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40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3480 2019-05-29 00:00:00

  早上暖宝如往常一样的爬了向暖家的窗户,来吃了顿早饭才离开,当时还身形矫健的与往常无意,若是中午的话,必然不是早餐的问题了。

  向暖想着可能的原因,这时走廊的通风口处传来一阵冷意,向暖止不住的打了个寒颤,稍微后退了两步。

  她又稍微拉开了些门,看着眼前的男人,“进来说吧,我帮你看看。”

  向暖虽不是宠物医生,但是养叮当养了近三年,该有的养猫知识和应急措施还是知道不少,如今天色渐晚,哪怕出门,宠物医院也不一定还会开门,与其拖到明天,还不如先看看有什么可以解决的办法。

  “它回去后有又吃什么吗?”向暖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递给路遥之,看着男人换上。

  鞋是向阳的,因为叶羽铭来过几次,她就把之前为向阳备用的拖鞋拿了出来,后来虽然又为叶羽铭买了双新的,但是这双也一直忘了收回去,现下路遥之穿着正好。

  路遥之看着脚下的这双明显旧用的男士拖鞋,轻声回了句,“没有。”

  “除了没有精神还有什么不正常的吗?”

  路遥之回想着,他没有养宠物的经验,更是对猫的习性不是很懂,只能不确定的回道,“总是摩擦自己的脸?”

  向暖俯下身子,抬起暖宝的脸,暖宝的眼睛半眯着,似是觉得脑袋抬着不是很舒服,有气无力的蹭了蹭,转了过去。

  向暖直起身子,一脸的若有所思,“应该是过敏了。”

  路遥之看着怀里病气怏怏的小猫,全然不复平时的机灵谨慎,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猫能喝牛奶吗?”

  路遥之不喜喝牛奶,但是架不住叶羽铭喜欢,所以自从这个小侄子来他家后,家里总是时刻备着些鲜奶,不巧今日秦笙然过来,他帮她倒了一杯。

  但她没喝几口,秦笙然的新戏还没有拍完,临时回帝都也不过是为了参加一个电影的首映礼,待了不过片刻,就离开了。

  离开时,牛奶还剩半杯……

  “你给它喝牛奶了?”

  向暖抬头,目光带了些严肃,路遥之稍一低头,刚好看的清楚,他顿了顿,解释道:“它偷喝的。”

  听到这话的向暖才神色略有缓和,她喜欢毛绒绒的东西,自己也是养猫人士,哪怕表面再过嫌弃,心中也是疼爱的,自然也看不得不负责任的主人。

  “这个不一定。”向暖顺了顺暖宝的毛,安抚着,希望让它稍微好受点,听到它温顺的而略显无力的叫声,才继续解释道。

  “因为要看体质,不过大部分的猫都会有乳糖不耐症的反应,如果喝一点可能会没事,但是如果多了可能就会产生腹泻,呕吐,精神不振的情况。”

  似是觉得心中有气似的,向暖看着男人又补充了一句,“这是每个养猫人士都该知道的事。”

  路遥之抿唇,看着她严肃而略显警告的脸色,没有反驳的点点头,“下次我会注意。”

  这应当是向暖第一次对路遥之明确的表示不爽,哪怕之前被半强迫着帮他喂猫,她也没有如此,路遥之不由得意味深长的看着怀里的猫。

  怎么谁在她眼里都比自己重要。

  向暖听到他妥协的话,心中那一丝的火气便也消了,她其实觉得自己的火气发的也有些莫名,路遥之第一次养猫不注意的事情难免会多,哪怕是她,当初类似的错误也不是没有。

  只是看着他那么理所应当的来找她,讨论养猫的时候,她就突然想到电梯口的那场偶遇,火气便那么不自觉的冒了上来,不明显却也反常。

  向暖垂下视线,没再看面前的男人,收回一直抚摸暖宝的手,“我这正好有抗过敏的药,你稍等一下。”

  向暖去翻找自己的医药箱,路遥之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在原地站了片刻,就抱着暖宝走到客厅坐下。

  室内的灯早在向暖前去开门的时候就已经打开,投影仪的画面在灯光的照耀下看的不是很清楚,但小李子的面容还是可以看的到。

  路遥之的面上带了丝恍然,想到之前在门前时,向暖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现下也有了解释。

  “你帮我把它的脸抬起来。”向暖手中拿着药盒,另一只手指了指暖宝的脸。

  她蹲在路遥之的脚跟前,轻轻的从药膏里挤出些微的膏体,抹在食指上,一点一点的涂抹在了暖宝的鼻子上,边涂抹边轻声的对路遥之说着注意事项。

  “猫咪过敏呢,不是每次都会有这些明显症状的,如果是轻微过敏,一般就会总是舔舐自己的爪子,或者摩擦自己的脸,但是我们往往会很难想到原因,因为乳糖不耐症往往是在八小时以后才会有反应。”

  “所以平时就要多关注一些它的吃食,因为有时候过敏对于他们来说会是致命的伤害,严重的.....致死都是有可能的。”

  向暖忍不住的说些重话,在她看来,路遥之实在不像是愿意将时间浪费在无用事情上的人,会养猫也不过是为讨美人一笑。

  她不可能一直帮他照顾暖宝,只好尽量让他明白到事情的严重性。

  暖宝轻轻的舔舐着鼻子上的膏药,向暖观察着它的反应,等着继续喂食,她沾染了膏药的手修长而圆润,手腕纤细而白嫩,似是新出的莲藕,泛着丝丝的光泽。

  向暖没听到路遥之的回话,疑惑的微微抬头,眼睛就突然触及到一双深邃的眸子,里有光亮,隐带温柔。

  男人雕刻般的五官不再凛然冷漠,往常锋利浓密的剑眉略有舒展,嘴角微扬,似有笑意。

  头顶的白炽灯仍就闪亮,向暖却突然觉得置身黑暗,唯有他的目光似有星光,暖意暗生。

  她的心中一慌,手中的动作不由得停了下来。

  向暖突然想起了第一次遇见他的情景,不是机场那次匆匆而过的背影,而是超市那次远远相望的对视。

  星目剑眉,丰神俊秀,就那么站在狭长的隔架间,也是芝兰玉树,气宇轩昂,让人忍不住侧目,好似只要是他,她总是忍不住留意几分,无论是当初的一个名字,还是后来——不知其名只知其人的偶遇。

  她蹲在沙发的旁边,手还放在暖宝的鼻子上,未曾离开,路遥之的手捧着暖宝的脸,两人的手不过厘米之距。

  这样相依的姿势,这样近的距离,再加上这样温柔的眼神,气氛不由的暧昧了起来。

  路遥之动了动手,再快要触及向暖的食指时,旁边却突然“啪”的一声响,打断了这份难有的安静。

  向暖倏地抽回手,略有些不自然的蹭了蹭鼻子。

  一旁的叮当半眯着刚睡醒的两只眼睛,张了张嘴,舒服的打了个哈欠,摇头晃脑的找着什么东西,却突然泛起了一丝的冷意。

  路遥之面无表情的看着角落里的叮当,神情有些森然。

  果然,猫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品种,哪怕你找到了克制它的同类,却仍然阻挡不了它想捣乱的心。

  无论它是有意还是无意……

  他面色如常的收回视线,看着向暖微弯着身子,捡起那刚刚掉落到毛毯上的遥控器。

  她的眼角已经好了很多,只是略微还是有点红意,就这么低首垂眸的模样似是沾染了桃花色,含着一丝的媚意。

  路遥之的眼睛微微一动,脖颈处的喉结滚了滚,移了视线。

  “它什么时候才能好?”他摸了摸怀里的暖宝,声音暗哑,似有干意。

  “啊?……哦,差不多明天吧……”

  向暖将东西放到茶几上,扶着桌面站了起来,表情有着些微的不自然。

  她低着头撇了撇路遥之放在暖宝耳边的手,表情心虚而又小心。

  他刚才.....好像想要握她的手.......

  向暖的小眼神飘忽着,似是纠结又像是好奇,几番游离之下,一个不小心撞到了男人的视线。

  似笑非笑,眼有揶揄。

  完了,丢死人了……

  向暖反射性的想着。

  不过应当是自己想错了。

  她心中自我安慰,路遥之的手还是原来的地方,或许刚才是被叮当的动作吓到,她的眼睛产生幻觉了。

  “小黑……”向暖下意识的想说些什么,话说出来才发觉不对,她抿了抿唇,才继续说道。

  “暖宝今晚就不要再吃东西了,药膏你可以先拿回去用,如果明天还有问题,再涂两次应该就没问题了。”

  路遥之嘴角微勾,接过向暖手中的药膏,指尖划过,有些微的触碰。

  “好。”

  向暖收回手,两手交握的放于身后,轻轻的擦了擦指尖,被触碰的地方似是沾了热意,有些微的灼热感,她微微侧头,想着怎么下逐客令,眼尾却扫到男人起身的动作。

  路遥之将怀里的暖宝放在一边,往前走了半步,右手轻抬。

  向暖被他的动作惊的吓了一跳,微微后倾,就要躲开,路遥之一个迅速,另一只手握住了她想挡开的手,“别动。”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极具磁性,因为距离的近,向暖能感受到他说话之间呼出的热气,握着手腕的那只手骨节分明,干净修长,许是怕她挣脱,还略微使用了三分力道。

  不会让人感觉到疼痛,却.....也无法挣脱。

  向暖僵立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手越来越近,直至触摸到她的脸颊。

  路遥之感受着手下的触感,肤若凝脂,吹弹可破,如他曾经想象中的一样。

  他眼看着指尖的肤色逐渐转红,由腮及耳,均是桃色,如夏天初初成熟的荔枝,色若其瓣,触则肉嫩。

  他留恋于指尖的柔嫩,却也知道不能过多停留,路遥之恋恋不舍的收回手,面上是一派的风轻云淡,他看着向暖语气平和的提醒到,“脸上有东西。”

  向暖低下头,看向他的手,那只在她脸上轻抚而过的食指平放于她的面前,指尖有些许的白色膏药。

  她呆怔的用手背蹭了蹭脸,东西还不曾蹭到,却感受到了脸色的潮红,轻轻一碰,似是七月的天,带着灼热的烫感。

  向暖懊恼的咬了咬唇,也不知是羞恼自己的没出息,还是气恼路遥之的接近。

  路遥之看着她一脸受气包的纠结模样,自眼底深处蔓延出深刻的笑意,心中是止不住的愉悦,他弯腰抱起沙发上的暖宝,心情甚好的摸了摸它的耳朵,看着面前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他的向暖,“我先走了,明天再见。”

黍禾木

师兄林寒尘的故事已开《邻家的青梅该摘了》,欢迎进专栏收藏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