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喜妻盈盈

第三章 三钓三放

喜妻盈盈 涵叶今心 2045 2019-04-09 05:55:32

  盈若总觉得帷帽这个东西是属于大家闺秀才专有的,像他们这种温饱之家,其实是没必要戴的。但偏偏,谢氏就戴的极其自然。

  这些日子来,盈若一直都在观察谢氏,总起来的评价就是端庄大气,举手投足间透着温婉。总觉得这样的女子,该呼奴唤婢,不食人间烟火才是。

  她好像还没听说过自己有外祖家。

  谜一样的谢氏,究竟有一个怎样的出身?

  褚成若却在喋喋不休,“娘,我觉得吧,妹妹这样子是看不清外面的事情的,她这么小,说不定会摔跤。哪有这么小的孩子就戴帷帽的?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就你事多!”谢氏瞪他一眼,她这不是怕周围异样的眼光会刺激着小丫头嘛!

  盈若就掀了帷帽塞到了谢氏手里,冲着谢氏笑了笑,然后伸手去牵褚成若的手。

  她不是不臭美,只是觉得到了和尚窝里,没准儿光头更吃香。

  谢氏的唇角抽了抽,这兄妹俩感情好的,直接把她这个当娘的排斥到边缘了。

  褚成若悄悄的跟盈若咬耳朵,“我带了鱼钩,一会儿哥哥带你去放生池边钓鱼。”

  盈若瞪着小男孩漂亮的脸蛋,是真的无语了。这熊孩子脑子是怎么长的?自己把自己剃了光头就不说了,居然跑到佛家之地钓鱼!那可是放生池啊!他是怎么想到要将其变为屠宰场的?

  褚成若感受不到妹妹的腹诽,却被妹妹的澄澈的大眼睛看的一阵心软,于是继续咬耳朵道:“我听人说了,这放生池的鲤鱼都是有灵性的,人吃了会耳聪目明的。你吃了,就会好的。”

  盈若于飒飒秋风中,再次体味到了阳光普照。这哪里是熊孩子,分明就是小暖男一枚啊!

  因为这份感动,盈若对佛祖的忐忑都淡了。所以,进到大雄宝殿后,她勇敢的跟上面那位微笑俯视众生的菩萨来了番对视。什么都没有发生,她还是个小豆丁,菩萨即便看穿了她,似乎也没有送她回去的意思。

  盈若这一刻内心是复杂的,说不上该失望还是该安心了。

  谢氏遇到了熟人,绣庄里的一个绣娘,两人一起去找大师求平安符了。嘱咐褚成若好好照顾妹妹。

  褚成若如蒙大赦,带着盈若直奔放生池。

  放生池跟褚家那个小院差不多大,池水倒是清澈,红的白的黑的鱼游在其中,还真就不少。想来这池水应该是有泉水的供应。

  “幸亏咱们来的早,人不多,抓紧时间。”褚成若说干就干。先去墙边折了个拇指粗的竹竿来,又从他脖子上吊的包里掏出鱼线和鱼钩,绑到了一起,就有了最简单的钓鱼工具。然后把不知什么时候逮的一只蚂蚱穿在了鱼钩上。“妹妹,你先玩着,我去弄些蚯蚓来,千万别离水边太近啊!”

  盈若抚额,阿弥陀佛,请佛祖原谅小暖男的贪玩,赦免了他的杀生之罪。

  百无聊赖中,就把鱼钩甩到了池里。

  池边有石头围栏,倒也不担心会落水。

  不过是转眼的工夫,鱼钩就沉了沉。这么快就上钩了,那鱼得有多蠢?

  为了一睹蠢鱼的真面目,盈若提竿,却发现鱼钩上挂着的哪里是什么鱼,而是一只拳头大小的金色乌龟。

  这可是神物啊!还是佛家的神物!

  盈若赶紧把乌龟取下来,扔回了池子里。鱼钩上的蚂蚱还在,她就再次把鱼钩甩了出去。

  没过多会儿,鱼竿又沉了,再次提竿,盈若就乐了。

  居然还是一只拳头大小的乌龟!

  她不能骂佛家的乌龟傻,只能说这乌龟被佛法熏染的秉性太纯良了,完全不懂得人心险恶。

  盈若再次放了乌龟,连同鱼钩上的蚂蚱都奉送了。

  鱼钩空着入了水水,这次没有饵料,那就是愿者上钩了。

  等到第三次把小乌龟提起来的时候,盈若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乌龟莫不是什么精怪缠上她了?

  这次把乌龟取下来,却没有急着扔回去,而是放在地上看它爬,她倒要看看这是何方神圣?

  然后就听到一个破锣嗓音突兀的响起,“小师傅,你这也是修行的一种吗?”

  盈若的第一反应就是她这偷钓行为被寺里的和尚抓现行了。环顾四周,却没发现别的光头。只看到十米之外站着两个少年,打头的一身白衣,错后他两步的一身蓝衣。

  “这算是三钓三放了吧?”不怎么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白衣少年勾唇,一脸的兴味盎然。五官俊美不输女子,端的是风光霁月,郎朗爽目。

  反观他身后的蓝衣少年,如同他衣服的颜色,显得清淡了些。五官深邃,只是眉眼冷淡,薄唇微微抿着。

  处于变声期的男子,推测年龄也就十四五岁。待人走近了,还能看到额头及下巴上的三颗青春痘。因为皮肤的过于白皙,那红红的头就显得尤为醒目。

  盈若抬手摸头,光的。瞬间就确定了,人家这是把她当做大慈寺的小和尚了。

  盈若玩心大起,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小僧正在度化这只乌龟,无奈它贪念太强,太过冥顽不灵。罪过!罪过!”

  “噗——”白衣少年直接笑喷了。

  盈若瞪大眼睛看去,这很好笑?本来是如玉公子的一个人,笑的花枝乱颤,实在是将原本好好的气质折损了一半。

  “女子自称小僧?”,声音低沉,蓝衣少年犀利的目光直直的射过来。

  盈若扭头看去,就见原本疏淡的眸子竟突然深邃了起来。被他这样子盯着,总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低头看自己的一身青衣,足以雌雄难辨啊!

  “对啊!”白衣少年敛了笑,“耳朵上还有耳洞。”

  盈若就在心里叹气,这古代对女子的摧残还真是不遗余力啊!想她这具小身体,才八岁的稚龄,就已经被穿了耳洞了。前世活到三十岁,都没想到要祸害自己的耳朵。

  “阿弥陀佛!佛曰终生平等,自然不分男女!”

  白衣少年再次爆笑,“太有意思了!光裕,你说一会儿我要是跟方丈讨要这小和尚,方丈会不会允了?”

涵叶今心

求收!求推荐票!求评论!走过路过的姐妹们,别忘了动动小手,加入书架啊!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