谁的必要。

  她不再纠结于这件不愉快的事,直接转了话题,谈论起了服饰。

  她要买的东西不多,陪小妍出来,更多的是为了挑一个称心的礼物,奶奶的生辰快要到了,向暖虽然跟着向父定居南城,爷爷奶奶却是跟着大伯他们留在了帝都,前段时间老人们出去旅游,如今算算时间也快回来了,她总要提前准备着些。

  女人逛街时的战斗力永远都是个迷,等一切完毕时已近天黑,她之前为叶羽铭买的食材还都存放在冰箱里,干脆也没在外面吃,直接回了家。

  进了楼,等电梯的时候,不巧——遇见了刚下楼的秦笙然。

  她的那头金色卷发已经不见,变成了齐肩的锁骨发,眼上一具黑色的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如果不是昨日在微博上刚刷到过她今期的动态,向暖还真不一定能认得出来。

  她似乎也是认识向暖,看到电梯外的向暖时甚至还友好的笑了笑,然后才提着包离开。

  应当是来找路遥之的吧……

  向暖理所当然的想着,也不知道秦笙然是否知道那只黑猫如今在是她在照顾。

  如果知道恐怕不会这么友好的对她了吧。

  又或者.....她本身已经就知道了,所以才同她打招呼?

  向暖平时很少看国产剧,娱乐圈的明星也很少关注,要不然也不至于在机场时没能认出她来,不过秦笙然的名字,向暖听的次数倒是挺多。

  她算的是一夕之间窜红的典型,刚入娱乐圈便被知名导演看中,演了女一号,收获万千粉丝,这些倒不是向暖关注的重点,重点是她接了何意的剧本。

  就是何意如今进组的那部剧。

  所以……她现在不应该在剧组吗?

  如此全副武装的出现在她家楼下,是相思难耐吗……

  向暖摇了摇头,觉得真的是被路遥之坑了,明明是自己揽的活计,却让她来帮忙讨欢心。

  想她一个大名鼎鼎的主持人,居然变成了别人家的铲屎官,怎么听着都有些丢人。

  而且还是人家女朋友的猫,总觉得有些不太好……

  站在电梯里的向暖沉思着,还是等节目录制后,就把猫的事给解决吧……

  喂了一个星期,怎么也抵的了债了,再不济她请顿饭也是好的,总好过于牵扯不清,至于现在,本就有栏目组的事夹在其中,怎么也不可能不联系,也不差这一件小事了……

  向暖回到家后,自己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叮当坐在一旁吃着新出的小黄鱼,表情欢快,毕竟这是它很久不曾吃到的美食。

  向暖看着叮当蠢萌的模样发了个呆,路遥之的那只黑猫鼻子灵敏的很,每次临到饭点时都会准时的出现在厨房的窗台上,向暖曾经试图纠正它,想让它从前门过来,奈何它每次只是看了看房门,又一脸理所应当的转回了身子。

  效果最终……无果。

  许是流浪的时间长了,翻檐爬壁对它来说才是正常的生活,向暖索性也不再管,只是窗户半开,留个小缝,供它随时来去。

  可如今,她晚饭都要吃完了,那只黑猫还没有出现,向暖不经觉得有些奇怪。

  可她却不想再跑去楼上了,第一次去,便被叶羽铭缠着当起了家教老师,第二次去,又莫名其妙的当起了他家宠物的铲屎官。

  向暖深刻觉得她绝对是和楼上那位八字不合,如果现在上去,还不知道会再被要求做些什么事来。

  再者——指不定秦笙然已经投食过了,路遥之都没提,她瞎操什么心。

  向暖放下手中的碗筷,简单的收拾了一番,直接窝在沙发里看起了美剧。

  叮当看着剩下的那只剩下的两条小黄鱼,垂涎了半天,想着与某猫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友谊,还是默默的走开,躺在向暖的怀里闭目养神。

  傍晚7点多的时间,向暖拉上窗帘,只开了一盏夜灯,一个人开了投影仪,仰躺在沙发上,一手抱着抱枕,一手捋着猫毛,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向暖找的是一部经典的老片子——泰坦尼克号,一个经久不衰的情感灾难片。

  她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到底看了多少次,只知道高中第一次观赏影片时,她还纠结于复杂而繁琐的题海中,除了对那深情而又华丽的感情艳羡之外,便再无其他。

  后来上了大学,有选修电影赏析的课程,在一次课堂中,那位女老师给他们播放了一个片段。

  并非是杰克和罗丝站于桥头的经典片段,而是灾难来临时所有人的特写。

  那个不为外界干扰继续弹奏的乐队,那个为爱人吹响口哨的女人,那个在海水即将湮没时拍打孩子入眠的母亲,以及在灾难面前从容赴死的船长……

  这是一种心灵的执着。

  灾难来的越是突然,对爱的考验便更是突然,它容不得你做出任何的准备,你必须用生命去解开这一道题。

  真爱不会露怯,假爱总会变得无所遁形。

  所以哪怕男女主的爱情打动人心,为人所倾羡,但让向暖最为印象深刻的是,在海水袭来的那一刻,三等舱里的那对老夫妇安详拥抱,直面死亡的一瞬。

  我可以冲破一切的恐惧,只因我们还在一起,生死离别,何止爱情。

  恢宏的音乐响起,明明电影还没开场多久,但在触及到那华丽的泰坦尼克号时,向暖还是忍不住心中湿润。

  向暖看的入神,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屏幕闪了又闪,她也不曾注意。

  路遥之接连打了两个电话,都没有人接,看着手机低头沉思了片刻,直接拿了钥匙下楼。

  门铃响起的时候,向暖电影已看了一半,她手下按了暂停键,打开门就看到路遥之长身玉立的站在门外,手里抱着小黑。

  路遥之默默的看着一身家居服的向暖,头发有些散乱,眼角也微带红意,他不禁皱了皱眉头,“发生什么了?”

  向暖一愣,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男人的手伸过来,她反射性的后退一步。

  路遥之的眼眸微深,伸出的手就这么顿在半空,气氛一时尴尬的很。

  向暖原以为是自己的脸上有东西,伸手摸了摸,却发现眼角湿意,这才后知后觉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了眼泪。

  她略有些羞報的转过身,擦了擦眼角,直到再也没了泪渍,才转回身,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刚才看了电影,挺感人的。”

  路遥之默不做声的收回手,一时没有说话,向暖看着他手中的小黑,猜测着他的来意,“是它饿了吗?”

  路遥之两手抱着猫,衬衫的袖口因为动作而略有褶皱,他抬了抬暖宝的头,“它今天一直神情恹恹的,晚饭也没有吃。”

  向暖低头摸了摸暖宝的脑袋,看着它无精打采的模样,疑惑的问道,“它有呕吐或者腹泻吗?”

  “没有。”

  “什么时候才开始不对劲的?”

  路遥之低着头似是认真的想了想,回道,“临近中午的时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