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温柔

第41章

我的小温柔 黍禾木 3241 2019-05-30 21:00:00

  隔日,向暖回到电台就是一阵兵荒马乱的准备,临时换了嘉宾,许多原定的对话不能再用,剧本也要相应的更改,一时间竟是忙的脚不沾地。

  她从抽屉里翻找了半天的文件,也没找到东西,再加上午饭也没吃,似是有些缺糖,一时间急的脑子突突的发疼。

  小妍看出她脸色不对,关心的问候了声,“暖姐,你没事吧?”

  向暖摆摆手,轻轻的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疲惫的问道,“你有看到我抽屉里的一份蓝色文件夹吗?”

  小妍摇了摇头,拿过一旁保温杯,为向暖倒了杯热水放在跟前。

  向暖在一大堆文件里快速的翻找着,一份一份的从抽屉里拿了出来,很快在桌面上堆成了一个小山丘。

  她自上次拿到路遥之的个人档案后一直没有看过,原以为暂时不会用到,就直接塞进了抽屉里层,却不想不过半个月就出了意外。

  她对路遥之了解不深,那份文件里东西虽然不多,却可以解她燃眉之急。

  小妍在一帮她拿着多余的,放不下的文件,突然脑袋一个机灵,她轻拍了下脑袋,恍然道:“我想起来了。”

  向暖“唔?”了一声,有些疑惑的转了头。

  小妍偷看了两侧一眼,压低了声音,“我今早来的时候看到田悦玟就站在你的位置上。”她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手里拿着的好像就是你说那个文件夹。”

  向暖揉了揉眉心,昨晚路遥之走后,她心绪杂乱,睡得不是很好,清早起床便觉得脑子昏沉,如今更是沉的整个人都有些无力,“怎么就这么多的事啊。”

  自上周偶遇路遥之和田悦玟后,向暖心里就有预感,以田悦玟的大小姐性子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哪怕当时她一时唬住了对方,但田悦玟回来之后稍微一想便会察觉出不对,和她对上是早晚的事。

  只是……不想竟是如此的快。

  向暖灌了一大口的温水,推开椅子直接去了隔壁的栏目组。

  许是因为今日要录制节目,又或者田悦玟本就等着向暖来找,她难得安稳的坐在自己的工作间里,没有像往常般打卡后便不知所踪。

  向暖把她叫了出来,也不废话,直接双手抱胸放在胸前,忍着脾气看着她,“你动我东西做什么?”

  田悦玟摸着手上新做的指甲,语气漫不经心,“什么东西,我动你东西做什么?”

  向暖如今诸事正忙,不想与她多费功夫,一手直接扣住她的手腕,“你的教养就是让你做了小偷后,还拒不承认?”

  田悦玟见惯了向暖温和平柔的模样,这般明显威胁的怒意还是头一次见到,她不经扬了扬嘴角,笑了开来,“不过是拿来用用,同事之间不应该互帮互助吗?”

  向暖无视她的虚伪笑容,冷冷的松开她的手,平摊在她的跟前,“拿来。”

  “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你只需说明白一件事——”田悦玟转了转一直被握着的手腕,侧眸看着向暖,“路遥之和你到底什么关系?”

  向暖皱了皱眉,她之前早有感觉,与路遥之扯上关系,必然是各种麻烦事,这不想刚见过没几次,便被人当成了假想敌。

  明明正主还被保护的好好的……

  这么一想,向暖不由的有些火气,语气也有些微的犯冲,“你管的太多了。”

  向暖的不解释在田悦玟看来,无疑就是有所掩盖,路遥之这个人她打听的仔细,知道他一向喜怒不形于色,为人清冷淡漠,可那日,他对向暖的温和,已经能说明了很多。

  便是没有关系,他待向暖,也必然是不同的。

  田悦玟细细想着,语气中不由的带了些意味深长的讽刺。

  “路遥之的家庭你可能不够了解,他的外公是怡蓝珠宝的董事,两个舅舅又身居军政要务,路家虽然走着下坡路,他却优秀出色的紧,是难得商业奇才,这样的人你觉得自己配的上吗?”

  “那这样的人你便配的上?”向暖轻笑,不知是嘲弄还是不屑,“他若看得上田大小姐,你还需这般费尽心思来找我?”

  田悦玟微怒,“我是在提醒你,别动不该有的心思。”

  “你还是想着怎么才能引得他的注意吧。”

  向暖眼神清冷的看着她,一双眸子黑白分明,似是她心中的打算完全裸漏在向暖跟前,避无可避。

  她轻笑一声,也不反驳,“我是想引得他注意,我喜欢他,要追他。”

  田悦玟说的掷地有声,向暖听的心中好笑,连对方有没有女朋友都不清楚,竟放下海口追人,还是哪怕知道路遥之已经心有所属,仍要一意孤之呢?

  “文件你想看便看,但我提醒你一句”向暖的嘴角微勾,目光里是毫不掩饰的警告,“不要过于自我感觉良好,若是下次再动我东西……便没这么容易了。”

  说完向暖就直接转身离开了,她的脑袋本就昏沉,现下在风口处这么一站,觉得整个人都被吹的浑身冒着冷意,脑袋却似是搅成了泥浆,随时都可能倒下。

  她想她可能发烧了……

  昨晚因为路遥之暧昧不清的态度,向暖心中有事,便一直睡不安稳,半夜去阳台站了半响,果不其然还是吹感冒了。

  她身体算不上娇弱,只是近期许是临近换季的缘故,感冒的人颇多,再加上向暖昨日的一番折腾,便也不能免俗的中了招。

  可笑她一个与路遥之八杆子打不着的路人,还能被人看成假想敌,好巧不巧的在同一个单位工作,真的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或许大佬的存在就是让人用来瞻仰的,离得太近总会要折寿,她自己可就是一个赤裸裸的例子。

  向暖这般胡思乱想着,一下午也是过的浑浑噩噩,刚到下班点就脚步漂浮的离了公司。

  叮当在家玩的欢快,一边靠在小黑的身边,一边摇着尾巴,暖宝经过一晚早就好了七七八八,如今窝在沙发上神态慵懒,它看见较往常回来要早的向暖,抖抖身子站了起来。

  向暖把包扔在沙发上,嘴巴渴的要死,却也无力再去为自己烧壶热水,直接从冰箱里拿了瓶矿泉水,就着冷水吞了刚买来的退烧药。

  水还带着冰箱里的冷意,喝进嘴里冰的她一个抽气,向暖咧着嘴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她将手中的瓶子直接扔到一边,半眯着眼进了卧室,没理会身后一直跟着她的叮当。

  小黑端坐在沙发上,目光跟着向暖一路,直至卧室的门关上,它才转了转眸子,飞快的跑去了厨房。

  路遥之是黎明之际才回到的家,莫嫂说收拾旧物时翻到了母亲的旧物,他便去了趟路家。

  其实早在他离家那年,他母亲的东西便被他带走了大半,剩下的不过是些身外之物,这么多年更是被那个后来的女人给扔的所剩无几,之所以还会有旧物,不过是在他的幼时玩具里翻出的一本画册。

  他母亲出身世家,书画皆精,在他幼时便每隔段时间母亲便会为他做一幅画,记录他成长的点滴,后来时间长了,便堆积的多了,路遥之剩下的都收集的甚好,唯独他十五岁那年的画册,还未来及的收到,母亲便已去世。

  他原以为那年的伤心事太多,母亲早就忘了,却不想仍是准备着,只是未曾来得及送……

  所以哪怕他再如何的厌恶如今的路家,他还是回去了,只是不是那么愉快罢了。

  路氏如今已是摇摇欲坠,先前的合资项目告吹,转投娱乐圈却因为顾式的打压难有出头之日,路锐驰早就急红了眼,许是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份并不光明,哪怕如今已经成了路氏光明正大的继承人,路锐驰却仍是一心的与路遥之攀比。

  无论是学历还是工作,他一心想要做到最好,却总是屡屡受挫,他步步后退,路遥之却早已是商业新贵。

  比起他的家世榜身,路遥之的白手起家更是如一个巴掌拍打在路锐驰的脸上,让他的自尊碎成了渣。

  路遥之回到路家之时,几次被他出言相激,都视若无睹,眼中仿如没有这个人。

  路震严坐在客厅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他如今已过五十,身体日况俞下,早对公司的事情力不从心,哪怕他再不喜欢路遥之也不得不承认,与他相比,他从小宠大的路锐驰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人到老了总是开始回忆过去,他有心改善两人的父子关系,路遥之却早已不肯再认这个父亲了。

  一个为了小三逼死发妻的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原谅。

  更甚者——此时看到路氏危机,自己无计可施,还想要卖儿求荣,想从田悦玟那得到好处,路遥之早就斩断的那丝亲情,如今更是凝成了冰渣。

  他回到家,一身疲惫的躺在沙发上,抬手遮住了眼帘,眼角酸涩,却无湿意。

  他只是为自己的母亲不值。

  一个天之骄女喜欢上一个落魄的富家子弟,委身下嫁,为他洗手羹汤,替他筹谋画策,帮他打下江山。

  却不曾想……

  一切不过是一个骗局。

  男人有他的温柔解语的白月光,接近是有意为之,爱慕是心有所图,就连婚姻也不过是一场权衡利弊后的骗局。

  骗局也就罢了,若是能骗一辈子也是好的。

  可他那位解语花却不愿再藏于地下。

  她委言哭诉,装巧卖乖,引得母亲的察觉,逼的母亲难产而死,而那个男人却在不足一年之后便接了那母子回家。

  住着母亲的房子,花着母亲的钱财,如今更是试图侵占母亲的心血。

  他怎么能忍,怎么可以忍?

  路氏他便是毁,也不会给他们母子留下半分!

黍禾木

师兄林寒尘的文已开,可以进专栏收藏哦!   《邻家的青梅该摘了》   如果你喜欢我的故事,那么请小可爱们继续支持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